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专题 > 正文

有人说杨慎的《临江仙》,全是大白话平平无奇,你怎么看?

杨慎是明朝三大才子之一,作《临江仙》一曲,因毛宗岗父子将其作为《三国演义》开篇词,又因央视版《三国演义》将其作为主题曲,而为人熟知,有人就说,要不是毛宗岗和央视,这首词也不过平平无奇,满篇大白话,实在算不得上品。

对此,我只能说:呸!

《临江仙》

我们先看词: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首词出自杨慎的《廿一史弹词》,什么叫弹词呢,就是一种古老的传统曲艺,一种说唱形式的文学,当然,这个说唱不是rap.

《廿一史弹词》取材于正史,这一首《临江仙》全题是《说秦汉临江仙》,所以你看,这原本是说秦汉那点事儿,只不过被毛宗岗父子挪用到《三国演义》中,不得不说,毛宗岗父子评注《三国演义》虽然不怎么样,但这个操作还是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

说这首词大白话,不出奇,不是上品,试想,以毛宗岗父子两个的自负程度(瞎比乱改《三国》、以自我为中心评注),他们会选一首辣鸡词为己所用吗,还作为开篇词?显然不可能,所以可以确定的是,至少在清朝,这首词在文人心中,还是属于上品。

而杨慎老师这《廿一史弹词》本身的文学成就和评价,也是非常高的,被评为“后世弹唱之祖”,啥意思呢,弹唱这个文学形式,起源于宋朝、兴起于明朝、繁荣于清朝,也就是说,在弹词兴起的过程中,杨慎算得上是开宗立派的人物。

且,弹唱在清朝最为繁荣,成就也最高,毛宗岗父子是清朝人,他们是从一个弹词高度繁荣的时代,选择了杨慎这一曲《临江仙》。

再说大白话

《临江仙》是大白话吗?确实是,每一句都很通俗浅显,似乎并没有什么高明之处,但你读来就能引起共鸣,用最浅显的语言写出最深刻的含义,这恰巧是杨慎的高明之处。

且,弹词是一种民间艺术,表演者拿着琵琶弹奏,旁边一个漂亮的小姐姐演唱,这种表演形式,如果给你搞些高深莫测的典故,再夹杂几个生僻字,逼格一下就起来了(在多数人心中,看不懂的就是逼格高的),可问题在于,内容太复杂,观众听不懂或者听错了,就很尴尬,比如有首歌的歌词“为你写诗”,我就老听成“为你些屎”,造成我很大的困扰,心想现在小情侣都玩些什么呢!

所以,弹词的艺术形式,决定了《临江仙》要用浅近的文言文来创作,也就是所谓的大白话了。

说说杨慎

在明朝这个诗词衰落的时代,杨慎几乎扛起了明朝诗词的半壁江山,一部《升庵诗话》,是研究诗词的必读书目。

杨慎本人,是公认的明朝三大才子,他排第一,父亲杨廷和是朝廷首辅,你看看,既有才华,又有家世,可谓是含着金钥匙出生,但你也别羡慕,因为这金钥匙含了没多少年,就被嘉靖皇帝搞一出“大礼议”,连他爹一块儿,先挨打,再发配,从此过上了吃不饱穿不暖的流放生活。

这一流放,就是好几十年,远离了朝廷纷争,也让杨慎有更多的心思发挥他的才华,他游历于山水之间,专心搞创作,《廿一史弹词》就是在这一时期所作。

一曲《临江仙》上篇写历史兴衰、英雄人物你方唱罢我登场,终归都是滚滚的长江流水一样,一去不返,但流水却永不停息、青山也亘古不变。这是感叹。

下片抒抒情,历史兴衰也罢、英雄豪杰也罢,都是我喝酒时的谈资笑料,也表达了杨慎看破世俗的淡泊情怀。

所以读这首词,虽然基调悲壮,但却荡气回肠,让人感叹万千。

对杨慎来说,他的人生就如这首词,出生时的金钥匙、贵为首辅的爹、在朝廷中怼皇帝的自己,多么意气风发的过往,可不都是“滚滚长江东逝水”,如今在偏远之地,反而寻找到了内心的情怀,再回首往事,岂不是“都付笑谈中”?

假如杨慎没有大起大落的经历,没有游历千山万水,没有在历史古迹中探寻过往,他又怎能写出这样的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