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华语录网 > 专题 > 正文

迎着夕阳追逐过往:致我无处安放无可消解的孤独与忧伤

视频推荐

步骤/方法

近日以来,我常常忆起儿时,想着想着就会觉得眼眶发热,很想流泪,但很快又开始怀疑,那些单纯的快乐与隐秘的孤独,都是真实存在过的吗?如果它们只是我的臆想,那为何当我想起来时内心的激动与悲伤如此真实,可如果一切都是真实的,为何那些画面在我脑海中又是如此模糊与遥远,好像粗粝的墙壁上挂着一副色彩浓烈的油画,只一眼就觉得美好,震撼人心,但就是怎么也看不真切,因为那些画面无论在何时出现,永远都蒙着一层厚厚的光,偶尔清新明丽,偶尔炽热浓烈,大多是昏黄的夕照。我不知为何黄昏总让人心生孤独和悲伤,查了一些资料,也找不到一个确切的答案,这确实很像一场病,不重,不会骤然致死,但旷日持久,耗人心神。

否则我也不会直到现在,一提起孤独,印象最深感触最强烈的仍然是儿时躺在落日余晖下一边读《安徒生童话》一边流泪的场景,或者更大一点之后,独自或走或奔跑在乡间的小路上,间或有归家的农人赶着他们的牛羊与我擦肩而过,每当这时我总是感到莫名羞耻,当年不懂,现在想来,这种羞耻大概是因为,他们有前进的方向,迈着着急的步伐,踏上的是回家的路,我却是个迷失者,来来回回地走,像只受了伤又被抛弃的小兽,当然,在他们看来,更有可能是个精神不正常头脑有问题的孩子。如果被奶奶看到,她就会这么说。

我为什么感到孤独呢,这或许就是原因之一。

当然,成年以后再思考,更多的原因,大概是因为爸妈攒了钱,搬了家,将我们带到了更好的生活环境,我感激他们,也心疼他们,但直至今日,我都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否完全正确。

第一次大概是四年级,我怕孤独又怕与人交往的毛病差不多也就是那时形成的。在那之前,我还勉强算是活泼开朗爱玩闹的性格,因为我处于安全的环境当中,即使我们的六尺高墙曾有小偷翻越,即使我们的门前常有毒蛇出没,但我仍然觉得安全,可能是因为它小,我走到哪都有可以停下来问候寒暄的熟人,我随时随地都能悠然自得地玩,我可以在园中摘果,可以在门前挖洞,也喜欢去房屋后面的地里挖野菜,我一个人可以玩得很开心,我也有很多好友相伴。直到现在,我都更喜欢昏暗狭小的空间,有朋友形容我像蛇或者老鼠,我欣然接受了这个说法, 因为当我站在空旷广阔的土地上,真的会感到恐慌。可是当我看到太阳渐渐没入地平线,光线倏忽变得饱和度更高,我又不得不去到旷野当中,如果呆在我的小小房间里,看不到人的踪迹,我会感觉自己被全世界抛弃了,好像时间在走,人在离去,只留我一个,永远地停在了原地。所以我必须出去朝着夕阳走,仿佛这样就可以追上我原本的世界,可以返回我的安全区。

但其实不能,在我离开的那一刻,我的安全世界就已轰然倒塌,再也无处可寻了。我昔日的伙伴将我视作叛逃者,我离开了我们熟悉的生活圈,我们之间再无话可说。而我亲爱的爷爷奶奶,曾经会在黄昏时分唤我回家的爷爷奶奶,陪我嬉笑玩闹的爷爷奶奶,他们有了其他的事情,如同曾经陪我一样,逗弄着我刚出生的妹妹,我因着内心深处隐秘的不可启齿的嫉妒,不想去同她玩耍,便只身一人前去追夕阳,追我那再也回不来的无忧无虑。

第二次是高中以后,我们举家搬迁,去了更大的城市,去之前是满心向往,去之后是格格不入。车水马龙的街市,接踵而过的豪车,化着精致的妆容、将高跟鞋在地板上踩得咯噔作响的白领丽人,洋气漂亮多才多艺的同学。我无法融入这里,这里也没有人肯接纳我们。

更可怕的是,我没有时间再去追逐夕阳,把我的心事倾洒在落日的余韵中,然后在漫天的星辉里重新变得快乐。当太阳开始下山的时候,我要开始上晚自习。被教室里的静默压得难以呼吸的时候,就会躲在角落偷偷看郭敬明,我喜欢过他很多年。以前一直说不清来由,直到今日我才隐约明白,我喜欢他,大概是因为,他那些无病呻吟为人诟病的情绪,有时候和我很像,这么看来,我也是个无病呻吟的人。

那个城市也没有散发着清新的麦苗香味的田野,当你经过不同的店面,会闻到不同的味道,但那些味道只属于那些店铺,不属于整个城市,更不属于你,所以当我离开家乡飘荡在异乡的高楼之间,连田垄上开满的我一直不太喜欢的桃花,和路上随处可见的热气腾腾的牛粪,都变得那么的令人怀念,只有那些融入空气却还能穿越旷野扑入鼻中的味道才真的属于你自己,让人一想起来全身所有的器官都跟着一起颤抖。

后来我离开了那座城市,刚开始也经常想念,但我其实分不太清,这种想念到底是“月是故乡明”的深沉,还是“南木北移根叶苦”的浅薄,大约还是不习惯居多,毕竟当我想起它的时候很难产生那种对于故乡的与生俱来的牵绊,所以很久以后,当我飘荡到了更远的异乡,那几年的记忆就仿佛一副洇了水的画,逐渐变得模糊不清,倒是更为久远的记忆,从那座蛰伏已久只剩最后一口呼吸的小村庄倏然而上,不带丝毫征兆地闯入我的脑海,让我时不时地想起,时不时地疼痛。

呼吸着南方湿润的空气,听着半字不懂的闽南语,我的眼睛却常常穿梭时光,翻山越岭,回到我漫天风沙如刀似箭的黄土高原,回到我荒芜贫瘠愚昧粗野的小村庄,那里有个小孩,她只有最朴素的快乐,和最纯粹的孤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