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专题 > 正文

三十载友人生日聚感言

悠悠三十载而去,乃是幸识之年限起始至今。

回首,三十载去矣,皆属四十过奔五之人,倍荣幸之事,数十载情谊如鲜依旧,未曾有半分缺失损害,如始之,情炼浓。

因受生活所迫,各有其家需己挣钱而生,生活之不易,人所皆知,且适逢班之日,故悉友之生日也是临晚之时,即便如此,吾还是往而聚,仅为祝友生愿其快乐。

友不在其多,在于真。

历岁月之洗,经时光之染,悟之自深。于尘世之间,狡诈虚滑涤去,留沉真情实感于心,倾力尽心而为,无愧于心,不乱于情,在真然间往来,自实情中交接,此般真然甚好甚慰。

吾虽六音不全,但在此时此刻,竟是友之生日,即便是赶鸭子上架,也还是得为之高歌一曲,真诚所致就不追求完美,是情之使然,先其一首《生日快乐》之歌,再来一曲《兄弟》尽兴。

情不在于滥,而于真。

古人村语有:繁不真是赘,需不实而累,虚不真而困,滑不腻而幻。既如此,何不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呢?求真务实,精炼而存真,如此安好。

高山流水,俞伯牙自小酷乐,于自然中使悟真谛,遇知音,知音不存,宁摔琴而不再抚。乃虽不及此,但还知其意,故惜之爱之,不强求,不勿施,遵循自我,自足矣。

惜其真心然,始至诚。

于此,祝友生日快乐,安康最幸福,至耄耋之年,吾与君,还能共饮话叙,煮一壶酒,下一盘棋,如此,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