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语录网 > 专题 > 正文

大旗英雄传:第十三章 英雄铸剑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突听风雨中又自传来了一阵兵刃相击之声。

一叫尖锐的女子口音道:“孝儿,困往他,莫伤他性命,只要他说出怎会认得铁中棠,说出铁中棠此刻在哪里,你就莫为难他。”

铁中棠心头一震,闪身避到高大的海大少背后。

风雨中已有一团青光剑气裹着两条人影腾跃而来,还有一条人影在旁随着剑气移动。

来到近前,凝目望去,才看出剑气中的人影乃是一个手挥长剑的紫衣大汉,和一个左手持刀、有手持拐的黑衣蒙面人。

随着他们在旁观战的,却是个手拄鹤头拐杖的银发老妇。

那紫衣大汉剑法沉稳迫急,一丝不苟,施展的乃是光明正大的正宗剑术,长剑转动,当真是滴水难入。

那黑衣人刀中来拐,攻势虽辛辣,但脚下却甚不便,仿佛跛了一足。左手的刀法,也似有些生疏,显见是初练这刀中夹拐的左手刀法未久,是以此刻早已被紫衣大汉的霍霍剑光逼住,毫无还手之力,若非那紫衣大汉未存伤他之心,只怕他此刻便已要被伤在剑下。

中年大汉、青衣少女,齐齐展动身形,方待赶去援救,霹雳火却已大喝道:“盛大娘,快令孝侄住手!”

众人齐都一呆,中年大汉也不禁顿住脚步。

那银发老妇与紫衣大汉,正是盛大娘、盛存孝母了。

盛大娘目光一转,笑道:“你这老儿怎么也在这里,为何要老姐姐住手,待我先逼这厮说出那姓铁的下落,再与你叙阔。”

霹雳火大声道:“不必问了,铁中棠的下落小弟知道。”

那黑衣人身子一震,招式大露破绽,但盛存孝却存心放了他招,盛大娘亦自惊奇,道:“你知他在哪里?”

霹雳火笑道:“他此刻已被司徒笑那狐狸说动了,背叛了大旗门,此刻正与司徒笑、黑白兄弟在一处。”

盛大娘大奇道:“真的么?”

霹雳火笑道:“小弟几时骗过你盛大娘,小弟亲眼见到那铁中棠与司徒笑有谈有笑的一起回去了,此刻只怕是在落日牧场了。”

盛大娘不觉呆了半晌,摇头笑道:“老身到外面去转了一趟。想不到竟会出这种奇闻,孝儿,住手吧!”

盛存孝长剑一收,急退三步,面上似乎微带惋惜之色,竟似乎在惋惜铁中棠怎会变节背师。

铁中棠屏息躲在海大少身后,心中却是感慨交集。

此刻风雨更急,夜色已临,此问情势又如此混乱,盛大娘母子目光虽锐利,却也不曾注意到他。

那蒙面黑人垂着刀拐,面色虽看不到,但神情却是黯然悲伤得很,仿佛突然失去了什么。

盛大娘目光一扫,却向他笑道:“看不出你竟已当了瓢把子了,势力倒还不小,好,瞧在霹雳老弟面上,放你们走吧!”

青衣少女已来到这黑衣人身侧,此刻突然冷笑道:“好,我也就瞧在他的面上,放你母子走吧!”

盛大娘面容微变,大怒道:“你说什么?”

青衣少女冷冷道:“我虽不愿与男子动手,但你却个幸是个女千。”她目光虽冷漠,但言语却锐利如刀。

盛大娘突然咯咯笑了起来:“小姑娘,你难道是想与你家盛大娘动手个成?”

青衣少女冷笑道:“你真聪明,倒听出我的话来了。”

盛大娘笑道:“哎哟,好利的口,若是你的功大有你的口一半犀利,也就不错了,但只可惜……”

她含着笑故意轻叹一声,缓步向青衣少女走了过上。

霹雳火等人素来知道盛大娘心辣手狠,此刻都不禁在为这青衣少女暗暗担心,但又不便劝阻。

奇怪的是青衣少女这面的人,却都似心定得很。

盛大娘接日道:“只可惜你瞧瞧你这双手,又白又嫩,绣花倒可以,怎么能与人动手呢?”

笑语问她己轻轻伸出手掌,去握那青衣少女的手掌。

那青衣少女非但不避不闪,反而将手掌迎了上去,反握住盛大娘的下,冷冷笑道:“你的手也不粗嘛!”

两人千掌相握,盛大娘笑道:“哎哟,你的手……”语声突顿,身子仿佛震了一震,面容立刻变为苍白。

那青衣少女笑道:“我的手不太嫩吧?”缓缓放开手掌。

盛大娘瞧了她两眼,突然一言不发,转身就走,口中沉声道:“孝儿,走!”说到走字,身形已在三丈开外。

众人都不禁惊得呆往了,不知道盛大娘为何如此,若说这少女武功能惊退名满江湖的盛大娘,谁也不敢相信。

盛存孝亦自呆了一呆,道:“不等等田兄了么?”

盛大娘脚步不停,沉声道:“他见不着我们,自会回去的。”

盛存孝也是满面惊疑,匆匆向霹雳火抱了抱拳,随着盛大娘飞奔而去,袖中却似在无意问落下了一只丝囊。

霹雳火拾起丝囊,盛存孝已去得远了。

他忍不住打开丝囊瞧瞧,里面却只是一粒丸药,霹雳火也认得这正是盛大娘独门暗器天女针的独门解药。

一时间他不禁更是奇怪,喃喃自语道:“怪了,存孝行事素来谨慎,怎会让这解药掉下来?”

