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典语录

《国王的演讲》经典台词、剧本(中文&英文)

  国王的演讲经典台词里面的经典语录,“如果我是国王,那么我的权利在哪,我是否可以进行宣战”。对于国王的演讲经…


  国王的演讲经典台词里面的经典语录,“如果我是国王,那么我的权利在哪,我是否可以进行宣战”。对于国王的演讲经典台词,我们可以进行探究,发现更多的经典语录。

  经典双语对白台词欣赏:

  【伊丽莎白王后第一次匿名登门造访罗格】

  Queen Elizabeth:My husband’s work involves a great deal of public speaking.

  伊丽莎白王后:我丈夫的工作涉及大量公众演说。

  Lionel Logue:Then he should change jobs.

  莱昂纳尔·罗格医生:还是换个工作比较靠谱。

  QueenElizabeth:He can’t.

  伊丽莎白王后:能换早换了。

  LionelLogue:What is he,an indentured servant?

  莱昂纳尔·罗格医生:难不成是个受人摆布的奴仆?

  QueenElizabeth:Something like that.

  伊丽莎白王后:也差不多啦。

  【依旧是第一次看诊】

  Logue:What was your earliest memory?

  莱昂纳尔·罗格医生:你最早的记忆是什么?

  KingGeorgeVI:I’m not… -here to discuss… -personal matters.

  乔治六世:我不是……到这里来讨论……个人隐私的。

  LionelLogue:Why are you here then?

  莱昂纳尔·罗格医生:那你干嘛到这里来?

  KingGeorgeVI:Because I bloody well stammer!

  乔治六世:因为我口吃得要死行了吧。

  【看希特勒的演说影像】

  Lilibet:What’s he saying? [watching a clip of Hitler speaking]

  伊丽伯特:他在说什么?

  KingGeorgeVI:I don’t know but…he seems to be saying it rather well.

  乔治六世:我不知道,不过……貌似说得很有煽动力。

  【罗格端坐在加冕典礼宝座上】

  KingGeorgeVI: [Logueis sitting on the coronation throne]Get up!Y-you can’t sit there!GET UP!

  乔治六世:给我起来!你不能坐哪儿!快起来

  LionelLogue:Why not? It’s a chair.

  莱昂纳尔·罗格医生:为啥不行?不就是一椅子么。

  KingGeorgeVI:T-that…that is Saint Edward’s chair.

  乔治六世:呐……那……那是圣爱德华的椅子。

  LionelLogue:People have carved their name so nit.

  莱昂纳尔·罗格医生:人家都随便刻了名字上去了。

  【两个人的争执】

  KingGeorgeVI:L-listen to me…listen to me!

  乔治六世:听……听我说……听我说!

  LionelLogue:Why should I waste my time listening to you?

  莱昂纳尔·罗格医生:凭啥我要浪费时间听你说话?

  KingGeorgeVI:Because I have a voice!

  乔治六世:就因为我说的话举足轻重。

  LionelLogue: …yes,you do.

  莱昂纳尔·罗格医生:……没错,的确如此

  【宣战演说之前】

  KingGeorgeVI:If I am King,where is my power?Can I declare war?For ma government?Levya tax?No!And yet I am these at of all authority

  because they think tha twhen I speak,I speak for them.But I can’t speak.

  乔治六世:如果我是国王,我的权力又在哪里?我能宣战么?我能组建政府?提高税收?都不行!可我还是要出面坐头把交椅,就因为整个

  国家都相信…我的声音代表着他们。但我却说不来。

  【罗格禁止国王抽烟】

  LionelLogue:Please don’t do that.

  莱昂纳尔·罗格医生:请不要那样做。

  KingGeorgeVI:I’m sorry?

  乔治六世:啥?

  LionelLogue:I believe sucking smoke into your lungs will kill you.

  莱昂纳尔·罗格医生:抽烟吸到肺里相当于自杀。

  KingGeorgeVI:My physicians say it relaxes the throat.

  乔治六世:我的医生说那样会放松喉部。

  LionelLogue:They’re idiots.

  莱昂纳尔·罗格医生:他们是白痴。

  KingGeorgeVI:They’ve all been knighted.

  乔治六世:他们都被授了爵位了。

  LionelLogue:Make sit official then.

  莱昂纳尔·罗格医生:那就是官方白痴咯

  如果我是国王,我的权力又在哪里?我能宣战么?我能组建政府?提高税收?都不行!可我还是要出面坐头把交椅,就因为整个国家都相信…我的声音代表着他们。但我却说不来。

  人能安贫就是富。

  等待国王的道歉,那可要等上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这人可以真正成就一番事业,可他把精力都花在和我最对上了。

  在过去二十年风风雨雨中,国王乔治教给了我们最重要的——是领袖的风范,以及对臣民兄长般的温暖,他活着的时候,是整个帝国的指路明灯。

  经典电影剧本|《国王的演讲》三

  内景 巴尔莫拉宫 走廊 接前

  伯蒂追上他哥哥。

  伯蒂:我一直想要见你……

  戴维:我一直都很忙……

  伯蒂:忙什么?

  戴维:忙着当国王。

  伯蒂:真的吗?当国王?国王可是一个危险的职业!俄国沙皇在哪儿?威廉堂兄又在哪儿?戴维:你真够烦人的。

  伯蒂:国王难道意味着当有人唱着《红旗飘扬》横扫欧洲时,他自己却在桑德灵汉姆宫解雇八十名行政人员,然后为沃利斯买更多的珠宝吗?

  戴维:你别再瞎操心了。希特勒会把他们赶跑的。

  伯蒂:那谁来赶跑希特勒?

  戴维急匆匆下了几个台阶。

  内景 酒窖 / 仆人通道 白天

  戴维在酒窖里为沃利斯翻找一瓶香槟酒。

  伯蒂:你还让那个女人睡在妈妈的套房里?

  戴维:妈妈又不是总躺在床上,对吗?

