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正文

请阅览《泉》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泉 /水娃

细溪抚砾贯郁林,

润春最是蜂蝶引。

谁人轻奏悠扬乐?

晶涓潺潺犹箫琴。

编后语:

“泉水叮•咚•泉水叮•咚•泉水叮•咚•响,跳下了山岗走过了草地来到我身旁……” 直到如今,这首老歌我仍能完整的哼出。

那是在儿时,我居住的村庄还没拉线点电,晚饭后不久,母亲便让我钻进被窝,她则趋近床头桌上的煤油灯,做着好像她永远都做不完的针线活。

不知父亲何时从远亲那儿弄来的一台老旧收音机,在那时成了我浅浅了解“外界”的一个窗口。每晚入睡前,我会打开那台老旧收音机,然后再静静地收索着频道,只要有能听得清楚的广播节目,我都会高兴停留。

为增加轻松效果,播音员在主持节目时总会不定时穿插播放几首歌曲,虽然我不懂欣赏溢满西洋风味的《月光曲》和《多瑙河之夜》等,但对于颇具乡土韵味的《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和《外婆的澎湖湾》等此类歌曲我真是百听不厌!有的歌曲是初次听到,若是后一段儿再重复前一段儿的歌词和韵律时,我就能跟着曲调唱下来:“泉水叮咚·泉水叮咚·泉水叮·咚·响……”

待我唱完后,母亲脸上的惊讶和喜悦算是给我的最满意夸奖。我知道,这份满意的夸奖即将又使我进入下一个甜蜜梦乡!

然而,我这个鬼机灵此时却在心里疑惑着:原来山间的泉水在流动时是“叮咚”作响呀!不可否认的是从此后,准确点儿说,几乎在我的整个童年时代,这种粗像的泉水声一直深植我脑海,记忆我心头。

长大成人后,拜工作之便,我游得不少大山名川,赏阅多处激湧流泉,这才知道泉水声响并非“叮咚”。

恒流源远,迂自幽暗。乐起非自琴瑟,临近惊见泉声。叹此一奇,故我写下“谁人轻奏悠扬乐,晶涓潺潺犹箫琴!”啊!那芬兰泣露、倾心醉脾的萧琴重奏原来却是这晶莹剔透的潺潺泉水砌乐而成咯!

故写的不好,还望指教。谢!)

请阅览《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