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专题 > 正文

文白夹杂的句子 押韵的调侃句子

文白夹杂的句子

作者运用了古汉语,使文章显得典雅,同时作者写出了高邮成鸭蛋与众不同的特点。

让人一读,相信我,使你明智的选择吾愿汝日日乐也,望你天天得快乐,而你所愿者,望众生皆天天开解释:,老子西出函谷关,被关令尹喜强而著书,这是一句经后世转述而成的文白夹杂的话。

例如不说,最后一节因父亲来信是文言,引用原句,他想要变革,但是如果全部变革了,社会上的人却是没办法跟简洁: 文章通体干净。

没有多余的字眼,即使一个,字、一个,也是必须用才用,除了夹入了一些文言词语示例②:。

我走的地方不少,所食鸭蛋多矣,但和我的家乡的完全不能相比,曾经沧海难为水,他乡咸鸭蛋,我实在瞧不上,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唐孟郊《梁子吟》。

押韵的调侃句子

龙不吟虎不啸,小小喷子可笑可笑 天黑路滑,社会复杂,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不是社会人,别唠社会嗑 3群主,一群之主,监督群员慎言,克尽职守,有事无事,红包抖一抖,幽默搞笑押韵的句子 别用你的肺说话。

说出来的都是废话,我也想好好学习啊,可是一回家电脑就勾引我, 发呆这事做得好是深沉,做不好就睡着了, 总觉得自己的性黄瓜在于拍,人生在于嗨风里鲲鹏欺大鸟, 雨中雏燕竞轻俊, 今朝我欲乘风去, 大展雄才高万仞, 横扫天下邪与恶, 一泻君子千古恨, 雪岳越战越勇.越挫越强.不放弃,不抛弃, 智慧联合,所向无敌, 振奋精神,迎接挑战,开创未来,再创佳绩,头屑更出众, 你是风儿我是沙,你是皮鞋我是刷,你不理我我自杀, 亲你一小口,咬你一不要瞎想了,好好学习吧, 秀发去无踪, 耐心和持久胜过激烈和狂热, 走自己的路。

扩展阅读

文白夹杂的句子 押韵的调侃句子(图1)

老舍是享誉海内外文坛的“幽默家”,他一向以独特的幽默风趣风格著称,嬉笑怒骂皆成文章,老舍的幽默不是油嘴滑舌,只为一笑置之而追求表面的笑点,而是更追求生活化,在生活的世俗矛盾中欣赏喜剧,戏谑而不谩骂,使幽默更有深刻的思想底蕴,形成丰富的内在艺术力量。

老舍四十多年的文学生涯,也是他幽默创作的四十多年,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像老舍这样以鲜明独特的风格几十年一以贯之的作家,不仅首屈一指,而且独树一帜,以他骆驼般的勤奋,创作了850万多的文学艺术作品,极大地丰富了我国乃至世界的文学宝库。

老舍通晓中西文化,通晓古今,他的幽默来源于西方文化,但主要来源于北京水土的耕耘,这也是北京文化的体现。老舍在北京出生、长大,对北京的一切了如指掌,因此有人称他为北京的土地大师。北京的自然景观在老舍的笔下成为色彩鲜艳的画面,充满诗意之美。与此同时,对北京独特风土人情的描写,如诸多繁文缛节一样生动:举行婚丧嫁娶、炫耀演讲、庆生庆生、生日聚会,甚至“洗三个”,真是有钱人真讲究,没钱人也讲究。还有一些丰富多彩的节日和习俗等,为他的作品增添了浓浓的幽默感。

老舍向来以独特的幽默风趣著称,段子骂人成文章,在其众多的作品中,老舍塑造了三教九流、五行八作、理发师、洋车夫、相声演员、鼓手、茶馆、拳舞棍、三姑六婆、八旗子弟、妓女窑妹、秋霸巡警等多种市民阶层人物形象,包罗万象,无所不在。老舍将20世纪文学领域的平民文学推向了顶峰,同时也为后来颇具京味儿的幽默文学创作提供了艺术范本,他的胸前似乎藏着一本幽默语言的活字典,词汇之丰富令人难以置信,运用得心应手,让人如观鸟般飞跃,郭沫若曾称赞他的作品:“楷书的每一寸都蕴含着幽默,字字震耳欲聋。"这里粗略总结一下老舍幽默的语言技巧

反讽是表扬和批评,表面上肯定,实质上否定,意在嘲讽和讽刺,具有很强的揭露力和批判力《二马》中有一位英国传教士易牧师,他在中国传教20多年,对中国了如指掌,堪称一部长了腿的中文百科全书,他是真的爱中国人。当他半夜睡不着的时候,他总是祈祷上帝快点把中国变成英国的附属国。他含着泪告诉上帝:如果中国人不让英国人控制他们,这些黄脸黑发的东西就永远上不了天!易牧师,他真的很爱中国人。好一个中国人"朋友"!他是怎么"爱"的?就是希望上帝快点把中国变成英国的殖民地。在他看来,如果中国人不接受英国人的奴役,他们的灵魂将无法得到拯救,他们怎么能升天呢?这真是黑帮讽刺只是说我们想表扬却又想批评,在这种对比中,我们感到幽默。

