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专题 > 正文

一场探亲,恰似一场旅行

不管漂泊多远,都记得故乡泥土的芬香,不管多少年远离故土,亲人永远是你心头的思念。

母亲思亲心切,使我们有幸在今年的春节,跟母亲回老家探亲。

出发之前,母亲就告诉我,大舅住在一个很偏僻的山村,虽是贫穷了点,但是山水很好。

我们开始启程了,经过五六个钟的高速,很快来到了镇上,我们走过一段坑坑洼洼的泥路,终于来到山脚下。

停车在通往山顶的水泥道边,抬头只见一座座巍峨的高山,看不到前边的路,我很难想象山里还住着人,母亲嘱咐我,山路很多转弯,开车要小心点。

行在山路上,虽然道路两旁全是青山,开满各种各样的野花,但我神经绷得紧紧的,一点也不敢放松,这是我开车以来,最考验我开车技术的一条路了。山路真是十八弯,像一条长蛇蜿蜒在山腰,消失在远方的山的尽头。转弯时看不到对面,我只得频频按喇叭,有些接近180度的转弯,加上山路崎岖,开得我心扑扑直跳。

驶在半山腰,雾气渐渐多起来,路旁的青山,蒙上了一条薄薄的轻纱,山峰在眼前若隐若现,变得神秘起来,越往上,耳朵有回音响起,感觉听力变差了,气温也开始变凉,山风吹来,带着丝丝的寒气。

不知转过多少弯,我们终于见到了房屋错落有致的小村庄,宛如行在一张画上。直来到一座瓦房前,妈妈惊喜下车,和前面欢迎我们的舅舅一家,亲切地握手问候。

我钻出驾驶座,张开双手放松酸痛的腰背,大囗呼吸,放松自己紧张的心情。

啊,这空气真是清新啊!空气里夹杂着树木的清新味道,我从来没有呼吸过这么纯净的空气,开车的疲惫一下子消失了,心也变得安静下来。

大舅的房子,建在半山腰,是四间一排过的瓦房,前面有个水泥坪,水泥坪周围,是用天然的石头砌成的矮墙,墙上自然生长着几株野花野草,把小屋点缀得古朴雅致。

我在屋前转了一圈,发现四面是山,山外还是山,我们被山包围着,我正要四处走走,却被大舅一家热情地请进了房屋。

刚走进家门,就闻到一股茶叶的清香,原来大舅的客厅里摆放着好多的茶叶,舅舅说这是今年刚炒好的新茶。

待我们坐好,舅舅拿出茶壶,抓了一把茶叶,熟练地放入茶壶中,倒进开水,热完杯子,洗完茶叶,重新倒上开水,闷了一下,深黄亮丽的茶水,在茶壶一提一悬中,涓涓流入杯中,顿时茶香四溢,舅舅热情地说:“来喝茶,喝茶!”

我们正品着茶,和舅舅唠着家常,舅妈这会端出了一盆子的番薯、芋头和一些糖果,招呼我们品尝,"都是自家种的,刚出锅,来,都试试。"

也许赶了一天的路,我真的饿了,喝着大舅泡的茶,吃着舅妈蒸的芋头、蕃薯,都觉得特别有味道。

晚上的饭菜是舅舅亲自下厨,为我们接风的。坐到桌前,面对一桌丰盛的菜,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想象不出这偏僻的小山村,也能做出这一桌子菜。

杯子里盛着自酿的红酒,桌上有皮色金黄的鸡肉,极其鲜美,鸡肉既有弹性,又很嫩滑,重要是瘦而不肥腻,轻轻一咬,淡淡的鸡香味,不由让人回味。肥厚的鱼肉,煎的两面金黄,没有一点鱼腥味,看着就已经按不住筷子了,一盘香芋扣肉,也散发着诱人的香味。还有一锅大骨炖的菜头汤,是我从未喝过了一种汤,汤非常地清淡甜美,煮烂的菜头,咬去边沿的纤维层,菜根肉入口即化,我不住向大舅询问,这是什么菜呀?你从哪弄来这么多食材呀?

舅舅的回答更让我吃惊。鸡是自己圈养的,鱼是山塘里捞的,芋头、青菜、米饭都是自己种植的,还有那个菜头汤,菜头就是大菜根(大菜是用来腌咸菜的,剩下的根常用来炖汤),特意留下几颗给你妈吃的。

听完舅舅的介绍,我迫不及待地想到村里去看看了。

早晨,一阵阵婉转的鸟叫声,把我催醒了,我睁开眼,望向窗外,就发现自己被厚厚的雾包围了,我赶紧穿上衣服,洗漱完毕,奔向门外。

天呐,这还是人间吗?简直就是仙境,到处白雾飘飘,近处的景物,若隐若现,远处雾越来越厚,完全盖住了远山,行走在其中,不见人影,却闻谈笑声,这境界真像是游走天宫啊!