要知凡是独门暗器的解药,在江湖中俱是无价之宝,那独门暗器的本门中人是万万不该让它随意遗落的。

转身望处,那青衣少女左掌捧着右腕,花容失色,身子也渐渐开始颤抖起来,正是中了大女针的征象。

霹雳火心头一动,这才知道盛存孝方才已看出他母亲在掌上暗臧了天女针,两人一握之下盛大娘显然被青衣少女内功所震,而青衣少女却也遭了天女针的毒手,盛存孝不忍令这女子丧命,才故意遗落下这独门解药,他这一念之仁,不但救了青衣少女,也救了他母亲。

那边黑衣跛足人与中年人汉武振雄也己看出青衣少女的异状。大惊之下,齐都过去探问。

青衣少女惨然一笑,轻轻合上眼睑,惨笑道:“好厉害的的毒药。我只怕……只所已是无救的了。”

黑衣跛足人、武振雄都变色惊呼起来,突听霹雳火大喝一声,道:“不要紧,解药在老夫这里。”

那黑衣跛足人又惊又喜,颤声道:“真……真的么?盛大娘天女针乃是独门暗器,你怎会有她的解药?”

霹雳火长叹道:“老夫人哪里会有,这只是盛存孝留下的。”

黑衣跛足人呆了一呆,轻轻伸手接过解药,那青衣少女也霍然张开眼来,道:“他为何要救我?”

霹雳火苫笑道:“老大那位盛大姐虽然是心狠手辣,但她儿子的仁心侠义,却是江湖罕见、天下无双。”

黑衣跛足人垂首叹道:“若换了别人,我此刻也没命了。”

海大少突然挑起了大拇指,大声道:“想不到紫心剑客竟是如此一条汉子,俺无论如何也要交他一交。”

那青衣少女接过解药,突然取出一物,交给霹雳火,道:“这是我掌伤的解药,你去交给他吧!”服下那药丸,在雨中坐下,运功调息,再不说话。

霹雳火接过少女交给他的木瓶,呆了一呆,感慨丛生,长叹道:“人道救人便是救己,这话当真一点也不错。”

海大少朗声道:“盛大娘虽然咎由自取,但看在盛存孝的面上,你便该快将解药送去才是,还呆在这里做甚?”

霹雳火道:“正是!”脚步方动,突又顿住,望着海大少苦笑道:“她到哪里去了,老夫又怎么知道?”

海大少道:“这个……这该当如何是好,再迟只怕来不及了。”

话声来了,风雨中突又急急冲来两人。

前面一个少年,虽然也是黑衣劲装,蒙面巾却已失落,气喘咻咻,神情狼狈不堪。

还有个长身玉立,面容冷漠的少年秀士紧紧贴在他身后,黑夜中望去,形如鬼魅,又宛如他的影子一般,他顿住身形,少年文士也随之顿住。

这黑衣少年奔到近前,长喘了口气,立刻笑道:“好险好险,幸亏我还机警,终于将那穷秀才甩下了。”

武振雄早已变色,沉声道:“你是一个人回来的么?”

黑衣少年得意的笑道:“自然是一个人。”

众人见他明明是两人同来,却偏说是一人,心头又不禁为之大惊,这秀士打扮的少年,轻功竟如此惊人。

武振雄仰天一笑,大喝道:“相公好俊的身法。”

黑衣少年茫然道:“师父你老人家在对谁说话?”

他身后的少年文士突然轻轻一笑,道:“我!”

黑衣少年身子蓦然一震,霍然转身,那少年秀士如影随形又到了他身后,身法有如鬼魅一般。

武振雄大喝道:“躺下去。”

黑衣少年随声扑倒在地上,拧头而望,那少年秀士方自转步从他身侧走了过去,他这才知道人家竞始终跟在他身后,掌心不禁泌出了冷汗。

那少年秀士虽然身上也早已被雨水淋湿,也沾了些泥污,但神情间却仿佛是穿着最最干净的衣服似的,丝毫不见狼狈。

他目光四下一扫,朗声大笑道:“好,好,很好。”

海大少见他虽然也颇英俊,但神情间那种志得意满,故作潇洒的味道,却实在令人见了有气,忍不住骂道:“好什么,好个屁!”

霹雳火却已接口笑道:“好臭。”

少年秀士面上的笑容突然不见,冷冷道:“看两位相貌堂堂,怎么出口便是村鄙之言,岂非令人齿冷!”

海大少只装作未闻,故意深深吸了口气,转头叹道:“果然是臭的好,不但是臭,而且还有些酸酸的。”

霹雳火正色道:“只怕是闷坏了的陈年臭屁。”

众人虽被那少年秀士武功所惊,但听海大少、霹雳火两人一搭一挡,嘻笑怒骂,也不禁都“噗哧”笑出声来。

铁中棠此刻又早已闪身到那些劲衣大汉身后。

此刻只有他在暗暗担心,他见了这少年秀士的轻功,知道海大少、霹雳火两人还不是此人的敌手。

那少年秀士瞧了他两人几眼,目中已有杀机闪动,却突然笑道:“田某谨遵师训,绝不先向别人出手。”

他蔑然一笑,冷冷接道:“不知两位可敢动田某一动么?”

海大少突然自霹雳火掌中取来那木瓶,放在地上,学着那少年口吻,冷冷道:“这木瓶也从不先向别人动手,不知你敢动它一动么?”他口声本极清亮,此刻却故意说得尖声细气,众人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少年秀士再三故作矜持斯文,说话也咬文嚼字,此刻却也忍不住怒喝道:“我就偏偏毁了它,看看它是什么变的!”

