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专题 > 正文

伤感人生,快意江湖,美色情仇,哲理语言:古龙(之二)

中国武侠小说的文化取向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儒释道的思想精髓常被演化成武侠小说的某种理念。

与其它作家不同并显得特别突出的是,古龙把世界文化之中的现代意识和现代情绪引进了武侠小说之中,从而大大拓展了中国武侠小说的文化空间。

人类的思维总是处于二律背反之中,在人类的社会活动越来越集团化的同时,人们对社会集团化的意义产生了怀疑;

在人们都在寻求某一种信仰作为生存的精神动力时,人们似乎又对信仰中的某些既定的人生的结论产生了怀疑。

这种思维常使现代人的行为和理想、理性和感性产生矛盾。

在社会大集团的生存空间中,人们却越来越感到孤独;在既定的人生模式中,人们对自我价值的存在越来越感到恐慌。

这就是现代社会的孤独感和寂寞感。古龙的小说表现的就是这样的现代意识和现代情绪。

李寻欢、萧十一郎、楚留香、陆小凤,这些古龙笔下的英雄人物无一不是这种现代意识和现代情绪的象征。

他们是侠肝义胆的武林高手,他们为江湖世界而生,也为江湖世界而死,他们离开的江湖世界就无法生存。

然而,他们又是那么地孤独和寂寞,他们所遇到的人,无论是男女老少,几乎都心怀叵测,阴险毒辣;

他们很少朋友(他的小说《流星.蝴蝶.剑》的主题竟是"你的致命敌人,往往是你身边的好友"),即使有一两个朋友,也很难与他们达到思想交流的境界。

他们自称自己是匹"孤独的狼",而不同于成群的"羊"(《萧十一郎》中萧十一郎语),羊受伤了有人照顾,狼受伤了只能依靠自己,"狼被山猫咬伤,逃向沼泽,它知道有许多药草腐烂在那里,躺了两天又活了。"

"暮春三月,羊欢草长,天寒地冻,问谁伺狼?人心怜羊,狼心独怆。天心难测,世情如霜.萧十一郎的这番凄凉的话和这首凄凉的歌裹夹着更多伤感、无奈和孤独。

快意江湖

也许是与这世界隔隔不入,他们对死亡也就看得很轻。死亡在他们看来只不过是人的一个正常的人生归宿,他们所需要的是快意的生活、快意的人生,"人生得意需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多情剑客无情剑》中的李寻欢既喝了一口毒酒,那就干脆把一壶毒酒都喝掉,"我为什么不多喝些,也免得糟蹋了如此好酒。"就是死也要死得快活。

金庸、梁羽生小说中的大侠在决战之前,总是闭门静思,或加紧研练心法绝技,古龙小说《武林外史》中的沈浪在与快活王决战之前是美餐—顿∶

"快下去吩咐为我准备一笼蟹黄汤包,一盘烤得黄黄的蟹壳黄,一大碗煮得浓浓的火腿干丝,还要三只煎得嫩嫩的蛋,一只甜甜的哈蜜瓜快些送来,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好好吃一顿。

侠盗楚留香的那只飘流不定的船,也许有着暗示主人人生飘忽的含义,但装饰之豪华令人咋舌,

另外还有美酒、美肴和三位充满魅力的美女宋甜儿、李红袖、苏蓉蓉。至于那位不知生死在何处的有四条眉毛的陆小凤更会享受∶

"舟,扁舟,一叶扁舟。一叶扁舟在海上,随微波飘荡。舟沿上搁着一双脚,陆小凤的脚

陆小凤舒适地躺在舟中,肚子上挺着一杯碧绿的酒。

他感觉很幸福,因为沙曼温柔得象一只波斯猫那样腻在他身旁。

沙曼拿起陆小凤肚子上的酒,喂了陆小凤一口..

不再是苦守古墓,勤学苦练,也不再是古庙晨钟,枯坐守禅,而是生命无畏,人生无定,充满了情欲和物欲。今朝有酒今朝醉,古龙的小说夹杂着一股世纪末的情绪。

在武侠小说作家中,写作最轻松的大概要数古龙了。

他后期的小说中没有什么历史背景,他无需为是否违背历史的真实而拘束;他笔下的人物没有什么国家的大业、民族的复兴的重任。

他们介入江湖纠纷相当程度上是由于自我的兴趣,随兴所至,作家的笔就显得特别地潇洒;古龙似乎不愿意在纸上摹画武功,那就干脆不写武功的招式,只写武斗的结果。

《多情剑客无情剑》中是这样写李寻欢的飞刀和阿飞的快剑的∶

"他瞪着李寻欢,咽喉里也在格格'的响,这时才有人发现李寻欢刻木头的小刀已到了他的咽喉上。但也没有一个人瞧见小刀是怎会到他咽喉上的。"

这是李寻欢的飞刀;再看阿飞的快剑∶

"忽然间,这柄剑已插入了白蛇的咽喉,每个人也瞧见三尺长的剑锋自白蛇的咽喉穿过。但却没有一个人看清他这柄剑如何刺入白蛇咽喉的。

要想达到这么快,就要达到人剑合一的上乘的武功境界。避免了啰嗦的武功描述,又将其美化,这实在是聪明之举。

这种聪明的轻松还体现在小说的情节安排和人物的刻划上。

最能代表这一特色的作品是《绝代双骄》。这部小说的故事就象一个大恶作剧,情节安排就象做游戏,移花宫的两位宫主所设计的让江枫的两个亲生儿子互相残杀的诡计是游戏的开始,江小鱼和花无缺的兄弟相拥是游戏的结束。

