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专题 > 正文

描写图书馆静的排比句子 对图书馆安静的描写

描写图书馆静的排比句子

图书馆是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每当我来到图书馆,就从一个挺着腰板,一个正正当当的人变成了一个蹑手蹑脚的。

仿佛图书馆典藏云集,走近书架,斑斓的封面是知识殿堂的大门走近图书。

阵阵的墨香是知识殿堂的华灯走进文字。

华美图书馆是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

仿佛图书馆是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

仿佛图书馆静得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

在我的图书馆里各种各样的书籍应有尽有。

无论是世人瞩目的名着,清新似水的散文,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见,星期日的图书馆层层的书架上,一排排的书静静的躺在那里, 机器人忙碌的跑来跑去。

对图书馆安静的描写

因为图书馆太安静了,让你不忍心打破它的宁静,我只得猫着腰尽量不弄出一点声音。

扩展阅读

描写图书馆静的排比句子 对图书馆安静的描写(图1)

多年前,当我在斯图加特西南郊区的马克斯·普朗克学院研究所工作时,我最常去的地方是该研究所的内部图书馆。就单个图书馆的规模而言,它不是很大。三层带地下室的狭长布局采用Eames Office风格装饰,可容纳10人围坐会议的阅读桌,舒适的真皮沙发,每个角落都显得格外安静——不仅因为没有外国读者,还因为研究所本身就深藏在大山之中,图书馆也有远离大山的宁静。除了小收藏,它完全符合我对“完美图书馆”的定义。

在我十年的研究生涯中,我从这个图书馆借了无数的资料。前台随时准备为学者提供强有力的支持,联系世界各地的科学机构,并以参考文献中一两行隐晦的书名为线索,用文件副本或传真副本将材料从千里之外带到我们的办公桌上。20世纪70年代苏联科学家的冶金实验数据和希特勒统治时期的南德水处理论文,都是我写专业文章时从远处借来的。

除了专业论文,内部图书馆还与整个社会的图书馆系统相连,这意味着我可以通过社会成员的身份借阅各种非专业学术资料:人类学、中世纪时代、欧洲动植物分布、图腾信仰和巫术......我用纷繁复杂的材料创作百科式的小说,满足年轻人无限膨胀的虚构欲望。

当时,图书馆几乎是我的整个世界,能够完成所有的精神需求,我想不出一个更无所不能、更神圣、更自豪的空间来站在时间之外。我后来自己创建了图书馆,并担任了10年的主任,但我从未想过写一本与图书馆相关的书。作为一名推理作家,我从未想过写一本以图书馆为背景的推理小说。直到苏珊·奥林的书摆在我面前,我才意识到有人真的这么做了,并以纪实文学的形式,巧妙地将洛杉矶中央图书馆的悠久历史与1986年摧毁图书馆的大火编织在一起,以近乎全息的浸入式方式进行解释,让读者以超越的视角窥视图书馆的方方面面。

描写图书馆静的排比句子 对图书馆安静的描写(图6)

《亲爱的图书馆》

苏珊·奥林,温泽尔翻译

文汇出版社出版

唤醒图书馆的“魔咒”

因为图书馆员的身份,我第一时间被委托担任这本书的译者,但这本书的中文版书名《亲爱的图书馆》并不是我最初的想法,而是出版商经过深思熟虑后的选择,事实上,这本书的英文原名是The Book Book,也就是The Book of the Gallery。恐怕那些在选书的时候连书的简介都不看,而仅仅依靠书名的第一印象的读者,会感到失望的痛苦,毕竟那些在中国市场上被称为书的书,比如博尔赫斯的短篇小说集《沙之书》、克里希那穆提的《生命之书》,都是包罗万象的作品,似乎囊括了整个宇宙。洛夫克拉夫特的小说被称为《死者之书》,是对这种印象的完美印证,然而,《图书馆之书》绝非如此。诚然,这本书的内容也可以说是包罗万象,从洛杉矶的城市发展史到好莱坞影视从业者的怪癖,但这种宽容有明显的时间和空间限制,也就是说,仅对洛杉矶市公共图书馆来说,从1859年成立到2018年作者正式出版这本书,时间跨度约为160年,所有的人、事、物都围绕着上述两个严格限制的时间和空间,偶尔会发散,但也解释了相关时间和空间中出现的许多现象。