喝声中已伸出手掌拍向木瓶,只是他还生怕瓶中是什么毒物,是以出手丝毫不敢大意。

海大少大笑道:“这木瓶也没有什么古怪,但里面装的却是盛大娘救命的解药,毁了它,盛大娘就没命了。”

少年秀士手掌已拍及木瓶,掌力也已发动,此刻掌势突然一顿,硬生生撤回掌力。

真力回收,竟将那木瓶吸上掌心。

铁中棠见了这少年掌力竞已到了收发自如,大小由心之境,心头更是大惊,思潮运转,再三想猜出这少年的来历。

却听海大少哈哈大笑道:“咱只当他真有两手,哪知他却连个小小的木瓶也不敢动手。”

霹雳火道:“这年头世上装模作样的人当真不少。”

少年秀士却似是未曾听见,拔开瓶塞,嗅了两嗅,变色道:“蟾华霜,盛大娘无非已身受内腑之伤么?”

他目光一转,冷冷说道:“但此间又有谁配以掌力震伤盛大娘的内腑,依田某看来,各位都有些不像。”

海大少笑道:“田某看不像,田鼠看就像了。”

少年秀士缓缓道:“我看你两人却像是一对活活的乌龟。”他如此作态,突然骂出“乌龟”两字,委实要叫吃上一惊!

但海大少却仍不动怒,正待反唇相讥,叼阵,霹雳火却已火了,厉喝道:“好小子,你只当老夫真的不敢动手?”

少年秀士大笑道:“你若动手,就不再是活的了。”

霹雳火大喝一声,双臂齐振,大步而上,周身骨节,都已格格作响,那少年秀士也敛住笑容,眉宇间立现杀机。

铁中棠大是惊惶,只怕霹雳火与海大少止、番要将数十年辛苦博来的声名,从此毁于一旦。

就在此刻,那盘膝静坐调息的青衣少女,突然一跃而起,也不见她身形有何动作,却已拦在霹雳火身前。

那少年秀士见到如此迅快的身法,不禁吃了一惊。

霹雳火却沉声叱道:“姑娘闪开。”

青衣少女冷冷道:“此人乃是我家之敌,盛大娘也是被我所伤,阁下为何却偏偏叫我闪开。”

她仍然冷漠,瞧也不瞧霹雳火一眼,霹雳火却不禁被她说得呆了一呆,只得负气退了开去。

那少年秀士目光上上下下瞧了这青衣少女几眼,面上不禁现出惊奇之色,道:“盛大娘是被你所伤的?”

青衣少女道:“你若不信,也可试试。”

少年秀士又自瞧了半晌,突然大笑道:“在下本待出手,怎奈瞧了姑娘这双如水眼波,却再也下不了手了。”

海大少冷冷骂道:“想不到这厮瞧见女子,说话竟似变了个人,连骨头都仿佛突然轻了四两。”

霹雳火冷哼一声,道:“本来就不是个好东西。”

这少年秀士眼睛瞬也不瞬的瞪着青衣少女的眼睛,却又像是未曾听到两人这番嘲骂的言语。

青衣少女却仍然冷冷道:“既是如此,我瞧你不如快将伤药送回去吧,再迟只怕那‘生’大娘便就变成‘死’大娘了。”

少年秀士大笑道:“在下乃是被她礼聘而来对付几个耍大旗的朋友,其余的事,全都不管,她死不死,也与在下无关。”

铁中棠心头又不禁为之一震,暗晴忖道:“此人若是专来对付我大旗门的,倒当真是个劲敌。”

他想来想去,竟想不出本门中有谁能是这少年的克星!何况纵然有人能胜得了他,他们中的师长,岂非更是难敌?

一念至此,他不禁越想越是心惊,只望能知道盛大娘是自何处请得此人来的,那边的言语,已都听不入耳里了。

青衣少女也冷冷瞧了那少年秀士几眼,冷冷道:“如此说来,你此刻是不愿就走的了?”

少年秀士道:“不错,暂时还不愿走。”

青衣少女道:“你要怎样?”

少年秀士目光一扫,狂笑道:“在下只要瞧瞧那些嘴上能伤人的朋友,手上是否也能伤人?”

青衣少女冷冷一笑,道:“你要如此,也与我无关,但我也先要瞧瞧你,看你到底有什么能耐敢留在这里!”

少年秀士朗声大笑道:“在姑娘面前,在下虽也想自谦两句,但若论武功一道,在下却是不敢菲薄的。”

青衣少女道:“如此说来,你的武功是不错罗?”

少年秀士笑道:“岂只不错而已。”

青衣少女冷冷道:“那么就练手功夫让你瞧,你若能照样再练一遍,什么事都由得你。”

少年秀士双眉轩展,大笑道:“当真是什么事都由得我?”

青衣少女冷“哼”了一声,道:“不错!”突然自腰间拿下一条丝绦,随手一抖,丝绦立刻伸得笔直。

少年秀士大笑道:“这还不容易,看来姑娘要什么事都由我了!”

突然顿住了笑声,再也笑不出来。

原来就在那刹那之间,青衣少女手腕一送,丝绦笔直脱手飞了出去,而她的身形,却也已轻烟般飞起,竟在那悬空的丝绦上缓缓走了几步,丝绦方待落下时,她已反腕抄在手里,飘身落下,冷冷道:“这容易么?你来试试。”

她缓缓将掌中丝绦送到那少年秀士面前,那少年秀士却早已惊得自定口呆,哪里敢伸手去接。

海大少、霹雳火面面相觑,心头充满了惊赞,他两人虽是脾睨一时,从不服人的硬汉,对这样的轻功身法,也只有口服心服,那少年秀士望着眼前纤掌中的丝绦,额上更已渐渐泌出了冷汗。

青衣少女冷冷一笑,道:“如此容易的事,你也不敢试么?”

