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专题 > 正文

她的芳华,如同风中之烛

自古以来,当统治一时的国王被赶下台时,曾经娇生惯养的妃子们就成了别人手中的玩偶,纵观中国历史,这样的场景早已是朝代更迭交汇处的常见标签,但翻遍上朝的后宫粉,我们发现,隋隋帝之后的萧命运有些改变。

凤舞鸾歌的下一句子
-凤舞鸾歌下一句(图3)

但随之而来的事实很快就滑向了肖侯所期待的反面,忍了多年的隋帝杨广在即位前就可以远离声色犬马的娱乐,甚至将瑶琴灭了,还向它扔沙石,一旦即位,他马上开始的不是全力治理稳定国家,而是大兴土木,无所不用其极。隋帝用这种方式补偿了那段虚伪矫情的时光:他征集天下美人,建了一座有许多华宅的“迷宫楼”,把这些美人都养在里面,终日放纵,不顾夫妻之情,留下风华正茂的萧孤零零地躺在冰冷的被子里,他认为长安的宫殿不够气派,于是在洛阳建了一座新都,其规模和造型远超帝都长安。为了领略江南美景,隋帝又突发奇想,下令数十万工匠开凿连接苏杭的大运河,当绵延200余里的巡视船队驶入大运河时,他让守卫海岸的骑兵用旗帜遮天蔽日宣示皇权的威严,同时让寺庙亭亭玉立的仕女们带着七彩悠久帝国的骄傲站在龙舟之上。隋帝骄傲地俯视着沿海人民,站在他身边的萧侯似乎

看到危机,萧侯不忘给纵情享乐的皇帝出谋划策,梁朝著名文学家萧童的孙女使出浑身解数,洋洋洒洒地写了一本《书志赋》,字里行间,委婉地叮嘱隋帝要注意国民政府,不要以奢靡误导国家,高则危,满则防溢。懂得夸夸其谈,夸大其词,就会冲密而生;容易被奉承和羞辱所惊;如果依然碌碌无为,就会抱一个;如果谦虚守志,就会甘愿屈膝而卧;珠帘玉箔之奇,金屋瑶台之美,虽推崇时代风俗之美,却遮蔽了我们所轻视的......”这些话里,我们看到的不是一个无人问津的皇后的自怨自艾,而是后宫女子中少有的对国家的牵挂,而沉浸在声色犬马、声色犬马中的隋帝却久久不能回头,他的挥霍无度,不仅掏空了崇尚朴素的隋文帝数年积攒的财力,也引起了沸腾的民怨。就在隋帝自言自语“头好,该罚谁”的时候,接二连三开始的民间起义却成了一场不可逆转的风暴,借起义之机的皇军首领于文华,最终用练功巾定格了这位正值50岁盛年的冤家皇帝。

凤舞鸾歌的下一句子
-凤舞鸾歌下一句(图6)

楼倒之时,泪流满面的萧侯无法决定自己的命运,就在杀了隋帝之后,他觊觎禹文化,在萧侯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内强行俘虏萧侯,成为他床上的尤物,亡国之女没有选择的权利,然而这个女人的噩梦才刚刚开始,禹文化和石君篡位不到几个月,中原窦建德复出,一路战无不胜。最终征服了繁华的江都.禹文化而被杀,可怜的小侯再一次成为乱世悍将窦建德抒发欲望的工具。

凤舞鸾歌的下一句子
-凤舞鸾歌下一句(图9)

萧侯最终被唐太宗从突厥人手中接回长安,已经四十八岁的徐娘看到前朝皇后虽然经历了风霜,但风韵依旧,唐太宗封她为昭仪,养在深宫,最终在六十七岁的时候去世了,这个美丽的女人,虽然一生不缺富贵荣华,却几经易主,历尽劫难。她更像是一个用来炫耀的战利品,每一个王座的背后,都洋溢着胜利者得意的神情;更可悲的是,在这个女人的背后,在许多野史轶事中,她被污蔑为妖媚的大师,在民间流传的小说和判词中,她成了助威虐国虐民的灾星。"晋王王府深锁焦娥,一曲离龙,百两山川;隋帝放荡,凤舞蛙鸣;琼江山磨尽,卞水东流,千丈长浪"萧后,这个走在风中的女人,其实是摇曳熄灭的红烛,在黑暗中洒出蜡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