例如,作者提到他在开始后不久就在图书馆长大,然后花了很长时间讲述他在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图书馆的童年故事,讲述他在成长过程中如何逐渐偏离图书馆,以及图书馆的“诅咒”是如何再次被唤醒的。第九章,第一部分探讨人类焚毁图书馆的历史,用威廉·布雷泽的作品讲述了公元前213年秦始皇焚毁书籍、埃及亚历山大图书馆的反复焚毁和修建,以及公元640年图书馆被彻底摧毁,然后讲述了图书馆死亡、战争、事故、政治的诸多原因,以及以焚书消防员为主角的巨著《华氏451》的创作过程和出版过程...这样的发散性内容,动辄撒上几千甚至几万字,穿插在书中的每一个角落,一旦仔细研读发散性内容,很容易发现基本上可以细分为两类,一是强化图书馆的概念,比如作者自己与图书馆相关的经历。对心路历程琐碎而真实的剖析,可以帮助那些无法站在洛杉矶中央图书馆前门的人,在涉及到类似场所时产生广泛的情感共鸣,毕竟——谁的心里从来没有过《亲爱的图书馆》呢?从幼儿园的儿童书柜,到小学同学组织管理的班级图书角,再到大学图书馆的自习或休闲时光,也有专业图书馆和公共图书馆作为工作之余知识和消遣的补充,作者笔下的图书馆往事,其实是每一位读者的共同记忆,情感代入后,配合细腻的场景描写和日常描写,作为主角的洛杉矶中央图书馆似乎近在咫尺。

描写图书馆静的排比句子 对图书馆安静的描写(图13)

图片选自《世界上最美最美的图书馆》,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

“我决定烧掉一本书”

长期担任《纽约客》杂志主笔的苏珊·奥林懂得如何用琐碎的细节来还原曾经出现在眼前的真实场景,也经常用一点幽默作为点睛之笔,她经常一下子列出很多细节,每一个细节都是当时视觉或听觉上的焦点,或者是能让还原的场景显得更加真实的必要点缀。例如,在描述中央图书馆的问讯处时,她首先抛出它的昵称(南加州答疑网)、它的受众(特别指出东海岸人民在东部时区当地图书馆关门后对问题的需求)、它的声誉(虚构的咒语、如果你不做决定就打电话给图书馆)、它的连续性(图书管理员长期保存电话记录);然后,通过电话记录的详细描述,很自然地列出了大量有趣的问题——多达十个,每个都是精心挑选的,比如解释奇怪的书名、为特定的单词找到双关语等。,每一个都足以让读者发笑。随着阅读的深入,我们对咨询台的观察变得更加全面,理解也变得更加具体,这种具象性并不是朝着某个方向继续加深,而是朝着各个维度扩散,仿佛同时打开了无数扇门,每扇门后面都有更广阔的空间,让我们感受到大小,但始终恪守“点对点”的原则。

书中的另一个分歧方向,如果只能用一个词来概括的话,无疑是火这个词,除了上面提到的众多图书馆火灾和烧书事件,最引人注目的是第五章《我决定烧一本书》中的现实生活实验:假设1986年洛杉矶中央图书馆的火灾是由纵火引起的,囚犯们做这件事时会有什么感觉?带着这样的疑问,苏珊爬上自家后院外的山顶,点燃一根一根的火柴,烧制了一本平装本的《华氏451度》,在书中详细记录了这个实验的整个过程,整个过程就像一份严谨的科学报告,但细节却相当细腻唯美,尤其是书中对燃烧书页声音的描述,被比喻成“花洒喷头喷出的淡淡的水声”。它体贴入微,准确到任何读者都能立即理解,就好像它直接在他耳边响起。

从《烈火》是连接洛杉矶中央图书馆时空场域的唯一叙事脉络来看,我们也可以认为《亲爱的图书馆》是一部广义的推理小说,侦探是以第一人称进行长期调查的作者。她翻阅了大量的档案资料,挖掘了当年几乎所有的线索,走访了现场的每一个目击者——甚至包括那些被火灾调查人员忽视的人,最终成功地还原了书中当年的“犯罪现场”。至于有足够线索支撑的逻辑链是否真的能成立,凶手是否确实是众所周知的哈利·皮克,或者其他人,这里自然不会有随意的谜团。不过,这里也很容易揭开另一个谜团:专门讨论中文译名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上一篇文章故意提到这么多"书"?-嗯,因为书的每一章都以库"卡"开头。章节没有单独的标题,完全根据标题、出版年份、作者姓名、库号,或者出版媒介。比如,书的第一章标题是《燃烧的书》、《燃烧的橡胶》、《燃烧的Chrome ", "燃烧的爱》......既然如此,列出一堆“书”的原因就不用多说了。

中国出版界有很多书,但其中有一本确实与《亲爱的图书馆》相似,那就是尼尔·盖曼的小说《墓地之书》,甚至英文名《墓地之书》的结构都对应,是一个关于一个被墓地养大的成年人最终走出墓地的童话故事,与这本书中哈利·皮克的人生经历相比,颇为相似。

(作者是作家、诗人、翻译家)

作者:文泽尔

编辑:蒋楚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