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正文

陈玉光(教授/作家):《又到槐花飘香时》(散文)花香里的乡愁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陈玉光(教授/作家):《又到槐花飘香时》(散文)花香里的乡愁

欢迎您的光临!本文为网站首发,任何媒体未经作者授权请勿转载。本网站以分享有思想、有深度、有温度的文学作品、理论文章和精彩视频,让世界的明天更美好为宗旨。读者若在阅读后对作品满意,可关注本网站进入主页,在那里可以阅读本网站已发布的所有精彩作品,若对某篇作品不满意,可随时退出。

作者简介:

陈玉光 我国哲学、伦理学、文化学、“三农”问题、城镇化、社会学研究学者,当代小说、散文、童话、寓言作家和诗人,山东省哲学学会理事,山东省农村改革与发展研究会常务理事,山东省社会学学会常务理事,山东省行政学会理事,教授,享受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已出版、发表各种学术专著、文学作品集20余部,1200余篇,其中,学术论文300余篇,文学作品900余篇。主持或参与完成了22项国家、省、市社科规划课题的研究工作。先后获得科研成果和文学作品奖40余项。

又到槐花飘香时(散文)

陈玉光

在中国北方,刺槐是最常见的一种树。在山岭、沟坎、河滩、路旁、农家的房前院后几乎随处都可以看到它们的身影。与其它名贵的绿化树种相比,这种树显得极为普通,树干灰黑色,树皮布满深深的纵裂沟槽,树形也不甚好看,若非在花期,人们常常会忽略它们的存在。这种落叶乔木原生于北美,18世纪末才经欧洲引入青岛,后作为行道树、庭荫树、绿化树在全国各地广泛栽植。槐树生性泼辣,根系发达,耐干旱,即便在再贫瘠的土地上也能生长。若一粒槐树种子被鸟或风带到断崖边上的石头缝隙中,经过一段时间雨水的浸润,也会发芽生根,凌空探出不屈的身躯。在农村,人们种植这种树,主要是因为这种树木质坚硬,用槐木制作的农具、家具经久耐用。槐树在被引入中国后经过人工精心繁育,又被培育出很多新品种,花朵的颜色也五颜六色,有紫红、粉红、浅黄、白色多种颜色,而以白色居多。

槐树朴实厚重谦逊。在万紫千红的春天,它不与百花争艳,只是默默地在一旁欣赏着它们的芳姿。待到绿肥红瘦,百花凋零,季节显得有些冷清时,它才羞答答地于绿叶间慢慢地抽出一串串穗状的花序来。米粒大小的花苞被绿色的花萼紧紧地小心翼翼地保护着,一点儿也不张扬地在初夏的风中悠然地荡来荡去,需待七八天的时间,花朵才会慢慢地从斜钟状的花萼中探出身来。又要过上几日,花瓣才一点点舒展开来,每一朵花都是那样的精致,像匠人用羊脂玉一丝不苟地雕刻出来的,在张开的半透明的花瓣中心是一束颤动的纤细的黄色花蕾,让人看着心生爱怜。这个时节是属于槐花的时节,它们张开娇嫩的嘴唇轻声地低语着欢笑着,当无数花朵拥挤在一起密集地绽放,槐树的枝条弯下来,像压了重重的雪团。如遇满月,玉轮当空,清辉倾泻,万籁俱寂,只有几只蛐蛐在某处的草丛里兴奋地振动着翅膀发出唧唧的叫声,月光在槐树的叶片和花朵上闪动流淌,淡淡的似有若无的水汽从地面缓缓升起,与槐花的香味融合,整片槐树林就被香雾与月光所笼罩,你分不清哪是香雾,哪是月华。

陈玉光(教授/作家):《又到槐花飘香时》(散文)花香里的乡愁

陈玉光(教授/作家):《又到槐花飘香时》(散文)花香里的乡愁

记得小时候,故乡的农家院落里外长着很多高大的槐树,平时,母亲常常和邻居的婶婶大娘们一起坐在树下聊家常、做针线,槐树巨大的树冠为她们擎起一片阴凉。等到槐树花开,母亲就会将一个铁钩绑在长长的杆子上,拐着小脚带上我一起去采槐花,不用多久就能采满一大篮子。回家以后,母亲将槐花放在铁锅里焯过水,然后又用井水在大盆里淘洗几遍,一家人就可以吃上玉米面槐花窝头或红薯面槐花包子。母亲也很喜欢用槐花熬小豆腐,黄豆要事先用清水洗净浸泡几个小时,上石磨粉碎,然后和槐花一起煮,做出来的小豆腐汤像牛奶一样白,再拌上豆瓣酱、辣椒、小葱、香菜做成的小咸菜,非常下饭。无论用槐花做什么食物,微甜中都带着一丝淡淡的让人久久回味的槐花特有的花香。在自然灾害时期,槐树奉献了它身上的一切,槐花、槐树叶子救了很多人的命。

我所工作的单位建在海边的一座山坡上,东面和北面的山上都种了不少槐树,那些树都有些年岁了,每当花开,浓密的槐花就把其它绿色全遮住了,山坡就被重重叠叠的洁白的花海淹没。微风吹过,白浪涌动,隔很远就可以闻到阵阵清雅的花香。人置身花海,肌肤、头发、衣服瞬间被花香沁透,顿觉精神爽朗。

陈玉光(教授/作家):《又到槐花飘香时》(散文)花香里的乡愁

陈玉光(教授/作家):《又到槐花飘香时》(散文)花香里的乡愁

花开的季节,南方一对养蜂的夫妇就会如期赶来。养蜂人是跟着花走的,他们从来不会错过花期。他们将车子停在山下的一块三角地里,从车上搬下三十多个蜂箱,每个蜂箱间隔一定的距离分两排摆开,日夜住在帐篷里,在这里放蜂,售卖蜂蜜、花粉和蜂胶。槐花的花期很长,这对夫妇通常要在这里待二十几天,直到槐花完全谢了才离去。

陈玉光(教授/作家):《又到槐花飘香时》(散文)花香里的乡愁

陈玉光(教授/作家):《又到槐花飘香时》(散文)花香里的乡愁

在城市生活的几十年中,遇到槐花上市的季节,我有时也会从早市上买回一些新鲜的槐花来,按照当年母亲的做法,将槐花焯水,或包包子吃,或炒鸡蛋,或者将槐花与面粉、鸡蛋、蛤蜊肉、葱花、盐和成很软的面团用油煎来吃,关于童年故乡槐花的种种记忆便清晰地浮上心头。

我赞美槐树,因为在槐树身上体现了不畏任何艰难的坚强意志和顽强的生命力,体现了朴实内敛的优秀品格和无私奉献精神。槐树不仅可以保土固沙,美化环境;槐树浑身都是宝,用途广泛;还在于它用自己的花朵给人间带来芬芳和甜蜜。

现在已进入五月,校园的槐树已长出一穗穗密密的米粒样的花骨朵了,遥想故乡的槐树也该进入花期了吧。

2021.5.12

(您有什么感想,可在文后评论栏中留言!)

陈玉光(教授/作家):《又到槐花飘香时》(散文)花香里的乡愁

陈玉光(教授/作家):《又到槐花飘香时》(散文)花香里的乡愁

陈玉光(教授/作家):《又到槐花飘香时》(散文)花香里的乡愁

陈玉光(教授/作家):《又到槐花飘香时》(散文)花香里的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