这其中,江小鱼和花无缺所做的每一件事,又无不是依据游戏的规则在进行。

小说中最生动的人物都带有游戏色彩,恶人谷的"十大恶人"、占小便宜吃大亏的"十二星象"、耍尽心机的江玉郎,特别是油滑的江小鱼,本来就是恶作剧的产物,又被"恶作剧"般地培养,而他又恶作剧地对待每一个人。

作者写得轻松,读者也读得轻松。聪明的是作者没有忘记要在游戏之中写出人性来。游戏本来就是假的,人性却是真的。

在游戏中人的机智、贪婪、恶毒、狡诈……人性中的所有的特点都会充分地暴露出来,古龙将这些人性表现得淋漓尽致。

美色情仇

古龙笔下的英雄们潇洒人生,却又多愁善感,快意恩仇,却又自伤自怜。

不过,古龙却男女之别。在大多数武侠小说之中,女性的位置是微不足道的,甚至是卑下的(有些作家对女性比较尊重,如司马翎、卧龙生的部分作品)。

金庸小说中女性总是为情而活,被情所累。

这些女性形象尽管都不完美,但她们都还有自己的意志和奋斗的目标,她们还是一个人。在古龙的小说中,女性只是一个符号,代表了情欲和淫欲。

朱七七为了追到沈浪,历经千辛万苦,日散千金再所不惜(《武林外史》);凤四娘为了萧十一郎会从花轿中跳下逃跑(《火并萧十一郎》);

楚留香身边的那三个女人更是争风吃醋(《侠盗楚留香》)这些女人都在追逐她们心中的偶像,她们是情欲的象征。

还有一些女性也在追逐她们心中的偶像,但其手段是卑鄙毒辣,

《绝代双骄》中的邀月公主、怜星公主、屠娇娇;

《侠盗楚留香》中的石观音、水母阴姬;

《多情剑客无情剑》中的林仙儿……这些女人追逐男人不是为了情,而是为了自我的淫欲,她们是淫欲的象征。

无论是情欲和淫欲,她们都依靠男人而生存,都是缺乏女性自我的人格。不仅如此,古龙小说中还有不少对女性的不健康的描写。

《武林外史》中漂亮的朱七七被易容成又丑又哑的老太婆,得到解救要放到药水盆里数日方才泡松皮肤。

古龙常常用对女性的杀戮和女性的情欲的表现来刺激读者的感官。

一是写恐怖,一是煽动情欲,这样的感官描写几乎遍布古龙的小说,是古龙小说特有的风景线,它们与神奇的人和离奇的事裹夹在一起,大大刺激了读者的阅读欲望。

古龙的小说中的这种"重男轻女"的现象,有人认为这是重友情轻爱情,表现出了英雄的人格,这是粉饰之词。

应该看到古龙的小说有着严重的歧视女性的倾向。

哲理语言

优秀的武侠小说总是不甘心停留在武功和侠义的层面上,总是要展现更多的人生内涵。

金庸和梁羽生的小说是江山和江湖的结合体,他们将人生和生活哲理通过历史的评判和人物的刻划表现出来。

古龙的小说是侦探和江湖的结合体,它缺少历史沧桑感,却具有情节的多变,于是他干脆就根据情节的发展来点评人生哲理性,例如∶

一个人绝对不能逃避自己一自己的过错,自己的谦疚,自己的责任都绝对不能逃避。因为那就是自己的影子,是绝对逃避不了的。

《碧血洗银枪》

只要是人,就有痛苦,只看你有没有勇气去克服它而已。如果你有这种勇气,它就会变成一种巨大的力量,否则,你终身被它践踏和奴役。

《七种武器》

和赌鬼赌钱时弄鬼,在酒鬼杯中下毒,当着自己的老婆说别的女人漂亮,无论谁做了这三件事,都一定会后悔的。

《多情剑客无情》

这些人生哲理或生活哲理的语言都出现在小说情节发生转变的时候,并且都有事实的证据,似乎也就成为了人生经验的某种总结。由于古龙小说情节多变,这样的语言也就遍布古龙的小说。

与注重情节相匹配的是古龙小说的叙述语言。他很少用长句,而多用短句,而这些短句又常常如散文诗式排列。

这些排列的短句总是抓住中心词,反复地变换意思,如∶

屋子里有七个人。七个绝顶美丽的女人。七张美丽的脸都迎着他,七双美丽的眼睛都瞧着他。阿飞怔住了。

这段表述中,"七"是中心词,围绕着"七"字,作者在推动情节的发展。

这样的句型排列,增加了小说的节奏感和紧张感,还带有一些俏皮的意味。这是古龙的创造。

古龙将电影分镜、换景手法用于小说创作,这在古龙后期创作中体现的最为明显,代表性作品有《萧十一郎》、《陆小凤传奇》、《七种武器》、《天涯-明月·刀》、《流星·蝴蝶剑》等。

《萧十一郎》更是由电影剧本转化成小说,其中保留了诸多电影镜头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