  伯蒂:这可不是开玩笑的。

  戴维发现了他要找的香槟酒。

  戴维:沃利斯最喜欢这个了。

  伯蒂:我不管你晚上和哪个女人在一起,但是早上醒来后,你就要担负起一个国王的责任戴维向酒窖外走去。伯蒂跟在他身后。

  内景 巴尔莫拉宫 走廊 白天

  戴维:这个女人我可不是随便玩玩的。我要和她结婚。

  伯蒂:你说什么?

  戴维:她正在申请离婚。

  伯蒂:上帝啊。

  内景 巴尔莫拉宫走廊 / 休息室 白天

  伯蒂:给她一栋房子和一个头衔不行吗?

  戴维:我不想让她做我的情妇。

  伯蒂:戴维,教会不会认可一个离婚的女人,而你又是教会的领袖。

  戴维:我就没任何权利吗?

  伯蒂:有很多特权……

  戴维:不是一回事。平民百姓们可以和自己所爱的人结婚,我为什么不行?

  伯蒂:如果你是一介平民,你又有什么权利成为国王呢?

  戴维:看来你仔细研究过我们可恨的宪法了。

  伯蒂:看来你根本就没读过。

  戴维:这就是你要和我说的话吗?就是为这个你才上演讲课的,对吗?

  伯蒂:我只是……只……

  戴维:这个内幕城里都传遍了。难道我们要大呼小叫地让更多人知道吗,伯—伯—伯—伯蒂?

  伯蒂:不要这……这样……

  戴维:弟弟想要将哥哥从王位上拽下来……绝对中世纪啊。

  伯蒂:戴……

  伯蒂彻底卡了壳。

  戴维朝沃利斯走去,留下他弟弟一个人在那里忧心如焚。戴维为沃利斯斟满一杯香槟酒。她对他表示非常满意。

  内景 哈利大街 洛格诊室 新的一天

  伯蒂仍旧是一副遭受重创的神情,他沉浸在痛苦的回忆中。

  伯蒂:所有的努力,全都白费了。我自己的哥哥……我都说不出来……我居

  然一个字都没法回答他。

  莱昂内尔:为什么和你哥哥在一起要比和我在一起时结巴得更厉害呢?

  伯蒂:因为你他妈的仔细听我说话!

  这一句,因为愤怒,整个句子完美无瑕。

  莱昂内尔:我可不是日本艺伎。

  伯蒂:别再他妈的油腔滑调了!

  莱昂内尔:究竟由于什么原因,戴维能让你说不出来话?

  伯蒂:究竟是他妈的什么原因让你他妈的不停地唠叨戴维呢?

  莱昂内尔:粗俗但流畅。你骂人的时候就不结巴了。

  伯蒂:滚蛋!

  莱昂内尔:这就是你最好的表现啦?

  伯蒂:你他妈的滚蛋,该死的混蛋!

  莱昂内尔:公立学校的正经学生都比你说得好。

  伯蒂:嗯,放屁!屁!屁!屁!

  莱昂内尔:口吐脏字时,舌头很轻松吧?

  伯蒂:因为我生气!

  莱昂内尔:知道 F 开头的那个单词吗?

  伯蒂:通奸?

  莱昂内尔:哦,伯蒂。

  莱昂内尔看了伯蒂一眼。

  伯蒂:操。操,操,操!

  莱昂内尔:很好!你瞧!毫不犹豫!

  伯蒂:妈的,妈的,妈的!屁,屁,屁!

  混蛋,混蛋,混蛋!操,操,操!

  敲击墙壁的声音。

  安东尼(画外音):爸爸?你们在干吗?

  莱昂内尔(大声地):抱歉。做你的作业吧。

  伯蒂大笑起来。

  莱昂内尔:这就是你的另一面,人们可不常见到啊。

  伯蒂:当然。不允许我们表达真实的自我,公开场合不行。

  莱昂内尔:不能逗乐,不能大笑?

  (指了指隔壁的安东尼) 让我们出去呼吸一下新鲜空气。

  伯蒂:不,洛格,这可不是什么好主意。

  莱昂内尔把伯蒂的帽子和围巾抛给他。

  莱昂内尔:穿好你的密探服。

  外景 摄政公园 观赏花园 白天

  伯蒂和莱昂内尔交谈着走入我们的视线。伯蒂压低软边毡帽的帽檐,围巾捂得很严实。冬日的公园冷清而萧瑟。我们能够感受到逼人的寒意;一缕一缕哈气,仿佛烟雾般点缀着他们的言辞。

  莱昂内尔:怎么了?什么事情让你如此心神不宁?

  伯蒂:洛格,你不懂。我哥哥被一个结了两次婚的女人迷昏了头—还是个美国人。

  莱昂内尔:他们一定真心相爱。

  伯蒂(瞥了他一眼):她正在办理离婚手续,戴维已经决定和她结婚了。来自巴尔的摩的沃利斯·辛普森夫人。

  莱昂内尔:这可不对。难道不是巴尔的摩的沃利斯王后?

  伯蒂:想都别想。

  莱昂内尔:他能这么做吗?

  伯蒂:绝不可能。不过他已经无所谓了。地狱里的魔鬼全都出来了。

  莱昂内尔:他们就不能暗度陈仓吗?伯蒂:要是他们愿意就好了。

  莱昂内尔:你会怎么办?

  伯蒂:我知道我的身份!我会在我的权力范围之内尽力帮我哥哥坐稳王位。

  莱昂内尔:有这么严重?但如果事态发展下去,你就有可能坐上国王的宝座。

  伯蒂:我不会取代我哥哥的。

  莱昂内尔:如果你不得不做国王,你会比戴维更优秀……

  莱昂内尔伸出手,轻拍伯蒂的肩膀,给他安慰。伯蒂却因受到冒犯而深感震惊,他向后撤了一步。

  伯蒂:不要放言无忌!这简直够得上叛国罪了!

  莱昂内尔:我只是告诉你,你能成为国王。你一定能做到!

