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专题 > 正文

小说:他是否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重新去好好爱他?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医院。

在走廊里,我不安地来回走着,我的心仿佛已经挂到了嗓子眼。

周浩伤心地安慰我,安和,霍远他一定会挺过来的。

"姐夫,我都不知道我能为霍远做些什么?"泪水淹没了我的脸,我的心一寸一寸的痛,茫然而疯狂的空虚折磨着我,"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妻子......我好恨我自己!姐夫,我现在什么都不能为霍远做..."

如果霍远出了事,我还有什么脸平静地活着?

我不知道生活这是怎么了?

为什么所有的责备都指向我的丈夫和儿子?

被惩罚的人不应该是邪恶的吗?

凭什么就该是我的老公和儿子?

他们究竟做错了什么?

如果可以,我多么希望是我来承受痛苦。

黄昏降临,雨还在下,我的手心全是湿热的汗。

老公,你一定要撑过去!

我和儿子不能没有你!

你不是说我们三个应该和平稳定地生活吗?

这也一直是我渴求的生活啊!

所以,你不要有事,好不好?

滚烫的眼泪掉了下来,我用手紧握着牙齿,在心里一次次为霍远祈祷。

如果上天仁慈,会不会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重新爱上霍远?

人生没有重来。

我承认这是我说过的话。

但是现在,我知道我错了,错了!

我收回我的这句话。

我希望人生有重来。

我会尽我所能去爱我的丈夫和儿子。

哪怕用我的生命换来相夫教子一生的安宁与喜悦,我也甘心!

终于,手术室里的灯熄灭。

霍远被医护人员推了出来。

我冲过去,喊道:“丈夫!丈夫,我很温暖啊,你睁开眼睛看我!丈夫..."

霍远紧紧闭着眼睛,没有任何反应。

我吓坏了,紧紧地抓着一个医生的胳膊,焦急又焦虑地问:医生,为什么我丈夫做完所有的手术还是没有反应?

医生如实告诉我,药的药效还没有消退,病人现在还很虚弱,要几个小时才能醒过来。

我不由微微舒了口气。

看到霍远昏迷在病房里,我的心像针扎了一下。

病来如山倒。

他太憔悴了,一个曾经那么豪迈挺拔的男人,仿佛一夜之间变老萎缩。

泪水滴在他瘦削却依旧美丽的脸上,我轻轻地吻了吻他的嘴唇。

“安暖,是你吗?”

忽然,听到霍远低沉的声音响起。

我连忙起身握住他的手,"老公,是我!你终于醒了,好些了吗?"

霍远抬手擦去我脸上的泪水,温柔地对我笑道:"我没事,你放心吧。"

悲伤的情绪难以控制,我失声痛哭,"老公,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是你老婆啊!我们不是应该风雨同舟吗?"

霍远无奈地叹了口气,"看来,姐夫什么都告诉你了。安暖,我已经欠你太多了,我不想连累你。"

"老公,我们是夫妻!你从哪儿来的?我不要你有事,我要和你过一辈子,你明白吗?等你出院了,我们去挂号,好吗?我们去挂号..."

心痛的我紧紧抱住霍远,泣不成声。

"暖暖的,别哭了"霍远拍了拍我的背,语气平静,"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只是早一步晚一步,我只是比别人早一点,我可以坦然面对,你可以的,不是吗?"

我能感觉到霍远在哭,因为我的肩膀湿了。

"你不会有事的!"我不想听到他说这么负面的话,我的手指贴在他的嘴唇上,"我查了资料,霍奇金淋巴瘤并不致命,是可以控制的。著名的CEO,你知道,他的病情控制得很好。老公,你也可以的!"

"好暖和"霍远瞪着我,眼睛通红"我最清楚怎么回事,你知道我还能活多久吗?"

我的心突然颤抖,悬在我身边的手变成了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