少年秀士反手擦了擦额上汗珠,突然强笑道:“姑娘轻功身法,似已练至返璞归真,身化微尘,几能驭气凌虚之境,中原草泽中竟有姑娘这样的身法,当真教田某出乎意料之外了!”

青衣少女冷笑道:“这告诉你,草泽之中,本就是卧虎藏龙之地,什么人都猖狂不得的,你若不敢试,就快些走吧!”

少年秀士道:“但在下却待请教请教姑娘的来历?”

青衣少女面色突变,叱道:“我的来历,你管不着。”

少年秀士沉声说道:“当今天下,能教得出姑娘这样武功的人,据在下所知,也不过只有南、北两人……”

那黑衣少年听他说到这里,突然大喝一声,挥拳扑了上来,厉声喝道:“你还在这里罗嗦什么?快滚!”

喝声中,他已狂风暴雨般攻出五拳,招式虽不精妙,但拳风虎虎,显然两膀也有着千斤神力。

那少年秀士头也不回,脚步微错,长袖后拂,轻飘飘避开了这几拳,口中却接着道:“而这南北两人,在下都颇知道……”

那黑衣少年仿佛更是情急,拳势更见猛烈,口中不住连声厉叱,使得那少年秀上语音混乱,难以分辨。

青衣少女突然幽幽一叹,道:“么哥,让他说下去。”

她语声虽然温柔,但对这黑衣少年却似有着极大的力量,他果然立刻闪身后退,但面容上却隐隐呈现出悲愤之色。

海大少等人见了又不觉大是奇怪,不知这其中又有何隐秘,转目望去,武振雄与那残废之人,神情也突然紧张起来,而那青衣少女目光中也带着异样的激动,沉声问道:“那南、北两人是谁?”

少年秀士目光闪动,道:“这两位奇人声名虽然不为世俗所知,但以姑娘这样的武功,怎会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青衣少女眉头微微一皱,仿佛凝思起来。

少年秀士道:“姑娘无论是出自这位两奇人哪一位的门下,都与在下有极深的渊源,姑娘又何妨将来历告知在下。”

青衣少女仍在凝思,目中却是一片茫然。

少年秀士面上突然现出希冀之色,目光直直的盯视着她,口中缓缓念道:“雷鞭落星雨,风梭断月魂……”

青衣少女喃喃道:“雷鞭……风梭……”

少年秀士大声道:“这两句话,姑娘也不知道么?”

青衣少女摇了摇头,目光四转,只见众人口中也都在喃喃低诵着这两句话,面上神色,亦自茫然不解。

少年秀士呆了半晌,面色大是失望,摇头叹道:“若说姑娘不是出自他两位老人家门下,在下实难相信。”

青衣少女神情突然激动起来,锐声道:“什么风梭、雷鞭,我从来也没有听说过,你快走吧!”

少年秀士道:“但姑娘的武功……”

青衣少女顿足道:“快走快走,你的话我不要听了!”

少年秀士又自呆了半晌,终于长长叹息一声,大声道:“既然如此,在下一年之内,再来领教!”

话声中他袍袖微拂,凌空后掠,冲破了风雨,划空急去,但见他凌空微一转折,身形便已消失无踪了。

那青衣少女,目中却突然流下了泪珠,转过身去,背对着众人低声啜泣起来,仿佛心中有甚伤心之事。

武振雄黯然道:“么儿,还不快去劝慰荷姐……”

那黑衣少年垂首截口道:“荷姐只是想早些知道自己的来历,早些离开咱们,孩儿劝慰也是没有用的。”

武振雄面色一沉,厉叱道:“胡说!”

青衣少女霍然转过了身子,大声道:“孩儿身受义父与大叔的救命之恩,纵然自知身世,也不会想要离开的。”

那残废之人黯然叹道:“你莫要听么儿胡说,他……他……”

青衣少女道:“何况……孩儿只怕永远也不会想起以前的事……”突然以手掩面,又自啜泣起来。

黑衣少年呆望着她,目中似乎也泛起了泪光。

海大少、霹雳火心头更是骇异,想不到身怀如此惊人武功的少女,竟连自己的身世来历都不知道。

武振雄干咳了一声,望着他两人抱拳笑道:“两位仗义相助,在下无可回报,不知两位可愿屈驾敝处,待在下敬三杯粗酒。”

霹雳火侧目望了望海大少,海大少笑道:“你我化敌为友,正该来痛饮三杯,庆祝一番。”

武振雄大喜道:“久闻天杀星大名,果然是条豪爽汉子!”

霹雳火笑道:“莫非老夫就不豪爽了么?走走走,老夫倒要瞧瞧,今日究竟是谁先醉倒!”

转过身子,高声呼道:“小兄弟,小兄弟、……”突然变色道:“海老弟,我那小兄弟呢?怎么不见了?”

风雨之中,铁中棠果已踪影不见,不知在何时走到哪里去了,方才人人都被那少女轻功所惊,竟没有一人看到他的去向。

霹雳火顿足大骂道:“好个忘恩负义的小子,老夫救了他的性命,他却连话也不说一句,便偷偷溜了。”

海大少笑道:“你这老儿火气可倒真不小,俺看那少年却不似忘思负义的人,想必是有什么事先走了。”

他拉起霹雳火的臂膀道:“你我先去痛饮几杯,那少年若真的忘恩不来寻你,俺愿输你个东道。”

霹雳火口中却仍在骂骂咧咧,但脚步却已跟着他走了。

武振雄与那残废之人,领路先行。

黑衣少年却悄悄走到那青衣少女身侧,垂首道:“荷姐,我方才说错了话,你莫要怪我好么?”

青衣少女轻轻点了点头,突然伸手拉起少年的手腕,柔声道:“你是我的好兄弟,我怎会怪你?”