  伯蒂:这就是叛国!

  他们面对面站着,像是在交战。

  莱昂内尔:我只是想让你明白,你不必诚惶诚恐。

  伯蒂:这些我听够了!莱昂内尔:你怕什么?伯蒂:你那些毒言毒语!

  莱昂内尔:那你为什么还来找我?参加演讲课就是为了能在上流社会茶聚时聊天?

  伯蒂:不用你来告诉我责任所在!我的哥哥是国王……我的父亲是国王……

  我们有好几百年可以追溯的历史。而你只是一个酿酒师的儿子!一个令人失望的人!一个从偏远地区来的暴发户!一个无名小卒!课程结束了!

  伯蒂拂袖而去。莱昂内尔生气地朝反方向走去。两个男人在寒冷的冬日里分道扬镳,地表雾气开始升腾。

  莱昂内尔停下脚步。转过身。

  主观镜头:伯蒂的身影已经消失。

  近景镜头:莱昂内尔意识到……他不会再为一个有可能成为国王的人治疗了。

  外景 唐宁街 10 号 后花园入口处白天

  一辆车停靠在路边。一个神情紧张的人急匆匆下车,悄悄地走进后花园入口处。

  内景 唐宁街 10 号 鲍德温书房白天

  伯蒂同首相斯坦利·鲍德温在一起。鲍德温是一位矮小敦实的男人,他的头发笔直地从中间分开。两个人正在交谈。

  鲍德温:不仅因为她是一个美国人。关键是,她就要成为一个离过两次婚的美国女人了,而一个国王是不能和离异女性结婚的。恕我直言……根据苏格兰场的消息,辛普森夫人并非只对国王一个人情有独钟柔情蜜意,她还踩着另外一条船,一个已婚的二手车供应商,叫什么盖伊·特朗德尔。另有传闻说,希特勒的特使,里宾特洛普,每天送给她十七朵

  康乃馨……

  沉默。

  鲍德温:如果你哥哥继续无视内阁的忠告,那他就必须退位。不然,政府没有其他选择,只能集体辞职。

  伯蒂:首相大人,你真会让这个国家失去政府吗?

  鲍德温:那要看国王究竟是想随心所欲,还是想承担民众赋予他的责任?

  内景 洛格寓所 起居室 夜晚

  全家一起收听一个受人欢迎的广播剧。

  默特尔:出什么事情了,亲爱的?

  莱昂内尔:没事。

  莱昂内尔无助地耸了耸肩,瞥了一眼男孩们。

  默特尔:你看上去有点儿忧郁。

  莱昂内尔:和一位病人闹了点儿矛盾。

  默特尔:哦,是吗?

  莱昂内尔:同他内心的阴影做斗争。

  默特尔:难道他们不是因为这个才来找你的吗?

  莱昂内尔:可是这个家伙……

  默特尔:怎么了?

  莱昂内尔:这个家伙真的可以成就一番伟业,而他却在和我较劲。

  默特尔:也许他自己并不想成为伟人。

  莱昂内尔沉默着。

  默特尔:也许这只是你的希望。

  莱昂内尔:我做得是有点儿过分了。

  默特尔:去道个歉吧,莱昂内尔。对你们俩都有好处。有时候你确实太急于

  求成了。

  内景 皮卡迪里 145 号 走廊 接前

  莱昂内尔坐在走廊的一张椅子上。

  脚步声响起。

  伯蒂的随从武官,身穿军队制服,走了过来。他的态度谨慎而礼貌。

  随从武官:非常抱歉,洛格先生,约克公爵现在非常忙。

  莱昂内尔:我可以等他。或者我晚点儿再来。

  随从武官:我刚才说了,约克公爵现在非常忙。

  男仆打开大门。男仆和随从武官等候他出门。

  莱昂内尔不情愿地离去。

  内景 皮卡迪里 145 号 伯蒂书房 夜晚

  伯蒂和丘吉尔分别坐在书桌两侧。

  温斯顿·丘吉尔:阁下,这里面还有其他的考虑。他根本不关心国家大事的文件。缺乏献身精神和决心。有人担心,如果同德国交战,他会持何种立场。

  伯蒂:我们会参战吗?

  温斯顿·丘吉尔:事实上,我们的确会走到这一步。鲍德温首相也许会否认这一点,但希特勒的野心已经昭然若揭。英国很快就会和德国交战,我们需要一个国王带领我们并肩作战。沉默。

  温斯顿·丘吉尔:您有没有想过自己的尊号?

  这个问题令伯蒂感到震惊,他的内心做着激烈的争斗,没有给予答复。

  温斯顿·丘吉尔:“艾伯特” 肯定不行。太德国化了。

  稍顿了一下。

  温斯顿·丘吉尔:乔治怎么样?在您父亲之后?乔治六世。也算是完美地继承

  了您父亲的遗志,您意下如何?

  内景 贝尔维德城堡 起居室 白天

  伯蒂紧张地等着戴维。

  戴维走进来,看上去很消沉。

  伯蒂:戴维!上帝啊。你看上去精疲

  力竭!为什么不打起精神来?

