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正文

情无声,爱无言,一针一线皆是爱||那些年,母亲做过的布鞋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情无声,爱无言,一针一线皆是爱||那些年,母亲做过的布鞋

前天,母亲打电话让我回家,说是有一些我小时候的旧物,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希望我回来看看 。

那是一只红色的木头箱子,长约一米多,宽有二尺,外面已经起了皮,显出了斑驳的木头纹理。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母亲说,这箱子太占地方了,里面的东西都是陈年旧物,如果不要就扔了吧。

我一听,便急忙说,先别扔,我看看。因为此前母亲已将我上学时写的几本日记给当废纸卖了,让我好生懊悔,后悔自己没有早点收拾好它。

这一次,不能再随便扔旧物了。那里收藏的是我从前的记忆。

打开箱子,一股独有的木头混合着潮湿味扑鼻而来,映入眼帘的有拨浪鼓,梳子,小卡子,塑料发卡等,还有几张红楼梦里人物的图片,图片里的人已有点模糊了。

特别引起我注意的是一双绿色布面的鞋子,是手工纳的千层底,圆头样式,母亲见我拿起了她,便说到:“这是你上小学二年级时穿的鞋子,你那时可喜欢了,你还说,同学们都说这双鞋好看呢!”

是啊,母亲的一席话,突然让我的思绪飘到了无忧无虑的童年。

小时候,我们穿的鞋都是母亲做的,不光鞋子,衣服有的也是母亲做的。那时的母亲多年轻啊,头发乌黑,眼神明亮,浑身似乎有使不完的劲,记忆中的她,每天都是忙碌的。

我仿佛看见母亲在灯下纳鞋底的样子, 她用锥子锥一下鞋底,再将穿了绳子的针纳过去,使劲提一下,那样针脚才密实。就这样,一来一回地穿拉,那些密密实实的针脚就像是排列整齐的卫兵,静静地立在鞋底上。待到一双鞋底纳完,母亲会长舒一口气,伸一下懒腰,再揉揉眼睛,这才起身睡去。

因为纳鞋底要做几个小时,会腰酸背疼,眼睛也会不舒服,这些我都知道。

情无声,爱无言,一针一线皆是爱||那些年,母亲做过的布鞋

就这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劳作,我们渐渐地长大,母亲的鬓角也渐渐地有了丝丝白发。

上初中了,母亲依然给我们几个做鞋穿,但那时同学们都穿的是买的鞋,那些鞋样子漂亮,颜色鲜亮,我真的很羡慕。

我记得有一年,母亲依旧将她做的鞋拿给我,我一把将鞋子扔到了地上,大声喊道:“我再也不穿这样的鞋了,太丑了。你看看人家买的鞋子,有多么漂亮”。

母亲没吭声,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其实,我知道,母亲做鞋给我们,也是为了省点钱,因为买的鞋比较贵,可那时的我已经长大,就喜欢漂亮的东西,根本不懂得父母的艰辛。

第二天,母亲拿给了我一双漂亮的红皮鞋,我高兴地穿上了。后来才知道,那是母亲卖了一点粮食给我买的,从那之后,母亲再没有给我做过鞋。

后来的我,穿过了各式各样的鞋,尤其是那些高跟鞋,总会将我的脚磨破,将我脚底垫的生疼。还有的鞋透气性不好,使得我生了脚气,异常的难受。

我忽而想起了母亲做的鞋子,虽然没有卖的好看,却穿着舒服,又不会生脚病。

情无声,爱无言,一针一线皆是爱||那些年,母亲做过的布鞋

只是母亲再也做不动了,那些手工做的鞋便成了心底永远的记忆。

后来的母亲虽然不做鞋了,但我依然经常想起她在灯下做鞋的样子,她耳边的那一缕秀发垂在面庞下的安详神态。

曾以为我们的青春岁月很长,谁知道一眨眼的功夫,我们就已长大,母亲也已变老,逝去的时光再也不会回来。欣慰的是,在她的一针一线里,给我们留下了永不磨灭的生命迹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