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正文

古风相思:一段凄美错付的爱情,一夜染红命运的白衣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与卿重逢日,青笺断肠诗』

子夜如浓稠的墨色,安静的透彻,唯有月光如流水般倾泻。半开半合的窗户外,一阵阵桃花的幽香蔓延。

屋内,青涯临窗而坐的挺拔身躯微微一怔,忽然起身疾步踏出房门。

夜深风高,空无一人的花园中,桃花纷落,树影婆娑,遮蔽了月光,入眼漆黑无边,他顿时心寒如雪。

若无蜂蝶惊鸿舞,西风吹谢花成泥。

风吹起他的衣袍,将他眉宇间拢聚的苦涩吹落。他迎风而立,蓦地五指紧握。你早已离我而去,又怎会再现于此?

古风相思:一段凄美错付的爱情,一夜染红命运的白衣

犹记得那年桃花正开得妖艳,少年白衣长剑,随风轻舞如若天外谪仙。落英缤纷中,她素手抚琴,十指纤纤,悠扬天籁如仙乐靡靡,醉人心间。

夜色沉沉,芳香满溢的花园中,他屈膝跪于花泥里,无尽恸痛。憔悴的神态,在他清俊的脸上勾勒出无比沧桑的轮廓。

倘若老天让他再多一次选择,他是否还会如这般义无反顾?那年桃树下眉眼弯弯,十指纤纤的嫣红少女,是这世上最美的女子。

而那一瓣瓣随风轻舞的桃花雨,恐怕也成了他此生仅有的慰藉。

他独自苦笑,起身回到房中,研墨提笔,挥毫勾勒那一抹染色的辉煌岁月,她如桃花般倾城的笑颜,仿若在低声呢喃:

”笺前莫赋断肠诗,与卿犹有重逢日……”

窗外,花落无声,泪过无痕。

古风相思:一段凄美错付的爱情,一夜染红命运的白衣

『纤指弃红尘,为君剑如虹』

渭城朝雨浥轻尘。这是一句很美的诗句。

但是,在璃国,它的意义,就不单单是一句很美的诗,还代表着两个人。

在璃国,人尽皆知,万人称颂。文有定国一丞相,顾朝雨。武有安邦大将军,离轻尘。

时光回溯至十年前,璃国君主因病驾崩,未及立储。几位皇子为争王位,厮杀不止,导致国基动荡。又有北地匈蛮,觊觎璃国繁盛,此时觑得时机,立时起兵进犯。如摧朽拉枯般,璃国靠北琉州十二郡接连失守,百姓流离,哀鸿遍野。

乱世出英杰,时内忧外患,国之将亡之际,顾离二人一文一武,横空出世。顾朝雨布衣入朝,以经世之才,辅新君,稳朝纲。以迅雷之势,平内乱,安朝野。而离轻尘以驻关副将之身,坚忍不屈,以战养战,浴血三载,终击退匈蛮,换来璃国十年边关安宁。

动荡平息,百姓安居,新君王论功行赏,顾朝雨任丞相,表率百官。而离轻尘封安邦候,为大将军,统御十万兵马。但离轻尘征战多年,新疾旧伤缠身,享不得几年富贵,便郁郁而终。不久,其遗子离青涯世袭安邦侯。

丞相顾朝雨念及故旧,亦对将军府多加照拂。幼时,离青涯与顾若颜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今时,两人更是两情相悦,情丝暗投。

古风相思:一段凄美错付的爱情,一夜染红命运的白衣

三月清风,拂面而过。桃花嫣然,旋姿而落。

满园桃花盛开,自随风飘零。落英缤纷中,若颜手持长剑,在微风中起舞。莺燕啼鸣,落蕊纷纷,剑舞翩跹,粉色衣裙与桃花共成一色。此情此景,美可入画。

寂静的地方有些声响,脚步声越来越近,直到停在她身后。原本行云流水的剑舞忽地一滞,早已熟悉的气息,不禁让她心中欣喜,一转身果真看到那白衣清俊男子。

若颜见他长身而立,白衣轻扬,玉面含笑的望着自己,不禁脸颊微烫,流露出几分娇羞。她将长剑入鞘,甜甜笑着唤他:“青涯哥哥......”

古风相思:一段凄美错付的爱情,一夜染红命运的白衣

风吹,花瓣飞舞,心落定。

无论何时何地,看见她的笑颜,总能让青涯安心。尽管是数月之后,他便要奔赴战场,在那遥遥无期,生死难定之地。

青丝发间,情丝三千,被清风撩乱,青涯拥她入怀,心底轻叹。

“匈蛮图谋十年,重犯我边境。边关战事吃紧,我世袭将职,势必掌帅印远征。近日事务繁忙,可能无暇顾及于你。若…日后没有我在身边,你一定要多加保重自己!”