  戴维:伯蒂。我不得不离开。我已经决定了。

  伯蒂:我不接受。你在任何境况下都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戴维:恐怕没有其他办法了。我必须和她结婚。我意已决。我……抱歉。

  伯蒂:真是太可怕了。戴维,没人愿意这样。我根本不能接受。

  内景 贝尔维德城堡 起居室 白天

  戴维(通过无线电滤波器,旁白):我终于能表达自己的心声了。我从没有

  想过刻意隐瞒什么,但依照法律的规定,在此之前,我没有为自己说话的权利。几小时前,我主动解除了作为国王和皇帝的职责。现在,已由我的弟弟,约克公爵,接替我的王位,在这里首先表达我对他的忠诚,我拥护他。这是发自肺腑的话。

  伯蒂、亨利,还有乔治站在那里,目睹戴维在退位文件上签字。

  寂静无声。只有钢笔沙沙作响。

  最终他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其他人也跟着签字。

  伯蒂签名。

  镜头停留在伯蒂的脸上。

  内景 温莎城堡 书房 夜晚

  戴维坐在他的书桌前,桌上放着一个 BBC 麦克风。像往常一样,他的讲话极

  为流畅。

  戴维(通过无线电滤波器,旁白):你们都知道促使我宣布放弃王位的原因。但是,你们必须相信,如果没有我所挚爱的女人的帮助和支持,我没有能力担负起这些沉重的责任,并履行我作为国王所应尽的义务……

  内景 约克府邸 休息室 夜晚

  伊丽莎白和伯蒂正在收听另一段无线广播。

  戴维 (通过无线滤波器,旁白):……对我而言,做出这样的决定并不困

  难,因为我确信我的弟弟会凭借他在处理公共事务方面的长期锻炼……

  伯蒂竭力克制自己的情绪。伊丽莎白握住伯蒂的手,给他支持。

  内景 皮卡迪利 145 号 大厅 白天

  伯蒂身穿象征着王权的海军元帅制服。

  戴维(通过无线电滤波器,旁白):……以及他卓越的才能……

  外景 皮卡迪利 145 号 大厅 接前

  戴维(通过无线电滤波器,旁白):……将有能力立刻接替我的王位,并不会阻碍和损害大英帝国的活力与进步。

  伯蒂神情严肃地坐进一辆等候已久的劳斯莱斯车里。车子从路边慢慢驶出,透过车窗,他看上去非常恐惧。

  人行道上,一群围观的市民被警察拦截住了。人群的外沿站着……莱昂内尔。

  伯蒂从劳斯莱斯的车窗向外望去。

  他们的目光交会。伯蒂避开视线。劳斯莱斯远去。

  内景 圣詹姆斯宫 前厅 同一天

  伯蒂紧张地等候着。

  侍者向他示意,随后,他走进即位委员会大厅。

  内景 即位委员会大厅 接前

  委员会由以下成员构成—枢密院议员,上议院议员,伦敦市市长,伦敦市市府参事,以及其他英联邦国家的大臣们。

  站在他们面前,伯蒂接过随从递给他的即位演说。

  伯蒂的那些老毛病又复发了:颈部肌肉紧缩,喉结突出,下颚僵硬。

  伯蒂:我今天与各位相见,是因为……他的肌肉完全锁死。伯蒂谦卑地低下头。羞愧难当。

  内景 约克府邸 走廊 同一天

  伊丽莎白和女儿们正在做搬往白金汉宫的准备。女孩们收拾着她们的玩具

  小马。

  莉莉贝特:妈妈,我们的新家里有地方放小马吗?

  伊丽莎白:当然,亲爱的,一整座宫殿,有的是房子。

  伯蒂出现了,仍旧穿着那套海军元帅制服,他是直接从圣詹姆斯宫返回的。

  伯蒂假作勇敢,但却没有效果。此时,他极度需要来自家庭的抚慰。

  他伸出双臂,期待女儿们跑过来拥抱他,亲吻他,那是他经受煎熬后的心灵慰藉。

  莉莉贝特(看到父亲后,对她妹妹说道):行礼。

  玛格丽特:国王陛下。

  她们站在原地,规规矩矩地行屈膝礼。伯蒂的情感几近崩溃。

  伊丽莎白:怎么样?

  伯蒂微微摇了摇头。

  内景 约克府邸 伯蒂书房 夜晚

  伯蒂坐在他的书桌旁,面前的公文箱里堆满了文件,他鼓起勇气想要搞明白它们。此时已是深夜。

  伊丽莎白穿着睡衣走进来。

  伯蒂:我想熟悉一下这些公务文件。

  他举起一系列公函。

  伯蒂:从鲍德温那里送来的急件,我一个字都看不懂。还有戴维的财务状况。还有圣诞广播—我想我一定是搞错了。

  伊丽莎白:那就不去演讲。

  伯蒂:还有加冕典礼—这会是一个更大的失误。我不是当国王的材料。我只是一个海军军官。我不会干别的事情。

  伯蒂垮掉了,猛烈地抽泣着。

  伊丽莎白已经日益坚强,开始接受并适应眼前的一切,她温柔地对伯蒂说道—

  伊丽莎白:亲爱的,亲爱的……我两次拒绝你的求婚,并不是因为不爱你,而是因为我忍受不了王室的束缚,忍受不了四处出访,并且还要承担公众责任的生活,我不可能再安心过自己的小日子。但我想……他结巴得这么可爱……大家会放过我们的。

  她温柔地将他那张写满了痛苦的脸庞捧在手心里。

  伊丽莎白:但是,如果我必须做王后,我就要成为一位好王后。一位伟大的国王的王后。

  外景 肯辛顿南街 洛格寓所 新的一天

  远景。两辆大型轿车停靠在路边。

  内景 洛格寓所 客厅 接前

  前门传来敲门声。

  透过结了霜的玻璃,可以看到外面有两个模糊的人影。

  莱昂内尔打开门。

  伯蒂和伊丽莎白站在那里。

  伯蒂:等待一位国王的道歉,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伊丽莎白:恐怕我们来迟了一会儿。

  沉默片刻。

  莱昂内尔:这是我家。默特尔去伦敦桥了。我确定孩子们都不在。

  伊丽莎白(走进来):很温馨啊!非常温馨!

  莱昂内尔拉出一把椅子,请她坐下。

  莱昂内尔:喝茶吗,夫人?

  伊丽莎白:好,我自己来。你们去吧。难道还要我武力驱逐你们吗?

  内景 洛格书房 接前

  两个男人走进来,落座。令人尴尬的一刻。然后伯蒂脱口而出。

  伯蒂:这是你的先令。(将硬币放下) 我明白之前你想对我说的那些话

  了,洛格。

  莱昂内尔:是我的方法不对。对不起。

  伯蒂:现在我来了。民众是不是都已经做好收听两分钟静音广播的准备啦?