黑衣少年目中立刻闪耀起喜悦的光芒。海大少瞧着他们,轻轻笑道:“老哥,你瞧出来了么,看样子这少年人是爱上她了,是以生怕她走。”

霹雳火展颜笑道:“少管别人闲事,吃酒去吧!”

风雨之夜,道路自是分外难行。

众人走了约莫半个时辰,前面方自现出点点灯火,是个小小的村落,村口竖立着一块木牌,简陋的写着:“铁匠村”三字。

武振雄笑道:“这里便是蜗居所在,两位莫嫌简陋。”

霹雳火目光眨动,似乎想说什么,却又忍住。

这小小的村落,屋舍整齐,房屋仿佛俱是新造,正有不少妇人孺子立在门口,似在等着夫婿归来,而那些黑衣蒙面的汉子到了这里,也俱是向武振雄与那残废之人行礼作别,回到等待着他们的门中,抱起孩子,欢笑低语,妻子们便在身侧为他们擦着身上雨水。

霹雳火越看越觉奇怪,忍不住脱口道:“怪了怪了!”

海大少大笑道:“俺也正在奇怪……”

武振雄截口笑道:“两位可是看这里不像个强盗窝么?”

霹雳火大笑道:“的确半分不像,是以老夫才觉奇怪。”

武振雄笑道:“我兄弟虽也做些绿林生涯,但所得财物,却分毫不动,全都用做济贫之举。”

霹雳火道:“那么你们又何以为生呢?”

武振雄笑道:“打铁!我手下弟兄,全都是扫铁好手,是以这村子虽偏僻,生意倒也不错,但等到道上有肥羊路过,而且带的是不义之财,弟兄们探听确实,穿上黑衣,蒙上面中,就立刻由打铁的铁匠变成绿林的好汉了。”

霹雳火拊掌大笑道:“妙极妙极,这样的强盗,江湖中倒当真少见得很,若是再多几个,那就更妙了!”

海大少笑道:“看来淹这侠盗之名,从此要转赠阁下了!”

相互大笑间,已来到一座极为宽敞的瓦屋之前。

这片瓦屋虽然宽敞,但也建筑得十分简陋,门口也悬着块木牌,算做招牌,上面以黑漆写着:“神手打铁,专制各种巧器。”

迎门一间阔厅,宽有数丈,却放满打铁用具,制成的物件,上至刀剑,下至锅锄俱有,当真是五花八门,佯样齐备。

穿过此房,便是待客之地,简陋的房屋中,四面都堆满了酒坛。

海大少大笑道:“这样的地方,当真是投了俺的脾胃。”

霹雳火接口笑道:“到了这里,老夫也不想走了。”

武振雄送来干同热茶,又将那黑衣少年带来相陪,笑道:“这便是犬子武鹏,生得呆头呆脑,两位多指教了!”

霹雳火见这少年粗眉大眼,英气勃勃,身子更是精壮如铁,不禁摇头苦笑道:“老夫要也有个这样的儿子就好了。”

他老来无子,见着别人的儿子,心中总是甚多感慨。

海大少目光四处一望,忽然笑道:“方才还有位兄台,使得好一手刀中夹拐的功夫,怎么不出来厮见?”

霹雳火道:“还有那位青衣姑娘,老夫更是钦佩得很!”

武振雄苦笑道:“那位柳姑娘身世奇特,性情也有些奇特,但她……”突然长叹一声,住口不语。

这时一个菜布上,那残废之人,也已走了出来,他不但身子残废,面上亦是伤痕斑斑,令人不忍卒睹。

武振雄立时便为霹雳火与海大少引见,但不知是有意抑或无意,只将这残废之人唤做“赵大哥”,却未说出他的名姓。

酒过三巡,窗外风雨更急。

那赵大哥突然问道:“方才两位说起有位铁中棠已投入了落日牧场,这话可是真的么?”

霹雳火道:“老夫亲眼所见,自是真的。”

赵大哥呆了半晌,复又喃喃叹道:“真的?怎会是真的?”

霹雳火目光一亮,道:“莫非兄台认得那铁中棠么?”

赵大哥急忙笑道:“在下只是闻得其名,却不认得他。”

霹雳火目光在他那创痕斑斑的面容上凝住了半晌,忽然拍案道:“老夫总觉兄台眼熟得很,不知在哪里见过?”

赵大哥神色仿佛变了一变,武振雄立刻举杯劝饮。

忽然间,外面响起了一阵车辚马嘶声,似已停在门口。

接着,有人朗声道:“这里的主人在么?我家殷夫人与公子特地前来,要打几件铁器!”

武振雄微一皱眉,抱拳道:“在下暂时失陪了。”

海大少笑道:“如此风雨之夜,还有人赶着来打制铁器,看来武兄的打铁生涯果真不错。”

笑语间武振雄己告罪掀帘而出,果有一辆华丽的马车停在门外,拉车的两匹马也极神骏,仿佛是富贵人家所有。

赶车的蓑衣笠帽,立在门畔,问道:“大哥便是管事的么?”

武振雄笑道:“不错,客人要打造些什么?”

赶车的笑道:“你等着,有好买卖上门了。”又奔将出去,启开车门,车中便走下一双衣衫都丽的锦衣男女。

这时,里面房中的武鹏,正在陪笑劝酒。

忽听外面一个娇柔的女子声音轻笑道:“这里可有上好制剑的精铁么,咱们慕名而来,你可不能用劣货充数。”

霹雳火喃喃道:“女子也要打剑,这年头真变了。”

又听得武振雄的声音道:“夫人要打制什么,只要说出尺寸形状来,货色只管放心好了。”

那女子声音笑道:“也没有什么,只是几样简单东西,你先拿纸笔,记下尺寸好么,免得错了!”

