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专题 > 正文

雨季是到昆明以后才有了具体感受的句子成分 昆明的雨所有句子赏析

雨季是到昆明以后才有了具体感受的句子成分

我以前不知道有所谓雨季,是到昆明以后才有了具体感受的,我不记得昆明的雨季有多长,从几月到几月,好我想念昆明的雨, 我以前不知道有所谓雨季,雨季是到昆明以后才有了具体感受的。

昆明的雨季是明亮的、丰满的,使我以前不知道有所谓的雨季,不知道,才有了,构成鲜明的对比,②说明昆明雨季空气湿润2分。

小题1:①这些植物生长旺盛或,1分、肥大1分、滋润或,水分多,1分昆明的雨季是明亮的、丰满的。

使人动情的, 赏析:,丰满的,城春草木深。

昆明的雨所有句子赏析

我觉得昆明雨季气压不低,人很舒服,昆明的雨季是明亮的、丰满的,这样写道: 我想念昆明的雨,雨季是到昆明以后卖杨梅的都是苗族女孩子。

戴一顶小花帽子,穿着扳尖的绣了满帮花的鞋,坐在人家阶石的一角,不时吆唤一声,卖原文:昆明的雨季是明亮的,草木的枝叶里的,莲花池外少行人,野店苔痕一寸深,浊酒一杯天过午,木香花湿雨沉沉,这是当代作家汪曾祺《昆明的雨》中的诗。

扩展阅读

汪曾祺就读于西南联大,在昆明度过了7年,5年求学,2年教书的时光,这段时间给他留下了难忘的回忆。

今晚,让我们一起聆听汪曾祺心中昆明的雨季,感受昆明的独特魅力...

昆明的雨

作者:汪曾祺

宁昆让我给他画一幅具有昆明特色的画,想了一会儿,我画了一幅:在右上角,我画了一个倒挂着的浓绿仙人掌,末端有一朵金花;在左下角,我画了几个绿色的头菇和牛肝菌。下面写了几行字:

昆明人经常在门头挂一块仙人掌避邪,而仙人掌倒挂在空中,却还能存活开花,可见仙人掌生命的坚韧,雨季昆明空气的湿润,雨季还有青头菇和牛肝菌,格外新鲜饱满。"

雨季是到昆明以后才有了具体感受的句子成分 昆明的雨所有句子赏析(图7)

我想念昆明的雨。

以前不知道有所谓的雨季,“雨季”是到了昆明才会有的具体感受。

我不记得昆明的雨季有多长了,从几个月到几个月,好像还挺长的,但是它不会让人厌烦,因为它是下了又下,停了又下,不连续,下个没完没了的雨,而且它不会让人生气,我觉得雨季昆明的气压不低,人很舒服。

昆明的雨季明媚、丰满、情绪化,城市的草木春深,梦霞的草木悠长,昆明的雨季是浓浓的绿色,草木枝叶中的水分饱和,呈现出过度的、近乎夸张的旺盛。

雨季是到昆明以后才有了具体感受的句子成分 昆明的雨所有句子赏析(图12)

我的画是写实的。我确实看到一棵仙人掌倒挂着,还在开花。在过去,昆明人们门上用来辟邪的东西大多是这样的:一面小镜子,周围画着八卦,下面是一片仙人掌,——仙人掌上穿了一个洞,用麻绳扎了个洞,挂在钉子上。昆明有很多仙人掌,它们非常胖。有些人在菜园周围种了一圈仙人掌来代替栅栏。——种了仙人掌后,猪和羊不敢进园吃蔬菜。仙人掌有刺,猪和羊害怕扎。

雨季是到昆明以后才有了具体感受的句子成分 昆明的雨所有句子赏析(图15)

雨季的果实就是李子,卖李子的都是苗族姑娘,戴着一顶小花帽,穿着绣着花的扳手鞋,坐在别人台阶的一角,时不时地喊着:卖李子,声音细腻,她们的声音让昆明的雨季空气更加柔和,昆明的李子很大,大得像个乒乓球,颜色黑红相间,叫火炭梅。名字太好了,真的像一团燃烧的热炭!一点也不酸!我吃过苏州洞庭山和井冈山的李子,但它们似乎没有昆明的火炭李子好。

雨季的花就是缅甸桂花。缅甸桂花就是那白兰花,北京叫"巴尔兰"(那是个不好的名字)。云南管这种花叫缅甸桂花。也许它最初是从缅甸引进的,花的香味有点像桂花,但它和桂花没有关系。--不过话说回来,它在别处叫白兰和巴尔兰,和兰花合不来,只是因为它很香,像兰花一样香。我在老家看到的白兰多是一人高,昆明的缅桂是一棵大树!我住在若园巷2号。院子里有一个很大的缅桂,茂密的叶子映衬着房间周围的绿色。缅桂盛开的时候,房东(一个五十多岁的寡妇)和她的一个养女架起梯子来采摘。每天,他们都要采摘得更好,然后在花市上出售。她大概是怕房客乱采她的花,经常每家每户都送一些,有时还送来满满一盘七寸的缅甸桂花!带雨珠的缅甸桂花,让我的心变得柔软,不怀旧,不思乡。

雨有时会引起一抹思乡之情,李商隐的《夜雨送北上》是为许长柯的游子而写的,有一天早晨雨量不大,我从联大新校舍和德熙一起去莲花池,看到了满是清水的池子和打扮成比丘尼的陈圆圆石像(据说陈圆圆是吴三桂去云南后出家,晚年死于莲花池)。雨又开始下了,荷花池旁边有一条小街,有一家小旅馆,我们进去,点了一盘猪头肉和半斤酒(装在青釉土磁杯里),坐下来,雨下得很大,旅馆里有几只鸡,个个头插在翅膀下,一只脚踩在地上,站在屋檐下一动不动。

雨季是到昆明以后才有了具体感受的句子成分 昆明的雨所有句子赏析(图19)

酒店的院子里有一朵大大的木本花,昆明的木本花很多,有些小河都是木本的。可这么大的木本却不多见。一棵木本树,爬上架子,把院子盖得严严实实。密密麻麻的细绿叶,数不清的半开的白花,饱满的花骨,都被雨水浸透了。我们走不动了,就这样一直坐到下午。四十年过去了,我依然忘不了那天的爱情,写了一首诗:

莲花池外少行人,

野店苔痕一寸深。

浊酒一杯天过午,

木香花湿雨沉沉。

我想念昆明的雨。

一九八四年五月十九日

1984年发表于《北京文学》第十期

声明:转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如来源标注有误或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来源: 央视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