  莱昂内尔:每位口吃患者都害怕自己会退回起点。我绝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你也不会。

  伯蒂:如果我没能履行职责……戴维就会回来。我已经看到了那些标语—“保佑我们的国王!”他们说的可不是我。自古以来,君主都是从过世的人或是不久于世的人手中接过王位。可我的前任不仅活着,而且活得还非常好。真他妈的糟糕!我甚至连圣诞演讲都做不了。

  莱昂内尔:像你父亲以前做的那样。

  伯蒂:非常正确。

  莱昂内尔:你父亲,他已经不在了。

  伯蒂:他在。他就在我给你的那枚该死的硬币上。

  莱昂内尔:摆脱这些并不难。别总把他装在你的口袋里。还有你哥哥。你不用再担心那些 5 岁时让你害怕的事情。

  停顿。

  莱昂内尔:伯蒂,你现在已经完全能自己做主了。以后的硬币上印的就是你的肖像,朋友。

  门外传来响动。

  默特尔(画外音):莱昂内尔?

  莱昂内尔:默特尔!

  莱昂内尔站起来,身体紧贴着墙壁。

  伯蒂:你没事吧,莱昂内尔?

  莱昂内尔:没事。

  伯蒂站起身,朝门口走去。

  伯蒂:我们不出去见面吗?

  莱昂内尔(没有挪动):相信我,这很重要。

  伯蒂:什么?

  内景 洛格寓所 客厅 接前

  默特尔已经走进来了,她张口结舌。默特尔:嗯……嗯……

  伊丽莎白:先称呼“陛下”,然后是“夫人”。

  内景 洛格书房 接前

  莱昂内尔,身体依然紧贴着墙壁,对伯蒂解释着自己默不作声的原因。

  莱昂内尔:我一直没对她说……我们的事情。请坐,先歇歇吧。伯蒂困惑地坐在椅子上。

  内景 洛格寓所 客厅 接前

  伊丽莎白:我听说,你丈夫称呼我丈夫“伯蒂”,我丈夫称呼你丈夫“莱昂内尔”。我想你不会叫我“莉斯”吧。

  默特尔:陛下,您可以称呼我洛格太太,夫人。

  伊丽莎白:见到你很高兴,洛格太太。

  默特尔后退一步行屈膝礼。内景 洛格书房 接前两个男人听着他们妻子的对话。

  伯蒂:洛格,我们不能这么等上一天。莱昂内尔:没问题。

  伯蒂:洛格……

  莱昂内尔:嗯,我必须等待合适的时机。

  伯蒂(意识到了什么):你这个胆小鬼!

  莱昂内尔:你说对了!

  伯蒂下定决心,站了起来,推开门。

  伯蒂:出去吧,男人!

  伯蒂领着莱昂内尔走进客厅。

  内景 洛格寓所 客厅 接前

  洛格走进来,假装不知妻子已经回来了,他跟在伯蒂身后,做出一副吃惊的表情。

  莱昂内尔:哦!嗨,亲爱的默特尔!你提前回来了。(意指伊丽莎白)看来你们已经见过面了!我想你还没有见过……国王乔治六世?

  伯蒂:很高兴认识你。

  默特尔盯着莱昂内尔,然后反过来将了他一军。

  默特尔:国王和王后陛下一起在这儿用晚餐吗?

  洛格和伯蒂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伊丽莎白出面解围。

  伊丽莎白:我们很愿意接受这样的盛情邀请,但……之前已经有约会了。真可惜。

  莱昂内尔可算是解脱了。

  外景 威斯敏斯特教堂 白天

  远景。大街上,加冕典礼的准备工作正在进行—观礼台已经搭建完成,正在装饰地毯等纺织品。

  内景 威斯敏斯特教堂 白天

  加冕礼台的入口处安放着虔信者爱

  德华的宝座。技术人员们忙着摆放摄影机,布置照明灯,安装无线广播的麦克风。

  科斯莫·兰站在那儿迎候他们,旁边是威斯敏斯特教堂主教和其他一些跟班的,伯蒂与莱昂内尔停下脚步。

  气氛明显变得冰冷凝重。

  伯蒂:大主教。

  科斯莫·兰:欢迎您,陛下。(指着大教堂,但是一语双关)陛下,这里将会有一番壮观的改造。请原谅我们还得继续做准备工作。让我给您介绍一下典礼过程吧。

  他们走到一起,莱昂内尔跟在他们身后,保持几步远的距离。

  科斯莫·兰:我们从西侧大门进来,然后进入教堂中殿。

  伯蒂:大主教,您所有的讲话都要进行无线广播了。

  科斯莫看到伯蒂盯着麦克风。

  科斯莫·兰:无线广播就是一柄双刃剑。恐怕我还会允许他们拍摄新闻影片。当然我会亲自剪辑的。

  莱昂内尔:不能有片刻的迟疑。

  伯蒂:这位是哈利大街的莱昂内尔·洛格医生,我的语言专家。

  科斯莫·兰:专家?!如果知道陛下需要助手,我肯定会亲自为您推荐人选的。

  伯蒂:洛格医生会参加我的加冕典礼。

  科斯莫·兰:我会和主持牧师说的,不过这可能很难办。

  伯蒂:我希望……洛格医生能坐在国王的包厢里。

  科斯莫·兰:只有您的家人才能坐在那儿,陛下。

  伯蒂:所以说包厢很合适。

  莱昂内尔:那么,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我们需要一些场地做排练。

  科斯莫·兰:哦,亲爱的朋友,这是威斯敏斯特大教堂!教会必须为国王陛下做好准备。

  莱昂内尔:我的准备工作同样重要。两个男人对视片刻。

  莱昂内尔:而且要完全不受打扰。希望您不要介意。

  伯蒂:这也是我的意思,大人。科斯莫·兰(冷淡地):我会让教堂按您的要求准备的……今天傍晚吧。陛下。

  科斯莫·兰简单地点点头,转身离去。

  【正青春】《国王的演讲》

  内景 威斯敏斯特大教堂 当天晚上

  脚步声回响起来。莱昂内尔走进来。前方,他看到科斯莫·兰正平静地与伯蒂交换着意见。当莱昂内尔走近他们的时候,科斯莫·兰不告而别。

  莱昂内尔:真不敢相信,我能从乔叟,亨德尔,还有狄更斯的身旁走过。一切都好吗?我们开始练习吧。

  伯蒂坐在一把仪式用椅上,并没有站起来。

  伯蒂:我来这里不是彩排的,洛格医生。

  停顿—

  伯蒂:当然,你从来不称呼自己“医生”。是我这么叫你的。没文凭,没受过培训,没资格证明。穷有一身的胆量。

  莱昂内尔:是星室法庭的调查,对吗?