若颜抓紧他的衣襟,像是握紧了此生不容失去的至宝。听着他一遍又一遍温柔的叮嘱,她温顺的点头,眼眸中渐渐凝聚泪光…

青涯心疼的抱紧她,在她垂落的青丝上落下轻吻:“颜儿,别怕,我会一直都在的!我还没有陪你看尽人间繁华,共赏春日桃花…”

她不再言语,嘴角浅浅弯起一道弧度,像是在这一刻做好了某种决定。她缓缓转身,上楼,再出来时怀里抱着一角古琴。

古风相思:一段凄美错付的爱情,一夜染红命运的白衣

清风轻轻拂过湖面,桃树下,落蕊纷纷。她一袭素衣端坐,玉手轻挑银弦,在古琴上不停拨动,一阕天籁便从她指尖倾泻而出。

......

易水萧萧西风寒

将军百战解鞍难

血染江山如画

怎敌你眉间 一点朱砂

负了天下也罢

始终不过 一场繁华

碧血染就桃花

难听刀剑喑哑

莫道不消魂

此后锦书休寄

西风卷帘 人堪比黄花

……

缕缕琴音,恍若来自天池,自风中飘来,像是把所有的婉转,都化作了哀怨。花落伶仃,青涯眉目低敛,只是静静的站着。他害怕惊扰了如画佳人,惊乱了这一幅入画美景。

良久,琴声渐止,一切归于静谧。

她缓缓站起,弃琴于脚下。花落肩头,她抬首绽颜,缓缓笑开,满园的桃花顿时黯然失色!

“青涯哥哥!边关荒僻凶险,你当保重自己,切勿以身犯险,让若颜担忧!颜儿……等青涯哥哥凯旋归来!“

“颜儿,放心吧!如若他日我击退匈蛮,待边关平定之时,便是你我双宿双栖,琴剑和鸣之日。“

“但......倘若君主不肯放你解甲,倘若边关战乱又起,你又如何安心与我双宿和鸣?“声音依旧如莺啼般动听,却在他心头重重一击。

青涯伸手为她拂去被风撩乱的青丝,轻柔的拔下她的发簪,将其放于心口,轻声道:“那便杀了我!“

闻言,她的笑容凝固在嘴角,黑瞳如夜,涌动着刻骨的忧伤!

他心中一颤,蓦然觉得此时清风里,竟然有了丝丝寒意,像极了边关经年不化的雪。

她久久不语,转身背对而立,语音清冷:“青涯哥哥,若你真的违了誓言,我定会血染你白衣!“

他慌了心神,从未察觉,嫣然温柔如她,竟有如此决绝的一面。

……

古风相思:一段凄美错付的爱情,一夜染红命运的白衣

在青涯离开的第二日,她便命人封了古琴。

为助他,她易钗而笄,弃纤指红尘,扶上冰冷剑柄,就此为君剑如虹。

古风相思:一段凄美错付的爱情,一夜染红命运的白衣

边关告急,战事一触即发,一言不合,瞬间将会尸横遍野,生灵涂炭。皇城一纸诏书而来,青涯奉命率领大军奔赴前线。

但青涯却没有想过,若颜会尾随大军而至,孤独的守在离他最近之地。

匈蛮久居北方寒苦之地,兵将悍勇,尤善骑射。面对强敌,明枪暗箭,他身心疲惫。每逢棘手的问题,她便躲在暗处帮他一一解决掉。

荒僻清苦之地,寒夜如冰,离人惆怅,凌乱的青丝再无人为她梳理。寂寥红尘弥漫在空旷的夜晚,她与他,不过咫尺的距离,中间却仿若隔着万水千山。

古风相思:一段凄美错付的爱情,一夜染红命运的白衣

青涯率领大军步步为营,稳打险胜。此时正适逢隆冬严寒之际,寒风凛冽,雪花簌簌而落。

玉门关外数十里,在风雪的掩映下,数不清的帏帐拔地而起,围着主帅帐列成阵型,看似散乱,实则进退有据。

主帅帐。

火盆里残火飘移不定,将金戈铁马化成虚影,摇曳于帷幕之上。

白袍染血,青涯坐在帅位,两侧副将挺立,无一不血染铠甲。

匈蛮骑兵精悍,攻势迅捷勇猛,面对匈蛮一波又一波的进攻,将士们早已疲惫不堪。流血漂橹,伏尸满地,身上的一道道血口,散逸着血腥气。破裂的盔甲,早已被自己的和敌人的鲜血浸润透了。

众将杯中烈酒,血光莹莹,仰首,举杯,将那宛若血汤一饮而尽。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

久经磨练,青涯身上多出了将士们特有的铁血气息,眼神寒光凌厉,豪气干云。

“众位将士,本帅知道,我等当下已是疲惫之师。但是前方即是强敌环伺,如今我等虽然身处险地,但是我们却不能后退一步。诸位兄弟可曾明白,这是为什么?“

“末将们都明白,我等后方便是家国百姓,便是亲人。我们手中金戈便是一道屏障,更是他们的依赖。为了家中亲人,我等誓死不退。

“说得好!马革裹尸还是军人的宿命,所以接下来的一战在所难免。诸位兄弟,可愿与我一道上阵杀敌?”

面容坚毅,整齐利落,帐内所有将领往前一步,尘土飞扬。

“末将愿与大帅共生死!”