并不是所有的比喻都对幽默有好处,有新奇也有过时,有聪明也有平庸,而幽默来源于对新奇和聪明的追求,《四世同堂》里有这样一个场景,胖女人大赤宝认为日本人会获得进一步的权力,但中国似乎正在失败,于是她极力敦促丈夫管小河当官,为日本侵略者效力,据她估计,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她得意洋洋地对管小河说:“管小河,你听到了吗?我虽然是个老太婆,但我的学识一点也不比你们男人低!勇敢点,不要错过机会!”管小河愣了一下,然后笑了:“你说得对!你简直是个会思考的坦克!用坦克车这个笨手笨脚的家伙来比喻大红色的包还真是惟妙惟肖,但如果直接说大红色的包是坦克车,这里不伦不类,毫无幽默感,老舍把比喻认定为会思考的坦克车,让比喻本身变得可笑。这种可笑源于思维与坦克车的强烈反差,从而暴露了大红包故意卖国的丑恶嘴脸。

歌曲的直接意思不是直接说出原意,而是故意用委婉含糊的说法来代替原意,举个《茶馆》里的例子:一段便衣特工吴祥子和宋思子勒索王利发的对话,非常经典,简直让人叹为观止,两个家伙面带微笑,语气婉转,相互呼应,要钱不提钱,只说那个意思。如果他们不给“那个意思”,就不要怪“让那个意思尴尬”。表面上他们友好而不温不火,但实际上他们用柔软的刀杀人。短短三言两语,这两个角色狡猾和恶毒的本质特征就被刻画到了骨子里。委婉、曲折和含蓄的暗示取得了强烈的讽刺和幽默效果。

利用重复和重复,不是无味的重复和啰嗦。适当地利用重复,可以表达和表达迫切的愿望和强烈的感情。在短篇小说《离婚》中,老舍对黑暗现实的批判向我们展示了作家独特的观察力和想象力。例如,他写了吸走人民血汗的财政局:“公务,公务很好;世界上没有公务,人类一点也不痛苦。公文,公文,没有头,没有尾,没有没完没了的公文。只有一件事是真的——讨厌是真的——人民想要钱。这个怪物吃钱,吐公文!钱去哪里了?没人知道。我看见有人买了一栋洋楼,一辆汽车,和一个年轻的妻子;公文是每个人唯一能看到的东西。》作者用幽默的口吻,用笑声代替愤怒,揭露了反动政府巧立名目送去捐款,掠夺民脂民膏的铺张浪费和享乐,老百姓被迫出卖自己的孩子,却安逸占据

《茶馆》第二幕,陆铁嘴对王利发说:我改抽白面烟了,你看哈德曼烟又长又松,一顿饭下来就空了一大块,就为了白面烟,大英帝国的烟,日本的白面烟,两个大国一个人伺候着我,这是不是小福气?帝国主义的经济侵略已经渗透到中国人民日常生活的每一个角落。他不以抽洋白面烟为耻,却以此为荣。多么麻木,多么可笑,多么悲哀!他说傻话,做傻事,自以为胸有成竹。这嚣张的表演,产生了令人啼笑皆非的幽默效果。

拟人化的方法用事物来表达自己的意志,并将情感体现在事物中,增加了语言的情感色彩,如爱与恨、赞美与批评。在小说《骆驼祥子》中,它生动地描述了祥子在烈日和暴雨下拉车的悲惨场景,展示了大自然风雨创造的“苦刑”。这种“苦刑”不仅是对祥子一个人的,也是对整个穷人的。因此,作品中这样写道:“雨落在富人身上,也落在穷人身上;落在正义的人身上,也落在不义的人身上。事实上,雨是不公平的,因为它落在一个没有正义的世界上。雨的不公正实际上是一种社会不公正,这表明了作家对祥子悲剧的社会原因的深刻揭示。所谓情感包容,就是赋予事物强烈的情感色彩和一定的动机,把某种无意识的结果变成一种有意识的有意识的行动,幽默往往由此而来。

谐音双关语利用谐音和近谐音的条件,使词语具有双重含义,词语寓意此消彼长。《茶馆》第二幕中,老伙计李三面对繁重的工作,愤愤地发出:“提高!提高!越改越酷! " "一切都提高了,工资为什么不随之提高? " "酷是好的谐音,用谐音营造幽默,反映了人们对所谓提高的失望。

用谐音是主宾重叠而成的压缩判断或描述句,这种句式看似平淡,实则新奇,具有独特的修辞效果。《骆驼祥子》第八节,高妈出于好意,劝说祥子放下钱财,谋取利益,她说:祥子,我告诉你,在你的口袋里,孩子永远是孩子,你放手,钱就付了。《一个孩子,永远是孩子》是一个强调的谐音,即客体强调主语;《金钱会得到报酬》是一个描述性的谐音,使人联想到金钱与金钱之间的某种神秘关系,寥寥数语道出了商业和贸易中的一个客观事实,也刻画出说话者的精明,从而产生幽默的效果。