  伯蒂:你还希望我信任你,并受到完全平等的对待。

  莱昂内尔:伯蒂,我在温伯利听过你的演讲,我当时就在现场。我儿子劳里说:“你能不能帮帮这个可怜人?”我跟他说:“如果我有机会。”

  伯蒂:就凭你是一个失败的演员吗?莱昂内尔:我确实不是什么医生,我演过一些戏剧,在酒吧里朗诵,在学校里教雄辩术。世界大战来临时,很多小伙子从前线返回家中,他们患有弹震症,说不出话来,有人对我说,“莱昂内尔,你在演讲方面有一套。你难道就不能帮帮这些可怜的家伙吗?”我为他们做肌肉治疗,放松训练,但我知道若想根治就必须更加深入。那些可怜的孩子因为恐惧而失声痛哭,却没有一个人愿意用心听他们诉说。我的工作就是让他们重拾对自己声音的信心,让他们知道还有一个朋友愿意倾听。我相信你也有同样的感受,伯蒂。

  伯蒂:你把自己说得很崇高。

  莱昂内尔:可以调查。这些都是真的。

  伯蒂:已经调查过了!你根本不知道是谁在死死地盯着我!我为你做担保,而你却没有任何证明。

  莱昂内尔:但有很多成功的例子!我不能给你一份资格证明—我也没有接受过什么培训。我所知道的一切全都来自我的经验,而那场战争就是经验之一。牌匾上写着,“L.洛格,语言矫正”。没有“医生”,我的名字后面没有跟着这两个字。(装出一本正经的模样)把我关进伦敦塔吧。

  伯蒂:我会的,如果我愿意!莱昂内尔:以什么罪名?

  伯蒂:欺诈!战争迫在眉睫,你却让这个国家接受一个说不出话来的国王。毁了我的家庭幸福……原因就是为了诱惑一个头戴光环的病人,你早就知道自己根本不可能治好他!

  他绝望的情绪汹涌而出。伯蒂猛地站起来,从莱昂内尔身旁大步走过去。

  伯蒂:我会像疯狂的国王乔治三世一样,留下一个疯狂的结巴国王乔治的称号,让自己的民众在最需要他的时候大失所望。

  莱昂内尔坐到虔信者爱德华的宝座上。

  伯蒂:你在干什么?站起来!你不能坐在那儿!

  声音重叠在一起—莱昂内尔:为什么?不过是一把椅子。

  伯蒂:不,不是,它是圣爱德华的宝座!

  莱昂内尔:还有人在上面刻名字呢!伯蒂:这把椅子只有历代国王和王后才能—

  莱昂内尔:就因为它绑了一块大石头!

  伯蒂:那是斯昆石①。你竟然敢藐视

  一切—

  莱昂内尔:我不关心这个。我也不关心有多少王室的屁股曾坐过这把椅子—声音重叠—伯蒂:听我说……!

  莱昂内尔:为什么要听你说?!你有什么权利?

  伯蒂:神赋的权利,你必须服从!我是你的国王!!!

  莱昂内尔:不不不,你不是!你自己跟我说的。你说你不想当国王。我为什么要浪费自己的时间听你说话?

  伯蒂:因为我有权要求别人听我说话!

  莱昂内尔:为什么?!

  伯蒂:作为一个人!我有权发言!!!莱昂内尔(平静地):你当然有。你如此不屈不挠,锲而不舍,伯蒂,你是我认识的最勇敢的人。你一定会成为一位伟大的国王。

  伯蒂瞪着他。

  从暗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声音: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陛下?伯蒂:没事,大主教。

  科斯莫·兰:洛格先生,我已经找了一位英语语言学家代替你,人家的资格证明无可挑剔。所以,这里不再需要你服务了。

  伯蒂:你说什么?

  科斯莫·兰:国王陛下可以询问或者被告知结果。您没询问我,所以我告知您结果。

  伯蒂:那么我现在告知你,关于我的私人问题,由我自己做主。

  科斯莫·兰:我关心的是那颗我要为它戴上王冠的头。

  伯蒂:大主教,我对此非常感激,可它是我的头。

  科斯莫·兰:卑职告退。

  科斯莫·兰一个急转身,走开了,留下伯蒂浑身发抖,内心充满了愤怒和忧虑。

  莱昂内尔:谢谢你,伯蒂。我们可以彩排了吗?

  伯蒂再一次坐到加冕典礼的座椅上。

  莱昂内尔:当你和伊丽莎白从西门进入时,人们会唱着赞美诗“我很高兴,当他们对我说”向你们致敬。其实你不太高兴,因为他们会唱上很久。然后,你的朋友大主教会登上台阶向你走来,他会说,“尊敬的陛下,您愿意宣誓吗?”

  你说……

  伯蒂:“我愿意。”

  莱昂内尔:你当然愿意!我去最后一排试一下,看看是不是连你的老保姆都能听到。“您会按照大不列颠、爱尔兰、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的土地和习俗来管理您的人民吗?”

  伯蒂:“我对此庄严宣誓。”

  莱昂内尔:大声点儿!我在最后一排听不到你的声音。

  伯蒂:“我对此庄严宣誓!”