走着走着,雾气弄湿了我的眉毛,脸庞和头发,我才觉得有些清冷。

太阳艰难地从厚厚的雾中探出头来,顿时霞光万道,雾渐渐地变薄,变薄,数不清的山头,在雾中若隐若现,最后露出真容,好一片青翠欲滴,连绵不断的青山,山靠着山,山围着山,而我正行走于青山怀抱中。

早饭后,我跟着大舅,看了圈养的成群的鸡,还有山塘里嘎嘎叫的鸭子,顺便在山塘里钓了几条大草鱼,阳光洒在山塘,波光粼粼,金光闪闪,像是一池摇碎的金子。走在山间,吹着山风,我无不感慨乡下的生活多么让人惬意啊!

最令我喜欢的是那片郁郁葱葱的竹林,每一株竹子都秀丽挺拔,直冲云霄,新生的竹子,层包裹,却也亭亭玉立,别有一番神采。金色的阳光,钻过竹丛,在竹林里投下斑驳的影子,甚是好看。最是欣赏山的边沿岩石缝中生长的竹子,身处险境,依然傲然挺立,无所畏惧,不禁让人想起清代诗人郑燮的《竹石》中句子“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锤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我喜欢这片竹子,喜欢它高风亮节,喜欢它坚贞不屈。

最觉得有特色便是那片茶树林了,修剪整齐的丛林,一厢厢,又一层一层地向山上延伸,形成一片翠绿的梯田,美丽极了。

翠绿的茶丛中,传来了一阵阵欢笑声,茶农们戴着草帽,挎着竹篮正在欢乐地劳作。

晚上,大舅搬出一张桌子,摆在门前大坪上,边饮茶边闲聊。山村的夜安静极了,昆虫们的夜间演奏格外清晰,远山变得一片漆黑,几盏灯光点缀其中,发出柔和的亮光,给人一阵阵的温暖。

天空特别纯净,那是我从未见过的深蓝,满天都是一闪一闪的星星,像一只长勺的北斗星座,告诉我那边是北方,白茫茫的银河,让我遐想牛郎织女的美好传说,我在城里从来没见过这样清澈的星空。

吹着山风,赏着夜景,我回想着,白天跟着大舅在山村看到的美景,涓涓的小溪流,到处是翠绿的山,还有纯淳朴的村民们自给自足的欢乐生活,这些是城里人所追求的恬淡生活,在这里却唾手可得,他们根本不需要像城里人要去旅行,去寻一种安静的生活,因为他们天天都身处其中。我想哪天我要旅行了,我再来这里探探亲就好。

“雅,早点睡,明天大舅带你去做竹筒饭、 窑鸡,窑番薯。”大舅的话,把我从想象中拉回。

第二天起来,大舅早已准备好了食材:泡了一夜的糯米拌入了肉沫、香菇、豆子等配料,杀好抹盐的鸡,腌制好的鸡翅和鸡腿包上芭蕉叶,或用锡纸层层包裹备用,还有蕃薯、芋头……

来到一片空旷的竹林,大舅就地取材,砍下几条长长的竹筒,分成段,在中间开洞,熟练地把糯米和配料,塞进竹洞,加适量的水,削一截干净的番薯封住洞口,一截竹筒饭便弄好了。大舅又用大的竹子,交叉钉在泥土上,做成支架,把竹筒饭架在上面。

在旁边的空地,用锄头挖出灶型,拾来成型的泥块,垒成一个土窑。

一切准备就绪,拾来足够多的干树枝,点上火,开始煮竹筒饭,也开始烧土窑,顿时炊烟四起,我们欢呼,期待着美味的产生。

竹筒饭在火上吱吱作响,土窑也烧得通红,这时大舅吩咐我们,掏干窑里的灰,把包好的鸡腿鸡翅,还有番薯芋头,一齐投向窑中,大舅赶紧用锄头压碎土块,包住食物,还弄来新土,垒成小土堆,点上一柱香,开始计时,等待食物在土堆里变熟。

终于开窑了,大舅小心翼翼地挑开土层,拣出所有的食物,番薯被烤得外皮收缩,剥开锡纸,露出焦黄的窑鸡、鸡腿、鸡翅,顿时田野间香气四溢,我忍不住垂咽三尺。

终于开吃了,竹筒饭带着竹子的香气,糯米入口粘香有韧性,土窑的食物带着泥土特有的芬芳,不油不腻,这是我平生吃过最好吃的食物了,竟然吃得忘了饱。

土窑

后来,大舅还带着我去挖竹笋,去深山摘野果,去小溪摸石螺,到茶园里摘茶叶,看炒茶……一切对我都是那么地新奇,有趣。

四天的探亲悠闲时间到了,我有些依依不舍,四天来满眼是山中美景,满腹是乡村美食,满心间是悠闲自在和浓浓乡情,我里暗暗想,下次我还要来。

一场探亲,恰似一场旅行,生活在这里慢下来,风景在这里美起来,心灵在这里飞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