接着,便是寻物声,磨墨声。

于是,那女子又道:“先要打一对雌雄合股剑,长三尺三寸,宽一寸七分,一口剑重九斤半,另一口打成八斤,但你要特别注意,这两口剑别的没有什么不同,但剑柄却要打成护手钩的形状,护手上还要带着血糟,柄头要打成空的,里面可以装下两筒花针……你写清楚了。”

里面的海大少嘘了口气,笑道:“这女子不但是个行家,而且仿佛还真有两下子,否则也用不了这样的兵刃!”

霹雳火道:“但听她声音,却像是个卖唱的。”

这时,外面武振雄道:“都写清楚了,夫人还要什么?”

那女子道:“还要打几筒梅花针,图样在这里,这虽不是什么独创暗器,但你也不能再用这图样为别人打造。”

武振雄道:“买卖规矩,本店从不废的。”

那女子笑道:“好,大弟,你要什么,你自己说吧!”

接着便是个清朗的少年男子口音道:“剑,一口剑,只要重三十六斤,长三尺九寸,其它的都无所谓。”

那女子口音句句带着甜笑,这男子口音却似沉重得很。

里面的海大少又自嘘了口气,道:“好重的剑,看来这男子更是个角色,俺还真想看看他们的模样呢!”

武鹏笑道:“酒坛后就有个小窗子。”

说话间他已撤开酒坛,果然有个小小窗口,外面玲琅挂着些铁器,自外望内,被铁器所掩,但自内望外,却可从铁器空隙中看得清清楚楚。

海大少、霹雳火等人忍不住俱都凑首望去。

武振雄正在伏案而书,一面诧声道:“三十七斤的剑,这个在下倒从未打过,不嫌太重了么?”

一个锦衣少年,背着窗口,立在武振雄身畔。

此刻这少年沉声道:“正是要重些。”

他话声微顿,又仿佛自语着道:“若不用如此沉重的剑,怎能胜过他那鬼一般灵活的手腕。”

海大少暗暗忖道:“以重胜快,以拙胜巧,想不到这少年竟已摸着了如此高深的门道,却不知他是谁?”

目光转处,一个宫鬓高挽,体态婀娜的锦衣女子,正自角落中缓绘转过了脸来。

灯火映照下,她那花一般的笑靥,水一般的眼波中,都带着种无可比拟的魅力,当真弄得令人神魂飘荡。

但海大少、霹雳火见了这绝美的面容,心头却齐都吃了一惊,几乎忍不住要脱口惊呼出来。

这锦衣美女,竟是温黛黛。

她眼波横流,娇声笑着道:“我看了他这里所打的几件兵刃,果然不错,大弟你还要什么,只管说吧!”

那锦衣少年仍未回身,只是沉声道:“还要七副手铐脚镣,份量打的越重越好,更要纯钢打成,不易折断的。”

武振雄显然吃了一惊,抬头道:“手铐?脚镣?”

那少年冷冷笑道:“不错,用来铐猩猩的。”

他笑声中含蕴着怨毒与冷削,使得武振雄又自一呆,但这少年却缓步走了开去,脚步轻灵,几乎不带声息、武振雄呆了半晌,方自笑道:“客人贵姓大名,几时要货?”

那少年霍然转过头来,目光直射着武振雄,一字字缓缓道:“你不必问我名姓,交货越快越好。”

灯光下他目光明锐如星,面容虽苍白,但剑眉星目,英俊逼人,尤其眉宇之间所带的那份忧郁与悲愤,更使他平添了许多男性的魅力,武振雄暗叹一声,忖道:“好个英俊的美男子!”

但海大少、霹雳火见了这英俊的面容,却又不禁吃了一惊:“原来是他!”这少年赫然竟是云铮。

他两人却未见到,身后的赵大哥面色变化更剧。

只因这赵大哥正是那义气的汉子赵奇刚,而赵奇刚此刻也认出这少年正是自己冒死自林中救出的云铮。

他将云铮救出后送到自己至交武振雄之处,哪知云铮却自作聪明,误会了一切,竟逃了出去。

那时赵奇刚正在悬崖边哭悼铁中棠——那时悬崖下,沼泽中,九死一生的铁中棠也曾听到他声音。

也正在那时,他遇着寒枫堡门下,一番恶斗下,寒枫堡门下虽都战死,他自己也受了重伤。

等到他挣扎着逃回武振雄处时,云铮早已逃去,他惊急之下,知道那里再不能立足,便与武振雄逃来这里。

他们招集弟子,在这荒地上建起这新的村落,满怀雄心的赵奇刚,要练成刀中夹拐的招式,弥补了他残废的缺憾。

于是他脾肉复生,要以残年劫富济贫。

于是他与武振雄两人,便创出这份事业。

此刻——他见到云铮,实在忍不住要冲出去,向那鲁莽的少年解释一切误会,告诉铁中棠对他是如何义气。

——他若是将一切都告诉了云铮,那么一切事便都将改变,铁中棠也不会再遭受许多不白的冤屈。

但他瞧了霹雳火一眼,却忍住了这份冲动,只因他生怕霹雳火加害云铮,更怕霹雳火知道自己的身份。

他暗自思忖:“只要云铮一走,我便在暗地追踪而去。”

这时,温黛黛却又娇笑起来。

她娇笑着走到武振雄身侧,道:“我大弟脾气不好,你莫怪他,只要你东西打得好,我不会亏负你的。”

笑语中,她忽然伸出手掌,在武振雄手臂上轻轻拧了一下,又自娇笑道:“好结实的人儿,你妻子必定很幸福。”

武振雄呆了一呆,面孔立刻红得发紫了。

温黛黛却仍然银铃般娇笑着,在他面前扭动着腰肢。

云铮面沉如水,故意不去看她,却终于忍不住一步掠了过去,伸出手掌,将她推到一边。

温黛黛眨眨眼睛,娇笑道:“你干什么呀?”

