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专题 > 正文

小说:“再给我一次机会,跟我回家好不好?”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赵恒彬站在床边,低头看着我,笑了起来。

习惯了赵恒彬穿着白色上衣,现在看他像普通人一样穿着普通的休闲服,已经不习惯了。

“你怎么会……”

"他让我过来,你前段时间很危险,医生说如果你在一定时间内醒不过来,就..."赵恒彬后面的话没说完,但我能理解其中的意思。

"然后他去叫我,我也打了他,他一下子没还手,这次我把气都放出来了!"

赵恒彬说这话的语气似乎也变得轻松了许多,他还感谢了我,说我照顾了你这么久,其实哪里需要他的感谢,都是我自愿的事情,但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小妹妹!

我看着赵恒彬,不知道该说什么,这是他成年后第一次当着我的面说我是他妹妹。

我极度渴望有一个能保护我的哥哥,赵恒彬几乎呼应了我对哥哥的所有幻想,但后来我知道了他对我的感情,我开始下意识地疏远自己。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赵恒彬又会对我说这样的话。

"胡静茹被起诉,故意伤害罪,按季牧云的意思不知道多少年才出来!"

我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有点恍如隔世,但她几乎让我失去了我的孩子。我不会原谅这样的人。

"季牧云说他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所以我不用担心!"赵恒彬挑起嘴角有点苦,"他是不知道你怎么对他死心塌地的,我怎么可能不..."

赵恒彬吞吞吐吐地说,好像有很多话想对我说,但又觉得不用说。

"我的飞机后天早上,去纽约医科大学深造,你不用考虑送我,以后他对你不好,你打电话给我,然后我回来帮你揍他!"

"不需要你帮忙打,如果我对她不好,我会打自己!"

季牧云说着推开半开的门走了进来,赵恒彬没有回头看进来的季牧云,而是看着我笑了笑,可能是这个笑容包含了太多的东西,我没有动,只是心里有些不舒服。

我本想阻止赵恒彬说些什么,但当我看到季牧云的怀抱时,我立刻忘记了我想说什么。

"给我看看!"我立刻抬手朝季沐云的方向走去,赵恒彬转头看着季沐云抱着孩子走了进来,低头微笑着回过头来,给季沐云让出位置,然后默默退到门口。

季牧云把孩子放在我身边,我转头看了看裹在最里面的孩子,小嘴,小鼻子,眼睛紧紧闭着,软绵绵的。

"我的宝贝"我伸手抱在怀里,小声的叫着,熟睡的宝贝轻轻的动了动嘴,好像在回应我,我的眼睛湿热的,我期待着期待了太久的小生命。

站在床边的季牧云已经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穿着一件黑色条纹衬衫,剃了个脸,把头发梳得整整齐齐。

我抬头看着他,季牧云在我的注视下单膝慢慢跪下。

我的眼睛映出季牧云深情的撇眸,我看着他向我伸手。

"赵伟良,你还愿意嫁给我吗"季牧云说着打开了手中的盒子,里面静静地摆放着一对印有DR标志的简易铂金戒指。

我的手被季牧云轻轻拉了过来,"你没有拒绝我,就是同意了。"

我用颤抖的指尖看着自己,无名指的位置被季牧云轻轻地戴上了一枚戒指,仿佛戴上了一生。

季牧云笑着看着我手上的戒指,然后在我迷离的视线中献身的献吻。

"再给我一次机会,你会和我一起回家吗?"

我慌乱地点点头,觉得一切都很美好,很不真实。

但如果真的是梦,请不要再让我醒来。

……

我在医院呆了一个多月,最后在我的强烈要求和医生的保证下,被季牧云允许回家。

季牧云对之前的婚房有点忌讳,想再换房子,但感觉没必要,如果是这样,房子就成了季牧云永远过不去的一道坎。

所以我回到了原来的房子。指纹代码只给我和他。

季牧云在开车,我坐在副驾驶抱着季绵绵,一路上季牧云问了我几十次,是不是觉得不舒服。

我一遍又一遍地回答没有,最后回到熟悉的小区,车子沿着小路行驶,最后停在了家门口。

季牧云停下车,第一次没有下去,我转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握了握他的手,心里有点冷。

"我们到家了"我笑着说,语气从来不轻快。

季牧云抱着孩子跟着我,示意我开门,我伸手听到开门的声音,然后进去的时候愣了一下。

房子内部已经完全改造,换上了我最喜欢的暖色调。

地板上铺着深色的地板,上面有精致的淡金色图案,飘窗的窗帘也换成了田园风光的墨绿色,双层铺着浅白的飘纱。

各种卡通造型的气球绕着天花板飘来飘去,五颜六色的丝绸飘落,每个气球上都挂着一个小铃铛。

一阵风吹过,房间里想起了一个愉快清脆的铃声。

我从来没有想象过它是什么样子,什么是真正的幸福,什么是幸福的感觉,什么是幸福的形状!

偌大的客厅里摆放着硕大的玫瑰花束,浓郁的香气弥漫整个空间。

“喜欢吗?”

季牧云抱着季绵绵凑了过来,眼中带着期待,邀功似的问道。

我抬手捂住嘴,明明很开心的事情,我一定不能哭。

可眼泪还是忍不住,季牧云伸手将我搂在怀里。

窗外是七月的流光,天空是蓝色的,树叶是绿色的。

我把自己埋在季牧云的怀里季牧云低头笑了笑,他在耳边说的话让我仿佛听到了玫瑰盛开的声音

“赵微凉,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