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专题 > 正文

病来如山倒,痛去一身轻

前日感觉左边牙疼加剧。左上中牙疼痛多年,不能咀嚼硬食。前日疼觉之初,直接认作仍是旧牙,不以为意。几天来纠结改稿,耗心费力,着急上火,加剧牙疼自在理中。至晚,疼痛更甚,意识到有误。涮牙时仔细摸索,才发现疼牙其实是左下后牙。看来火气不小。

昨晚改稿至晨,大功告成,上床。牙痛连连,迷思漫漫,朦胧入眠,醒来痛感稍轻。早饭进馆叫一碗牛肉面,面条入口,轻嚼即牙疼钻心,不得已,囫囵吞枣了事。中午单位食堂炒面,其中有肉有芹,都是病牙大敌,于是忍疼割爱。

昨天,终日牙疼,至于上下牙不能互触,牵扯喉咙也疼,只得微张口,轻吞口水。中午勉强忙完手头事,想动笔筹划了几个月的一稿,先网上浏览前人相关文章,阵阵牙疼竟致文字文意滑脑。室内室外徘徊,手足不得其位,动笔更是无缘。

忍至下班,路过牙科诊所,心念一动:如此牙疼,晚饭怕都是问题,不如弄些止疼药度关。进诊所,求医生,止痛片倘卖无?医生问诊,三言两语,称要看一看才能开药。于是安排橙中坐定,手机开灯,口中照过,颌下摸诊,断定牙龈严重发炎,说出医案:“要输液,才能彻底治疗。”生来最怕打针,印象中只有一次大醉虚脱被抬进医院输液,甚至为免抽血而逃避体检。因而诉求医生,先吃药一试,无效再输液不迟。于是,医生开给三盒药,能吃三天。

路中买得油饼和面团生饼,预为两手准备,晚饭或炒菜吃油饼,或调汤用生饼揪面儿。捱至家中,牙疼难熬,勉强烧水服药五粒,再无他趣,于是上床蒙头大睡,其实朦胧而已。一小时后,妻回家,叫醒问知牙疼,便去忙饭。感觉牙疼减去大半,基本恢复往常,不碍任何活动。但心懒依旧,于是继续赖床。半小时后,牙疼全消,已然躺身不住,起床,沙发就座,只等饭来张口。

常言道,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果然。一牙疼而全身卧床,恰似不周山倒,但抽丝于我,或许仅在心懒反应。常言复道,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五粒药,两小时,忍过熬过,病去无痕,一至如此,快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