众将散去,各自回营。

古风相思:一段凄美错付的爱情,一夜染红命运的白衣

营外,风雪正浓,苍茫一片,瞬时便将遍野伏尸掩盖。帐中,青涯负手立于地形图前,凝眉沉思。

盆火轻摇,帐帘倏然被掀开,朔风夹杂着雪花倒灌而入。他慌忙看去,满身血渍的女子现于帐中,一手握着短剑,一手死死攥着一团羊皮布。

“若颜,你怎么......”他惊呼。

“这是匈蛮的部署战图,里面清楚记载着你需要的一切,只要青涯哥哥有了它,此战可胜……”

青涯疾步走过去,未及伸手相扶,便见她强撑着的最后一口气散尽,终于无力倒地。羊皮布从她手中落下,展开一览无余,尽是敌方的作战部署。她浑身是血,唯独这方羊皮布干净如斯……

青涯脸色惨白,有些惊慌失措的看向她,急命人为她救治。她摇摇头,指尖抚上他疲惫的面容,轻声道:“不必如此,青涯哥哥,你要答应我,好好活下去!一定要凯旋而归,带我去看春日桃花……”

若颜静静躺在地上,如墨的青丝散开,绝美凄凉。那一身粉衣铺地,胸膛上开出比桃花更鲜艳的颜色。此刻的她,像极了熟睡的婴孩。

青涯如若失魂,抱起她轻如柳絮的身体,失声哽咽:“颜儿,你为何这么傻......”

帐外,朔气传金柝,寒光照铁衣。帐内,仿若天地静谧,独有他一人絮絮低语。

盆里残火飘摇中尽是道不完的情殇,他俯身在她冰冷的唇上落下一吻,泪滴晶莹,凄然笑道:“颜儿,你看,青涯哥哥没有破了誓言,青涯并无负于你。此生,你将永远是我唯一的妻......”

古风相思:一段凄美错付的爱情,一夜染红命运的白衣

一朝风雨,满地残红。仿佛回到三月阳春,她站在满园桃花下,回眸一笑,甜甜唤他:“青涯哥哥…”

他说:“我的颜儿,永远是这世上最美的女子。此生,非卿不娶”。她眉眼弯弯,轻扬笑脸,答:“此生,非青涯哥哥不嫁。”

......

听闻到动静的众大将副将,屏息候在主帅帐外。静谧良久的帅帐内,蓦地传出一声冰冷如雪的暴吼。

众位将士何在?速来帐内议事!

众将精神一振,鱼贯而入。

......

一日后,大战爆发。

是役,匈蛮主将被击毙,全线溃败。璃国大军如有神助,聚歼匈蛮十余万。其余部退避百里,遣使求和,愿永久称臣。青涯奉王命代为议和,签定琉蛮之盟,岁岁受其纳贡。

古风相思:一段凄美错付的爱情,一夜染红命运的白衣

古风相思:一段凄美错付的爱情,一夜染红命运的白衣

玉门关。

百丈高墙上,青涯手执令旗统率三军。大片雪花与令旗一同挥下,冷漠如冰地声音响起:“众将士听令,即刻启程,班师回朝!”

平定战乱,凯旋而归,满城欢呼雀跃,却并未让他有一丝愉悦。

金殿上,君王龙颜大悦:“将军此番立了大功,想要什么尽管说,本王定当给予厚赏!”

他死死握住手中的紫玉钗,掀袍而跪,拱手道:“臣不要任何赏赐,只求能做回平凡之人,从此不再问世事,不知能否如愿?”

君王闻言一愣,目光定格在他手中的紫玉钗上,许久叹息道:“将军竟如此情深意重,就算本王想再多做挽留也是无用。罢了!罢了!本王便成全将军之意,准奏”。

礼后,他轻轻起身,忽而落下男儿泪!

红尘一梦,多少情深缘浅?

这场凯旋而归的胜利之战,却是他心上如玉那般的人儿,用性命所换而来。

他多想,多想陪她共看春日桃花。待桃花绽放,便许她一世柔情......

古风相思:一段凄美错付的爱情,一夜染红命运的白衣

第二年隆冬,青涯策马行至玉门关外,雪花簌簌落在身上。他心一阵痉挛,似又看到她温婉的笑颜,依旧让他迷恋......

雪花遍地,他蓄泪痴恋地看向漫天飞雪中,那落满寒冰的荒冢,却见墓壁上,“吾妻顾若颜”两旁,尽显两行挺拔苍劲的字迹。

此生难为痴情锁,终无若颜花下舞!

风雪中,仿佛那个温婉而又决绝的女子,款款而来,巧笑嫣然,语声却清冷如雪。

青涯哥哥!我终于还是血染你白衣,但,我怎会舍得,用你的血呢!

古风相思:一段凄美错付的爱情,一夜染红命运的白衣

——END

作者介绍:

@睡觉会变白z,一个用心写故事的温暖男孩儿,我有故事也有烈酒,写远方也写怀旧,在这里遇见你,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