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正文

塘沽文学:又到槐花飘香时「散文」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又到槐花飘香时

●张德友

近几年塘沽城市的绿化建设,可谓日新月异。大街小巷,居民小区,随处可见花草争奇斗艳,树木枝繁叶茂。虽然很多花草树木叫不出名称,但每日漫步路边,大有身处花园之感,令人心旷神怡。

不过,儿时记忆中的洋槐树却比较少见了。路边有些树木虽然开着串串白花,远远地乍看貌似槐花,美则美矣,却闻不到槐花那独有的诱人清香了。

记得五六十年代,塘沽中医门诊部和海军大院里栽有许多洋槐树,而且海军大院里的那些洋槐树高大挺拔,根深叶茂,树干竟有四十多公分粗。

塘沽文学:又到槐花飘香时「散文」

五六十年代,曾栽有许多洋槐树。

每年春天,万物复苏,洋槐树也渐渐地有了生机,灰褐色的枝条渐渐地呈现出暗绿色,在春风的吹拂下,在春雨的沐浴中,显得越来越滋润,很快抽出一些新的枝条,长满嫩绿浓密的叶子。远远望去,硕大的树冠犹如草原上绿色的敖包。

五月初,槐花就要开了,串串洁白的花蕾缀满枝桠,就象串串珍珠,晶莹剔透。当那串串珠儿轻舒腰肢,花瓣儿完全展开时,被精心呵护包裹着的花蕊绽放出来。花蕊纤细质嫩,呈淡淡的浅黄色。每到这时,才是槐花散发清香的时候。雪白的花瓣,嵌上那丝丝淡黄的花蕊,顿显生机勃勃,朵朵小花恰似精灵一般。它不与群芳斗艳,任凭风吹雨打,执着顽强地孕育着生命。那一簇簇雪片似的花团,层层叠叠,白白的一片,朦朦胧胧地随风摇曳,翩翩起舞。远远望去,如同大海中翻起的朵朵浪花,此起彼伏,煞是迷人。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这是宋代文学家王安石赞美梅花的佳句。如果用此佳句赞美槐花,还真是恰如其分。槐花洁白如雪,时时散发着淡淡的清香,沁人心脾。清晨,人们漫步在林荫下,被阵阵袭来的清甜香气所陶醉!

民间素有槐树成精的传说,所以有些人曾对槐花心存芥蒂。

儿时我的家住在塘沽连塘庄一带,那里的住户大多是贫困人家,家中的女人们也多是不识几个字的家庭妇女。但我家对门的刘娘,却是一位识文断字、颇见过些大世面的老太太。她风姿绰约,讲一口地道的京腔,很喜欢给小孩子们讲故事。槐花盛开时节,她曾煞有介事的告诉我们,老槐树是能成精的,成精后就会吸人精血,你们不要去那些地界玩儿。但是我们童心无忌,左耳听右耳冒,根本没把她说的当回事。现在想来,老槐树成精,在古代神话故事里早就出现过,《天仙配》里就有老槐树开口说话,做媒人,促成了七仙女和董永的美满姻缘。看来,老槐树成了精也是会做好事的,并且还溶入了如此浪漫凄美的神话故事之中。

儿时的伙伴们常在洋槐树下嬉戏。用弹弓打鸟,也会故意射下串串的槐花。那些射术不精的伙伴,打得槐花乱落,树叶飘零。那时的树木未曾打过农药,伙伴们都会拾起槐花,捧在手里闻一会儿,顿觉清香四溢。然后,把一朵朵小白花放进嘴里,慢慢咀嚼,细细品尝。那槐花,气味清香淡雅,口味清爽微甜,让人回味无穷。

塘沽文学:又到槐花飘香时「散文」

槐花的清香,默默地沁入人们的心田。

虽然,槐花没有桃花的艳丽,也没有枣花的浓香,更没有玉兰花的端庄大气,它却在春意阑珊时,借着徐徐的微风,默默地把一缕缕的清香沁入人们的心田。

又到五月槐花飘香时,然而槐花却与我们久违了,心中不免有些怅然。好想再看那槐花串串洁白,好想再闻那槐花阵阵清香,好想梦回儿时,问那伙伴们可还安好,看那早已高龄的洋槐树可曾依旧。

2019年4月2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