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专题 > 正文

竹君子爱竹如斯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2021.6.57点01分,第一人开启了北尾艺术小组《野竹图》(作品附文末),观点令人耳目一新,第一人的竹子画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一派比一派更有神韵。我越来越觉得画家不是在写竹枝竹叶,而是在画竹子的灵魂,写竹骨,刻竹脉,刻竹纹,做竹心,生竹韵,唱竹诗,弹竹乐,唱竹歌,我这个所谓的文艺评论家,已经深深地感觉到自己无语可表达,再也找不到更贴切的词语来形容画家画的竹子了。因为我现在看到的其实不再是画纸上的竹子,而是现实生活中鲜活的生命,充满了青春活力的灵魂,还有如春笋般生机勃勃的春景,有诗为证:

东边日出西边雨,

紫气东来绿影殊,

银光扶疏野竹朗,

雾湿桃花烟霞住。

北尾晨光照天地,

红酒竹杯笑迷弥,

半醉半醒写新竹,

不骄不躁更合时。

枝老墨浓淡嫩枝,

干黄湿绿叶柔慈,

近看背影神韵生,

远观江山如画美。

俗话说,只有对比才有鉴别,且看前辈们的名竹画作,以元代画家吴镇的名画《野竹图》为例,前几年保利春拍卖时,以7760多万元成交。

这幅《野竹图》是元代的淡黄色纸本,描绘了一丛野竹斜穿石缝,枝干疏疏,节节结实,嫩叶新发,风韵可人,他在画中写道:野竹野竹绝可人,枝叶疏疏真,一生中,我始终守护着远方的景镇,穿行于悬崖,穿行于石缝。谦虚地拥抱节日山的啊,微风和白雨喋喋不休。寒冷中的数千英尺将会发生什么,风和烟在渭川的齐奥。"

吴镇用淡墨中心书写竹枝,速度均匀,笔的开头和结尾之间略隐锋,从而显示出树枝都是圆形的,笔的意思贯穿始终。根部主干的节点较短,逐渐延长,尖端的节点较短。这种方法应向李侃学习。他还用浓墨书写竹叶,略有侧边,根据变化进行提及,含蓄而灵活,摇曳而多彩。山石轮廓直下锋芒,随势而变,前笔宽,大斧开裂摩擦,阴阳显著,表现出巨石的立体感和厚重感,又与强节嫩叶强烈对比,突出野竹的蓬勃生机。

李康认为,画竹子最重要的是枝叶得到竹子的生态;‘一笔有生意,一面要自然;四面团乱,枝叶动起来,才能成为竹子’,这在乌镇也是一样,但乌镇更注重画竹子的非写实,突出竹子的精神状态。

李侃《竹谱》:“竹生于石者,其身坚细,枝叶干枯,似古先烈,无两死,其身坚不屈;生于水者,其性柔缓,枝叶疏疏,似君子谦恭,进退难,有不能胜者。只生在土石之间,不燥不润,根系圆润,枝叶繁茂,像个有志之士,有挺立者。"

吴镇的《野竹图》坚细而薄,外形朴实而丰富,没有繁杂的文字,有一种超凡脱俗之感,堪称画中的逸品,是吴镇为数不多的竹石珍品。

考虑到历史遗迹和艺术传统,当然吴镇的《野竹图》和李侃的竹画无疑是非常有价值的,但如果从欣赏艺术之美和创新的角度,从现实教育和时代精神的角度来看,毫无疑问,第一批人的画更具创新性,他们所画的竹子大多生于土石之间,不干燥潮湿,根部浑厚圆润。枝叶繁茂,如有志之士,人杰地灵,独立自主,傲骨不骄,谦虚铁骨,不骄不躁,叶柔不柔,纹理明快,银光闪烁,紫气东来,灵韵相连,神韵超然,给人一种蓬勃生机,生生不息的力量;后者展示了当今中国盛世的时代风貌和风范,以及五千多年文明的中华民族灵魂的艺术形象。象征着中国大好河山中傲然独立、不骄不躁的人文精神,稳如泰山,披着乳汁的民族精神,这是历代竹画都找不到的民族精神。

初见的竹画有很多,而且大多是上品,上品,还有很多上品,昨天的画《神竹图》已经是神品,今天的《野竹图》当然也是神品,所以它的价值应该远远超过吴镇,真的是无价之宝,我把它叫做《国魂》,专门写一首诗来赞美和总结:

人之珍宝为灵魂,

国之瑰宝为《国魂》;

宝中之宝为和谐,

世界之巅在中华。

(作者:王一新,自由撰稿人)

描写竹的精神的短句
-描写竹的精神的句子(图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