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正文

庚子年话北京-后海:相逢相聚本无意 -花开花落终有时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Hi,我是颢君,

庚子年话北京-后海:相逢相聚本无意 -花开花落终有时

今天和回国后一直没有见面的同事一起约好去逛后海。也许是疫情,让我很久没有这么长时间地步行了。

同事说:“一起去首尔逛街的时候,咱们每天可是一天超二万多步,害得我一回酒店,一堆朋友问我干什么去了。”

“是啊,那是两年前了,如果没有疫情,今年咱们应该去日本而不是南锣鼓巷。”给别人策划欧洲旅游的专业人员的假期一定是花点心思特别订制的。

“你真够土的,见什么拍什么,这儿是北京,你没见过啊?”她有点鄙视着

心不在焉地,却全神贯注地用手机拍照的我。

“当然是见过,不过越看越喜欢,这两年看多了雅典的残垣断柱,觉得我们的胡同太迷人了。”

“我啊,小时候就在后海这边长大,小时候男孩子们就在什刹海里游泳,弄得脏脏的,我哥那个时候就是,我还清楚地记得呢。”她说。

“那你可以做我的向导了!我记得以前都是死水,不太干净,但现在可完全不一样了。”说着我又开始拍照。

“白天这里游客比较多,现在疫情人已经很少了。疫情前这里什么时候都是人山人海,晚上我们经常和朋友一起来泡吧。”她指着水边被封住的建筑,“怎么会这样?酒吧怎么没有了?”

这时,一个举着黄色三角旗的导游带着几位游客从边上走过,边走边介绍:

“这里曾经是咖啡吧和酒吧,因为疫情的原因被封停中。。。。。。”

“我说的呢,你看,那最边上的原来是星巴克来着,也搬走了吗?”同事指着空置着地曾经有过辉煌地一大排沿着水边地建筑物说。

涮肉,烧烤,撸串,啃羊蝎子,约大排档,吃小龙虾,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泡吧,唱卡拉OK,尽情高歌,大声嬉笑,无拘无束,乐而忘返。。。。。。每次回京都会和一群老朋友,老同学,同事们的相聚,原以为随时回来都会有的稀松平常的日子,今天才懂得了它们的价值和珍贵。

谁敢说好日子不会突然地消失,甚至都不会和你说一声再见呢!

“饿了吧?咱们就在对面楼上吃点吧。过了桥就是,我预定了!”同事指着后海边上的一座保留完好的古建筑。

我们沿后海边的汉白玉石柱脚下的路,向着前面可以通过对岸的一座石桥走去,身边不时的骑过多辆具有“老北京特点”的载人观光三轮车,明显地,游客在这里多了起来。

庚子年话北京-后海:相逢相聚本无意 -花开花落终有时

踏上石桥,踱步至桥中间,同事说:“向左看,远处。”

我停住脚步转过身抬头一看,竟然看到了山。“不会吧,是西山?”

“对啊,西山,这儿可是咱燕京小八景色之一《银锭观山》,我说,你真的是北京人吗? 土得掉渣了都,哈哈哈哈。”她又开始笑我。

据说站在北京原四九城内的任何一块平地上,都看不到郊外的西山。唯独站在与地面等高的银锭桥上,却可引颈西望,领略西山浮烟晴翠的绰约丰姿。原来我已经站在了北京有名的《银锭桥》上了!对于这座桥的修建之说可谓众说纷纭,有人说是源于元代,也有称始建于明代,至少已有500多年的历史。但更多的人宁愿相信一个更有趣的故事。

说北京什刹海的形状犹如一个葫芦,前水面为前海,后面大的水面为后海,中间有段细长的葫芦腰盘。但即使再细,也不是人和车马可以轻易逾越的,所以两岸的居民非常的不方便:近在咫尺,却有我在长江头君在长江尾的感觉,见一次面也要走几个时辰。

