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正文

云吞飘香,爱意无疆

视频推荐

  • 1、[00:14]
  • 2、[00:56]
  • 3、[00:52]
  • 4、[03:05]

步骤/方法

  • 原创丨版权:书报文摘(微信公众号id:shubaowenzhai)
  • 未经授权请勿进行任何形式的转载

云吞飘香,爱意无疆

一只只云吞在沸腾的清汤里沉沉浮浮,团团打转;下摆犹如半透明的纱裙,层层叠叠地荡漾;粉红隐约透出青碧的肉馅儿晶莹剔透,令人赏心悦目。每当回忆起父亲包的云吞在汤锅里翩翩起舞的样子,我都心驰神往。父亲爱吃云吞,这是我读大学时就有的认知。18年前,带上录取通知书,父亲扛着行李陪我去大学报到。办理好各项手续后,他随我去饭堂吃午饭。饭堂的餐饮品种繁多,我询问父亲想吃什么,父亲说:“云吞吧。”

云吞飘香,爱意无疆

两碗净云吞端上来,陶瓷大碗里装着清澈见底的上汤,汤面点缀几粒青翠的葱粒,拨开葱粒,鼓着圆滚滚肚子的云吞,宛若精致的白瓷娃娃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我们大快朵颐起来。父亲很快吃完一碗,说:“给我再买一碗吧。”我又点一碗。父亲吃得酣畅淋漓。我猜想:父亲喜欢吃云吞。过了不久,父亲出差顺路来找我。我搜肠刮肚,不知去吃什么。忽然,大学报到那天吃午饭的情形使我灵光一现,于是我带父亲去吃云吞。父亲边吃边不住地称赞“味道不错”。他心满意足的样子使我越发笃定:父亲爱吃云吞。工作后,每逢父亲来看我,我带他去茶楼喝早茶、吃饭,都不忘点一份净云吞。他边吃边和我聊云吞的来历、各地云吞的馅料、云吞在不同方言里的叫法……娓娓道来,如数家珍,让我直呼“爸爸真是个‘云吞通’”。今年疫情期间里的某一天我提议吃云吞。父亲买来面粉、碱水、猪肉、马蹄、葱、虾仁等食材,早早就在厨房里洗菜、剁肉沫、切马蹄粒和葱粒、和面、擀皮……一切准备就绪,开始包云吞。父亲右手用筷子挑起馅料抹在左手的云吞皮上,粉红色肉馅在薄薄的皮中央匀成硬币大小,手指轻拢,再捏回来收口,一气呵成。一只只小云吞仿佛翡翠雕成的工艺品。

云吞飘香,爱意无疆

反观我做的,馅儿要么放得太少,要么太多撑破了皮。父亲看了,哈哈大笑。我走出厨房对母亲说:“爸爸包的云吞小巧精致,好厉害呀!”“当然。”母亲说,“为了做出你爱吃的云吞,他跑遍了书店买与云吞有关的书。”做我爱吃的云吞?我愣住了。母亲继续念叨:“你爸爸还下载做云吞的视频,边学边做;考虑到你不喜欢吃竹笋,换成马蹄……”听了母亲的叙述,我眼前恍若出现了一幕又一幕:父亲下班后跑书店、看视频;研究馅料的荤素比例;煮云吞时边看时间边掌控火候,以免把皮弄破……我带着不解去问父亲。他回忆道,报到那天饭堂里人很多,卖云吞的窗口人少,不想我饿着肚子久等。一大早赶车,他早餐只匆匆吃了点东西,还搬运十分沉重的行李,肚子很饿,就让我再买一碗。他还说,每次去看我,我总是点云吞,就以为我爱吃云吞。知道事情的始末,我诧异、惭愧、自责、感动。我曾自夸孝顺:记得父亲生日;逢年过节不忘问候、送礼物;知道他饮食喜好。我的孝顺如此粗心!我原本有很多话想说,脱口而出的竟是:“爸爸,我下次好好跟你学包云吞,然后亲自包给你吃。”“说好了哟。”“一言为定。”“吃云吞咯。”母亲唤道。我夹起一个云吞,牙齿轻磕,柔软的外皮倐地破裂开来;细细咀嚼,虾仁与猪肉的鲜美伴着葱香、马蹄香,从舌尖至唇齿,拥抱了整个口腔,甘醇绵长。云吞飘香,父爱无疆。

云吞飘香,爱意无疆

作者简介:关洪,在教育系统摸爬滚打的非典型文艺女,左手育人,右手写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