云铮仍不看她,铁青着脸,沉声道:“铁匠,你写清楚了,那七副镣铐上,还要刻上名字。”

武振雄干咳一声,道:“什么名字?”

云铮厉声道:“第一副镣铐,刻‘铁中棠’三字,这副镣铐要分外打得沉重些,好教他再也不能翻身!”

武振雄提着笔的手,突然一震,几乎写不出字来。

云铮却未见到,接口又道:“还有六个名字,是冷一枫、白星武、黑星天、司徒笑、盛存孝和……霹雳火!”

江湖中人,人人俱都只是知道霹雳火三字,而无一人知道这老人的名字,是以云铮说到这里,也顿了一顿。

里房中的人,却都吃了一惊。霹雳火更是勃然大怒,一拳便要向窗外打去,但海大少早已料到他有此一着,急忙伸手捉住了他手腕。

霹雳火怒道:“你休要……”

“要”字才说出,却又被海大少掩住了嘴。

海大少道:“不是俺多事,俺看你与大旗门的冤仇,还是解开的好,与黑星天那般人混在一起,有什么好处?”

霹雳火脸都挣红了,从海大少指缝间支吾着道:“但这小子要为老夫准备一副镣铐,岂非欺人太甚么。”

海大少道:“这……这……”目光转处,突然改口笑道:“你看外面是谁来了,你的事等下再说好么?”

霹雳火只得叹了口气,道:“好,好,你当真是老夫命中的魔星,先放开手,老夫不动就是!”

这时,他已看到外间的变化——

云铮方自说出了那六个名字,温黛黛如水的秋波,正在含笑望着武振雄手掌中移动的笔尖时。

门外忽然响起了一声大喝,一条人影,凌空翻着跟斗,飞掠而来,大笑着道:“哈!哈!果然在这里。”

温黛黛还未转过身,这人形已落到她身畔,拉住了她手腕,她眼睛的溜溜四下乱转,正是那跛足童子。

云铮又自皱起了眉头,温黛黛却展开了笑靥。

她伸出莹白的手掌,在跛足童子面颊上轻轻打了一下,娇笑道:“小鬼,你怎么会知道姐姐我在这里?”

跛足童子眨了眨眼睛,深深吸了口气,紧握住她的手,笑道:“呀,你越来越香,越来越漂亮了,我真恨不得再亲你一下。”

温黛黛娇笑着又轻拍了他一掌,娇笑着道:“小鬼,姐姐在问你话呀,你听到了么?你怎会来这里的?”

跛足童子眨着眼睛笑道:“有个人告诉我的!”

温黛黛一双媚眼忽然睁大了起来,道:“谁?”

跛足童子笑道:“一个我在路上遇到的人,他告诉我你在这里,还要我带件东西来,要我交给你那位痴情种子。”

温黛黛娇笑道:“到底是谁呀?谁是痴情种子?”

跛足童子自怀中取出了个信封,指着云铮嘻嘻的笑。

温黛黛道:“哎哟!你这小鬼,怎么给他取了这个名字!”她笑得有如花枝颤动,云铮脸上却已变了颜色。

跛足童子将信封递了过去,只是笑,也不说话。

云铮满面怒容,更不去接。

温黛黛笑道:“你不接,就让我替你看吧!”

接过信封,取出一看,不禁惊唤了出来:“哎哟,十五万两银子!”

信封之中,竟是张十足兑现的银票!

“官银十五万两整!”

里外两间房中,如许多视线如粪上的江湖豪杰,见到如此巨额的银票,心头也都不禁为之一震。

跛足童子砸了砸嘴唇,睁大了眼睛,叹着气笑道:“乖乖,十五万两,早知如此,我真要放在身上多温一温了。”

温黛黛痴笑道:“若换了我,真舍不得交出来了,喂,小鬼,你弄清楚了么?这是给我的还是给他的?”

跛足童子笑道:“银票若是我的,我一定给你!”

温黛黛眼睛瞧着云铮,咯咯笑道:“你呢?你给不给我?”

云铮沉声道:“没来由的银子,云某不要!”

温黛黛笑道:“哎哟,你若是不要了我可要了,但……喂,这里有张条子,也是给你的!”

她将一张淡黄色的纸柬,交给了云铮。

纸柬上歪歪斜斜的写着:“纹银十五万两,留交大旗门,雪耻复仇,重振基业,莫问来路,云铮阁下慎用之。”

云铮面色微变,厉声道:“这是谁交给你的?”

跛足童子道:“你多问什么,这银子你要就拿去,若是不要么……嘻嘻,自然有别人要的。”

云铮呆了一呆,温黛黛突然轻唤道:“小鬼,你把耳朵凑过来。姐姐我有句话要问问你。”

跛足童子嘻嘻一笑,将身子凑近温黛黛怀里。

温黛黛在他耳畔悄悄道:“老实说,这银子是不是……他,铁中棠叫你带来交给他的?”

跛足童子眨着眼睛,终于笑道:“不错,你猜对了。”

温黛黛嘘了口气,轻叹道:“这人真是古怪……”

跛足童子笑道:“你将耳朵凑过来,我也有句话要问你。”

温黛黛俯下头,跛足童干将嘴凑到她耳畔,深深吸了口气,笑道:“老实告诉我,你为什么这样香呀?”

温黛黛一掌拍在他头上,笑骂道:“小鬼!”

突见云铮身形一闪,掠到跛足童子身旁,闪电般伸出手掌,扣住了跛足童子的手腕,厉声道:“你说什么?”

