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正文

花有千秋-忻州十中赏花记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花有千秋-忻州十中赏花记

(图来自网络/黄土高坡的回忆)

自从知道十中校园内有牡丹花,每年初春,我就想去看看那些花儿还有那株清瘦的竹子。五月份的一天,听说牡丹开得正好,我约了善画牡丹的朋友去看花,在路上,她就疑惑地说,过罢谷雨应该不是牡丹的花季了。朋友去过洛阳多次,想她说得有理。

第一次见到牡丹花,在一天的黄昏,我绕着校园转了两圈,看遍那里的花花草草。黄昏的植物自带光芒,在忻州能看到牡丹花,非常惊喜。特别在校园一角,还有一株细弱的竹子,看起来,它被百般呵护着,努力适应北方的环境。

女儿在十中上学后,我每年去看花,那些花儿分外亲切。我拍照,蜜蜂在花蕊中安闲自在不被惊扰。我对女儿说,这些蜜蜂天天被人拍照,胆子都大了。女儿轻描淡写地说:或许人家蜜蜂专想让你拍照呢。是呀,我怎么懂得蜜蜂的快乐?

我把图片发到微博,立刻有人回复,我拍到的可能大多是芍药而非牡丹。

果然如此,朋友一进校园,就为我指出了真正的牡丹花。它们立在芍药丛中,花儿早谢了,都结了籽。

花有千秋-忻州十中赏花记

看清楚了吧,三杈九顶,这才是牡丹的叶子。

朋友在一旁比划着在水墨画中怎样体现牡丹叶子,怎么勾筋。一幅生动的牡丹写意画要画得出它的厚重,为了画出真正韵味的牡丹花,她不放过每一个观察的机会。

我错当芍药为牡丹好几年了,我终于分清了牡丹和芍药的区别。芍药叶子细尖而发亮,不过,在我看来,眼前的芍药花,婀娜多姿,不逊于牡丹。

你离远一些看,牡丹的植株是不是比芍药霸气呢?朋友喜欢用“霸气”这个词,形容本地两位书法家的作品,她用这个词,形容牡丹,她也用这个词。她用得有理,牡丹的叶子,并不透亮,却丰腴挺立,真正给人一种雍容华贵的感觉。

看来,牡丹真应准了它的花期,那些牡丹植株上,残留着深胭脂红的枯萎花瓣。牡丹花谢了,我无法拿它们与眼前正亮丽的芍药花作对比。看牡丹,须在四月。朋友与我约着明年的看花季,又绕校园转悠。她看什么都顺眼,从忘忧草的叶子联想到兰草,从龙爪槐的树干联想到如何画出苍老的梅花枝干。如果看不到花开,我认不准那些树。她认出了玉兰树,原来,玉兰树开罢花,它的叶子比花还漂亮。而那株竹子,依旧瘦弱,叶子枯黄了,不知缺少营养还是实在难以适应北方的天气。鸢尾花,幸运草,忘忧草……生机勃勃的植物,让她有了树下写生的念头。我们走走停停,她观察植物仔细,还可以将眼前的花草与名家笔下的画作联系起来,她对植物的态度令我汗颜。

花有千秋-忻州十中赏花记

(图‬来自‬网络/黄土‬高坡的回忆‬)

奔着花去的,看了半天叶子,看花的机会不多,叶子随时在那里,却总被轻视。看花草时,想到张抗抗写牡丹的句子,“花儿也是有灵性,有品位之高低的。品位这东西为气为魂为筋骨为神韵,只可意会。”

花还会开。我们说好了,下一个牡丹的花期,再将花与叶的品位细细品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