附庸风雅附庸风雅是一些人为了追随名流雅士,故作文质彬彬,故作高深的一种荒唐行为,在《赵子越》中,描绘了一场闹剧:周绍莲和赵子越不会写新诗,但也不懂古诗,甚至把胡言乱语当成杜诗,周绍莲站在台阶上苦苦思索这首诗。想了半天,他很容易想到两句古诗,又加了一两个空字算新诗,一边摇头一边哼道:“‘北雪......犯了......长沙!’‘胡雪......是寒......万家!’”胸口没有一点墨水,不懂装懂,用胡言乱语与杜诗作比较,用假事实自欺欺人,从而产生了强烈的幽默感。

自嘲自嘲就是自嘲,是最有效的心灵沟通方法,它能引起对方的注意,使对方产生情感共鸣。《我的生活》中的主人公从装修工变成了巡逻警察;虽然他讨厌做这种工作,但还是忍不住相处,他自嘲道:把制服本身拿去,也很烦,夏天就像牛皮一样,让人臭气熏天,汗流浃背。冬天,它看起来一点也不像牛皮,倒像纸;它不允许任何人在里面多穿衣服,所以他不得不让风从他的胸口进来,从他的背上出去,把整个大厅都打了!"说起来很容易,但实际上是无奈的自嘲。这种充满辛酸的自嘲也是一种自慰,一种幽默,也是一种善良和宽容的曲折表达。

曲解与曲解所谓曲解,就是一种歪曲的、荒谬的解释,即一种轻松的、戏谑的态度,随意地解释一个问题,把两个看似毫无关联的东西挤在一起,制造出不和谐、不合理,却又出乎意料的效果。《二马》里有一段话,一位医生告诉马氏父子:在英国多吃牛肉,身体会好起来。在这场欧洲战争中,英国打败了德国,因为英国士兵每天都吃牛肉。这段话荒唐可笑。突破常识,违背规范,就会产生不和谐感,产生强烈的幽默效果,再比如散文《到济南》中的这段话:这是我第一次来济南,挤出站,汗流浃背,治好了一点感冒,还是挤走;有序的社会是可以治好感冒的,可见事情没有绝对的好坏,所以相对论大概就是这么想出来的吧?爱因斯坦想出相对论是因为拥挤治好了感冒。当然,这是个大笑话。但是这个笑话有效地嘲笑了一个没有秩序的社会。"

文言文与白话文中的文言文混杂在一起,增添了一种乐感,也为语言增添了一种特殊的韵味,在《西红柿》一文中,作者说西红柿是一种“进口货”,原名西红柿。在中国要想获得幸运,必须要有一个过程。起初,它处于一种尴尬的境地,不太受欢迎。文章介绍说:把它当作水果。它没有甜瓜甜,也没有甜瓜脆,把它当蔬菜吃。煮熟后,没有屁味,是一堆,没有‘咀嚼头’;它最适合生吃,但味道不是水果、甜瓜、蔬菜,可以停下来!"在这里,作者首先用平行木偶来阐述,然后用粗俗来创造幽默,最后以文言文结束。在文章的一小段中,技巧错综复杂,变化多样,总是吸引读者的注意力。读起来很有趣。

使用夸张,就是故意夸大,或者说夸大,以突出事物的某种特点,夸张的使用必须以现实生活为基础,而不是无边无际,使之夸张合理,不像现实而胜于现实。在小说《红旗下》中,有一段描述家人和朋友一起吃饭的情景:酒过三巡,没有人喝得半点醉,菜是两种口味(蚕豆和肉酱),“宴会”进入紧张阶段——热汤面条上来了。每个人似乎都忘记了礼让,甚至忘记了说话。房间里吞面的声音铺天盖地,虎啸龙啸。房间里吞面的声响铺天盖地,虎啸龙啸,大吃大喝的英勇行为让我们仿佛亲眼所见,这里使用的夸张也是一种幽默,它给普通的家庭和朋友聚会带来了一层放大,产生了强烈的幽默感。

老舍在中国现代文坛上自立门户,在中国现代喜剧文学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老舍的幽默风格凸显了老舍的艺术才华,成为他区别于其他作家的重要标志,老舍的幽默绝非油嘴滑舌。他只追求肤浅的笑料,以求一笑而过,而是追求更生活化的做法,在生活的平凡矛盾中欣赏喜剧,戏谑而不滥用,使幽默来源于事实本身的荒谬,并不是从言语中硬挤出来的。他追求更高的观点和更深的思想背景,使幽默达到更高的水平,产生了悲伤和喜剧相互交融的形式,讽刺和抒情相互渗透的方式,形成了丰富的内在艺术力量。读老舍的幽默作品,往往不仅让人忍俊不禁,更让人深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