  莱昂内尔:很好!“您会依据法律和公正,以一颗仁慈的心,做出您所有的决定吗?”

  伯蒂:“我会。”“我会!”

  莱昂内尔:然后是长长的一段关于维护信仰的内容……废话,废话,全都是废话。最后,你会说……

  伯蒂:“此前承诺的所有誓言,我都将履行和维护。上帝保佑我。”

  莱昂内尔:你要说的就这么多。四句简短的对白,亲吻宣誓书,签上你的名字。然后你就成为了—国王。如此简单。

  随后,传来胶片投影仪微弱的嗡嗡声。

  内景 白金汉宫 放映室 新的一天

  银幕上:加冕典礼—百代新闻短片。

  王室一家人正在观看新闻短片。伯蒂,伊丽莎白,莉莉贝特,还有玛格丽特。

  科斯莫·兰和他的助手在一旁伺候。另外还有一名影片放映员。

  玛格丽特·罗斯:大主教,您差点儿把王冠戴反了!

  科斯莫·兰站起来,身体遮挡着银幕,急忙解释。

  科斯莫·兰:殿下,有人把标识王冠正面的线给拆掉了。

  伯蒂:可别给弄丢了,大主教。

  莉莉贝特 (从科斯莫·兰身后探出头):大主教,您挡住爸爸了。

  伊丽莎白:很好,非常好。大主教。

  科斯莫·兰:哦,希望国王和王后陛下对此满意。

  加冕典礼的短片已经放映完了。下一段新闻胶片的标题是“希特勒在纽伦堡”,接下来的镜头是他在检阅迈着正步的军队方阵,周围是一望无际的人群。随后,希特勒疯狂地发表演说,极具煽动性。

  科斯莫·兰(对放映员):现在你可以把它关了。

  伊丽莎白:不,等一下,继续放吧。

  莉莉贝特:您还是坐下吧,大主教。

  他们继续观看新闻短片。

  莉莉贝特:他在说什么呢,爸爸?

  伯蒂:不知道,但是看上去他很会演讲。

  银幕上,人声鼎沸。

  银幕下,伯蒂注视着短片中的希特勒。

  未来放映室 I 《国王的演讲》

  内景 白金汉宫 会议室 新的一天

  鲍德温前来觐见伯蒂,他的面容苍白而憔悴。

  伯蒂:早上好,鲍德温先生。

  鲍德温:早上好,陛下。祝贺您的加冕典礼。非常隆重。

  伯蒂:谢谢你,首相。幸运的是我只需重复一些简短的誓言。以后我可能不会这么走运了。鲍德温:陛下,我今天请求见您,是因为我即将辞去首相一职。

  伯蒂:鲍德温先生,我对此表示非常遗憾。

  鲍德温:内维尔·张伯伦将会接任首相一职。在一个原则性问题上我做出了错误的判断。我很难相信世上竟然会有希特勒这样毫无道德感的人,整个世界将会第二次被抛入毁灭性战争的深渊。丘吉尔自始至终都是对的。希特勒的野心一直没有变。我很抱歉在这万分危急的时刻离您而去。陛下,以我之见,恐怕您将会面临最严峻的考验。

  内景 洛格寓所 白天

  洛格全家围坐在一起收听无线广播。

  张伯伦(画外音):现在,我在唐宁街 10 号首相官邸向你们发出如下通告。今晨,驻柏林的英国大使馆已向德国政府递交了最后通牒。通牒声明,在 11 点之前如果英国没有收到德国方面准备立即从波兰撤军的答复,英德两国将处于战争状态。我现在必须对你们说,我们没有收到任何有关的消息,所以,从现在起,英国正式对德宣战。

  内景 白金汉宫 伯蒂书房 白天

  1939 年 9 月 3 日。伯蒂身穿制服,坐在办公桌前批阅文件。哈丁,国王的私

  人秘书,疾步走来。

  哈丁:总算写好了。这份就是。六点钟开始直播。我已经算过了,演讲大概需要九分钟。所有的语法措辞都已审核过了。首相也会到现场。您的演讲将向全国直播,包括整个大英帝国,还有我们前线的战士。

  伯蒂:立刻请洛格过来。

  哈丁退了出去。伯蒂一个人凝神注视着演讲稿。惶恐不安。

  周末影院|国王的演讲

  内景 洛格车内 白天

  劳里开车送洛格去白金汉宫。透过车窗,他们看到政府建筑外已经堆满了

  沙袋。

  莱昂内尔(抬头望着天空):看,防空气球。他们的动作可真快啊。

  防空警报鸣响。

  劳里:我们要不要把车停下,找个地方避一避?

  洛格:不,接着开吧。我们不会有事的。

  (切至)

  内景 / 外景 白金汉宫外 洛格车内

  洛格通过安全检查。

  内景 白金汉宫 四方院

  洛格急匆匆走进白金汉宫。汽车驶离。

  内景 白金汉宫 更衣室

  洛格挂好雨伞、外套和防毒面具。

  内景 白金汉宫 楼梯

  《国王的演讲》:一个口吃国王的蜕变(附电影视频&经典台词)

  哈丁正在楼梯上等候洛格,他将演讲稿递给洛格。

  哈丁:国王的演讲。离直播时间还有四十分钟。

  莱昂内尔匆匆拾级而上。

  内景 白金汉宫 伯蒂书房 白天

  伯蒂(身穿海军制服),洛格(系着黑色领结),正在进行排练。

  伯蒂(口吃严重):“我们将面临一段黑暗的日子,我我……”

  莱昂内尔:再来。

  伯蒂:“我们将面临一段黑暗的日子,我我……”

  莱昂内尔:把犹豫变成语气停顿,心里默念“天佑吾王”。

  伯蒂:我一直都在念,显然没人听我的。

  莱昂内尔:长时间的停顿是明智的—这会让重大场合更加庄严肃穆。

  伯蒂:那我可就是有史以来最严肃的国王了。莱昂内尔,我没法演讲。

  莱昂内尔:伯蒂,你一定能行!