据说清乾隆时期的大臣刘墉,早就注意到了百姓的不方便,就以什刹海风景宜人邀乾隆皇帝到此一游,并让皇帝绕湖步行至此观山。乾隆步行了五六公里,早已累得气喘吁吁,刘墉见状说:如果陛下在此建桥,则可站在桥头观山。乾隆大喜,即刻命人修建。在选材时,钦点使用银锭:既要在水上见到银锭反射出的波光粼粼,又要显示大清王朝的富贵豪气。

“建成后的《银锭桥》让乾隆皇帝吟咏不已,其中一首诗曰:“银屏重叠湛虚明,朗朗峰头对帝京,万壑精光迎晓日,千林琼屑映朝晴。”特别是在雨过天晴的夏日,碧空如洗,放眼西眺,但见西山郁郁葱葱,层峦叠嶂,令人心旷神怡。”

当然,我宁愿相信这是数代以来京城百姓们智慧的结晶,而各个朝代只是锦上添花而已。今天我站上的这座桥则是1984和2011年经由北京市政府两次重新修缮建筑。在金秋的北京,我站在桥上,已经可以看清西山的层峦叠影!

“这美景不仅是让乾隆皇帝赞叹,文人更是如此:早在明朝,这里的远山、近水、荷花就成了生长在什刹海边的明代文人李东阳眼中“城中第一佳山水”。清朝满族一位杰出的文学家纳兰性德,工书善诗,每值荷花盛开之际,也总喜欢和友人曹寅、朱尊彝等漫步堤岸。近代大文学家老舍先生,更是十分钟爱这一地区,并将其作为他许多小说故事的发生地。”

庚子年话北京-后海:相逢相聚本无意 -花开花落终有时

过了桥,也就感觉到需要增加热量了,于是走进了桥边的京城“八大楼”之首的庆云楼用餐。庆云楼始创于清道光年间,至今还保留着几百年的风格:陈旧的楼梯,狭窄的楼道,开阔的大厅和窗外的美景。在这里,仿佛可以看到纳兰性德临窗而立,吟出“藕风轻,莲露冷,断虹收。正红窗,初上帘钩。田田翠盖,趁斜阳,鱼浪香浮……”,眼中立现一幅美不胜收的纯天然图画。

吃饱喝足,当然还是继续逛逛烟袋斜街上的各种特色小商店。行至鼓楼,突然想起几个月前朋友的邀请,说在鼓楼附近开了一家咖啡厅,于是微信要来定位,约好去喝下午咖啡。

鼓楼东大街上,一个外表看似咖啡小屋的木质结构,狭长而深邃,延伸出很有味道的上下层小包间,和店内咖啡麻布的装饰。特别吸引我的是他们的水单,就像一本老旧的笔记本,倾诉着它的历史!值得推荐的是店主亲自烘焙的咖啡。因为是国内咖啡烘焙业的专业技师,行业的领跑者。当然,也是我曾经的指导老师。

庚子年话北京-后海:相逢相聚本无意 -花开花落终有时

新烘焙出炉的咖啡豆,饱含着果实的香味,再经过适温手冲过滤,呈上的已是萃取的精华。这样的咖啡酸苦平衡,香味浓醇,口感饱满。我不敢贪恋和习惯这种奢侈,毕竟此次回来是因为疫情,而不是享受。两年多未见,自然相聚甚欢,并也从国内餐饮业的层面,获悉了疫情的冲击和影响,真的不易,每个人都在努力着!

也许是很久没有喝到这么浓郁饱满的咖啡了,我们好像依然很精神,依旧意犹未尽。如若不是家里人已经在催促,或者说如果不是刚才看到酒吧已经关门,或许我们真的还会继续。

就在这时,一个南方的朋友询问:“下周去北京,应该穿什么?”她应该是看到我的随时动态了。

“薄大衣或风衣就可以。”我说。

“好的!”对方回答。

于是,两个土生土长的老北京人,就这样圆满结束了新北京的后海之旅!!!

小颢

10月24日/北京

想要阅读我的更多精彩原文,欢迎关注公众号:haojun19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