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正文

再回香格里拉,一水一风华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也许你到过藏区很多次,

也许你认为香格里拉只是一个借用美好之名,过度开发的旅游城市。

你在独克宗古城喝咖啡时,雪山顶上炜桑的烟雾正渺渺升起,

你在纳帕海草甸骑马时,对面湖泊沼泽里的黑颈鹤刚好飞过头顶。

你乘坐着石卡雪山的高山索道时,哈巴雪山的终年冰瀑正奏响优美乐章。

你行走在普达措公园的木栈道时,小中甸白桦林的风吹皱了一池湛蓝的湖水。

其实你只是错过了那些真正的诗意与臻美,

你只是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这些远方与时光。

有一些靠攻略与导航走不到的路,

有一些开着越野车看不到的风景。

那是一个传说,当人们翻越万千险阻之后,

将到达一个宁静而祥和的王国,那里有峡谷和森林,草甸与湖泊,

还有鲜花盛开的田园和纯净的空气。

那里常年衣食丰足,

那里的居民有着超凡的智慧,摒弃了偏执、痴迷和贪欲……

香格里拉的冬,述说着一个不可置信却漫长唯美的故事。

11月7日,我再次沿着金沙江顺流而下。

香格里拉,我第二次来的地方,也是梦里来过多次的地方。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生如逆旅,一苇以航。

天是沉默的,

如海般深邃,

帕纳海的水色略有深浅,

却蓝得透彻心扉,蓝得不近情理。

这绵延无尽的普鲁士蓝,是蓝色中最深沉、最幽邃的颜色,

也是我最爱的颜色。

湖面有风,水纹细如鱼鳞,

逆光的青稞架倒映其中,背负着的是沉沉的信仰抑或愿望。

氤氲山间的烟雾,与阳光混合,有一瞬的超脱。

光与影勾勒出的轮廓,是一种不真实的美。

再回香格里拉,一水一风华

再回香格里拉,一水一风华

路上很空,车,总是在畅然而行时,戛然而止。

然后慢慢地倒车。

“是黑颈鹤,我们的运气真好。”

它们是世界上唯一生长、繁殖在高原的鹤,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它们也是迁徙途中飞越过珠穆朗玛峰的高原精灵。

它们栖息于海拔3000~5000米的高原草甸、沼泽、湖泊或河滩,每年10月下旬飞到青藏高原东南部、云贵高原及中印、中巴边境过冬。刚到越冬地的黑颈鹤很胆小,特别警惕,一直在空中盘旋,直到它们认为安全了才会慢慢降落。

所以我们的车停得很远,远到我的镜头都差点捕捉不到。

再回香格里拉,一水一风华

再回香格里拉,一水一风华

一片明黄,可以让普鲁士蓝更动人,

因为强烈的对比色,才能显出彼此的特色。

就像从不轻易敞开心扉的你,却愿意对某个人毫无保留,

就像那个人明明很平凡,可只一眼却让你铭记了一生。

从山顶远眺,

任由山岭村影、朝雾暮云挥洒着想象力,

把一切雕塑得如梦如幻,

桑烟飘过房顶变成哈达,

云雾弥漫苍山晕染成水彩画,

有故事藏在里面。

寂静无人的村庄,诺大的湖面,只有风声、水声与初冬的暖阳。

我遇见了最美的香格里拉,也遇见了自己。

再回香格里拉,一水一风华

再回香格里拉,一水一风华

再回香格里拉,一水一风华

此刻,周围的一切都像是陪衬,

一如,那些照片里被虚化的风景,

一如,那沉醉在普鲁士蓝里的风情,

静谧沉静到无需更多的言语。

一眼,便是万年。

一眼,遍能看到幸福的倒影,

隔着时空彼此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