跛足童干大声道:“你管不着!”他拼命挣脱手腕,怎奈云铮五指如铁钩般,他怎么挣得开?

云铮怒道:“此事与我有关,我自然要管!”

跛足童子道:“吃醋了么?嘿嘿,你吃的什么飞醋,像你这样的男子,人家哪有眼睛看得上你,快放手!”

云铮五指一紧,厉声道:“若不是年你年纪幼小,今日就放不过你……但你若不说,今日也休想逃走!”

跛足童子疼得额上已流下汗珠,口中却狂笑道:“我年纪虽然小,也比你强得多,不像你只会害单思病!”

云铮大怒道:“好刁的嘴!”

跛足童子大声道:“你成不放手?”

云铮冷冷一笑,还未说话,只听跛足童子放声大呼道:“大哥,快来呀,有人在欺负我!”

喝声来了,满堂灯火忽然一黯,微风过处,幻火重明,但门前已多了个满身黑衣的人。

他双袖飘飘,身形有如铁枪般笔立在地上,面目有如石像般,虽无任何光采,但却带着种说不出的慑人魅力。

云铮心头一震,跛足童子已乘势挣脱了他手拿,大声道:“你若有种,就跟我大哥斗上一斗,你敢么?”

他身子一闪,便已躲到那黑衣人艾天蝠身后。

云铮道:“鬼母门下首徒,云某正要领教。”

艾天蝠道:“动手吧,我让你二招!”

他言语冰冷简短,从不多说一字。

但这时温黛黛却已闪身将云锋与他两人身形隔开。

她挡住艾天蝠,柔声笑道:“孩子们的事,就让孩子们自己去解决不好么?我们大人何必管他!”

艾天蝠冰冷的面容,没有任何表情。

温黛黛媚笑道:“其实也没有什么事,你门还是走吧,我那里有羊羔美酒。让我先陪你喝几杯。”

艾天蝠突然挥出长袖,冷叱道:“闪开!”一股强劲的风势随袖而起,满堂烛光又是一黯。

温黛黛自己也被震得跄踉后退,但她口中却仍然娇笑道:“但愿你能看见我,那么你就不会不听我的话了!”

艾天蝠冷冷道:“以大欺小的男子,若是再要女子保护,岂非令人对你失望!”突然大喝:“还不过来动手!”

温黛黛眼波一转,仿佛还要再说什么,但云铮却已自她身畔掠过,口中大声喝道:“要动手的便出来!”

喝声未了,他已冲入风雨中。

艾天蝠袍袖微拂,灯火闪动间,也已轻烟般掠了出去。

温黛黛大声道:“小鬼,你还不快劝劝你大哥?”

跛足童子嘻嘻笑道:“我为何要劝他,要他把那小子杀了最好,那张银票,也就变成你的了。”

温黛黛顿足道:“你大哥若杀了他,我就永远不理你!”

跛足童子眨了眨眼睛,道:“唉,原来你还是喜欢他的。”

温黛黛叹道:“不是,你不知道,你永远不会知道的。”

跛足童子怔了一怔,忽然笑道:“哦,我知道了,你因为他是铁中棠的师弟,才这样着急是么?”

他双掌一拍,接道:“好,那姓铁的我也瞧着顺眼,看在他面上,我就去要大哥手下留情好了!”

温黛黛展颜笑道:“这才是乖孩子。”两人身形一闪,俱都掠出门外。

武振雄目定口呆的瞧着他们,霹雳火、海大少、赵奇刚和武鹏,却已都大步冲了出来。

赵奇刚顿足暗叹,忖道:“他此番走了,那误会又不知要等到何时才能解释得开。”

只听霹雳人亦自顿足叹道:“可惜可惜!”

海大少道:“可惜什么?”

霹雳火道:“那小子绝非艾天蝠的敌手,他若死在艾天蝠手下,老夫的气,岂非无法出了。”

赵奇刚心头一震,大惊道:“那……那人便是艾天蝠?”

霹雳火道:“不错,此人手段之辣,老夫久已知道!”

赵奇刚变色道:“不好!”突然大声唤道:“荷儿荷儿!”

喝声才了,那青衣少女已掀帘而出,她行动迅急,倏忽来去,加以那副冷漠的面容,更令人觉得神秘。

赵奇刚道:“快随我走!”拉起她手腕,急急奔了出去。

武振雄道:“么儿,你照顾着这里!”纵身跃出大门。

武鹏目光一转,躬身笑道:“有劳两位在此照顾一下,小侄前去接应家父。”语声未了,也己飞身而出。

霹雳火、海大少面面相觑,霹雳火苦笑摇头道:“这孩子!”

海大少道:“那位赵大哥,想必与大旗门甚有渊源,听得那少年有险,便急着赶去援救了!”

霹雳火也双眉一皱,突又笑道:“那位姑娘的武功,倒的确可与艾天蝠一拼,老夫也真想去瞧瞧热闹!”

海大少笑道:“这一场剧斗,倒当真不可错过!”

霹雳火笑道:“老哥这店铺……”

海大少突然纵身到那车夫身前,伸手一拍他肩头,道:“好生照顾着这店铺,莫要走了。”

那车夫被他一掌拍得弯下腰去,苦着脸道:“是……遵命!”

海大少哈哈一笑,拉着霹雳火纵身而去。

那车夫眼看着他身形去远,重重将笠帽摔在地上,骂道:“他们支使你,你支使我,倒霉的却是老子!”

突见一条急迅的人影掠上马车,扬鞭打马。

那车夫大惊道:“好个强盗,竟敢抢马!”飞步奔了过去,却被车上人反手一鞭,抽在他脸上。

他负痛惊呼一声,双手掩面,健马长嘶,车声顿起,等他张开眼来,车马早已奔得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