  伯蒂:如果我是一位国王……我的权力在哪儿?我能组织政府,提高税收,对外宣战吗?不!但我仍然象征着一切权威。为什么?就因为整个国家都相信,我的声音代表了他们的心声!而我却说不出话!

  仿佛这一切并没有发生过—莱昂内尔:我们从头再来一遍。“在

  这庄严的时刻……”

  伯蒂(犹豫片刻,然后):“在这庄严的时刻……操操操……或许也是我们

  历史上最危难的关头……操操操……(唱起来) 我向我领土上所有的子民

  ……”“p”这个音总是让我犯愁。

  莱昂内尔:利用 “a” 这个音跳到“p”,然后接着念:“子民,无论是在国

  内还是……”

  伯蒂:“啊—子民,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海外……”

  莱昂内尔:漂亮。

  伯蒂 (唱道):“……传达这份消息,哒哒哒,啦啦啦……我怀着同样深厚的感情……向我领土上的所有子民……操他妈的混蛋……真希望我能够挨家挨户走入你们的家门……”

  莱昂内尔:现在你脑海中应该是—“我有他妈的发言权!”

  伯蒂:他妈的,他妈的,只有我他妈的自己说自己听!

  莱昂内尔:来段华尔兹!动起来!跳起来吧!

  伯蒂(跳着华尔兹,唱道):“对我们大多数人而言,这将是我们一生中经历的第二次……”

  伯蒂又卡壳了,他停下来。

  莱昂内尔:停顿一下,然后再念“我们……”。在这儿做一个停顿。

  伯蒂:我做不到。

  莱昂内尔:伯蒂,你一定能做到。让我们看看最后一段。

  伊丽莎白:伯蒂……时间到了。

  伯蒂和莱昂内尔对视了一眼。

  伯蒂向门口走去。

  他停住脚步。

  透过深邃的纵向空间,一个麦克风正静静地等候在那里。

  仿佛是一条隧道。仿佛又回到了温布利。

  伯蒂踏上了漫漫长路,他的妻子,还有他的语言专家,陪伴在他左右。

  经典电影剧本|《国王的演讲》三

  内景 白金汉宫 迎宾室 接前

  伯蒂,莱昂内尔,伊丽莎白,一起朝着麦克风走去。

  他们一路前行,一只威尔士矮脚狗叫了起来。

  第一间屋子里,安放了一个巨大的扬声器,若干座椅码放整齐以备人们收听广播。科斯莫·兰,首相内维尔·张伯伦,还有丘吉尔都已到场。

  伯蒂:首相先生。很高兴这么快就和您见面了。您的到来让我颇感欣慰,我想今天您一定很忙吧。

  张伯伦:陛下,希望那些该死的警报不会打扰我们聆听您的演讲。

  伯蒂:还有那几只可怜的小狗。(对丘吉尔)祝贺您。海军大臣。

  温斯顿·丘吉尔:国王陛下。

  伯蒂(朝直播间点头示意):长路迢迢。

  丘吉尔离开科斯莫·兰和张伯伦,陪着伯蒂向前走。

  温斯顿·丘吉尔:祝您好运,陛下。我也很怕这个……仪器。因为我自己也有语言障碍,您知道的。

  伯蒂:我不知道。

  温斯顿·丘吉尔:家族秘密。舌系带太短。听说做一个手术就可以治愈,但是那太危险了。我最终把它变成了自己的财富。

  片刻的沉默,两个男人惺惺相惜。伯蒂:谢谢你,丘吉尔先生。

  丘吉尔点点头,走到自己的座位旁,伯蒂则向另一个房间走去。

  伯蒂:还有多长时间?

  莱昂内尔:只有三分钟了,陛下。前方,装潢漂亮的迎宾厅里,气派的桌子上放着一个麦克风。

  旁边,是一架摄影机以及一些照明设备—为拍照做好了准备。

  伯蒂、洛格,还有伊丽莎白,谁都没有在意这些。他们径直走过去,转过一个弯—我们看到几间毗邻的小屋依次向纵深延伸,在尽头,是一个麦克风,悬挂在门框之内一人高的位置上。电缆杂乱地通往各个房间。

  他们首先经过两间放着音频设备的小屋,几名技术人员全都系着黑色领结,准备工作均已就绪。

  伯蒂开始紧张起来。

  在直播间门外,他看到了 BBC 的伍德先生。

  经典电影对白节选——《国王的演讲》

  伯蒂同他握手致意。伯蒂:伍德先生。

  伍德:祝您好运,陛下。

  洛格、伯蒂和伊丽莎白走进直播间。内景 直播间 白天令人生畏的 BBC 麦克风,放置在一

  个小得令人惊讶的房间里。它被悬挂起来,这样伯蒂就可以站着讲话,洛格对这样的安排感到满意。顶棚已被压低,并被装饰成令人愉悦的颜色。演讲台是一张旧课桌,用木块垫起来,以便适合伯蒂的身体高度。

  洛格随即打开窗户,让空气流通起来。

  伯蒂没有说话,走过去检查那个阴森森的麦克风。

  他伸出一只手,用小指接触麦克风,同时用大拇指抵住下巴。

  伯蒂:我有一个蓟花刷。我有一筛子筛过的蓟花和没筛过的蓟花。

  伊丽莎白:伯蒂,亲爱的,看看这个是不是开着呢!

  莱昂内尔:记着,红灯会闪烁三次,

  然后它就会按我的要求熄灭,我可不希望你在演讲的时候一直被这个魔鬼般的眼睛盯着。

  伊丽莎白:你一定会讲得非常好。

  伍德:还有一分钟,陛下。

  伊丽莎白面带灿烂的笑容退出直播间,伍德关上门,将伯蒂和洛格留在里面。

  伯蒂:不管这次结果怎么样,我都感谢你,感谢你为我做的一切。

  莱昂内尔:给一个爵士勋章?

  他们对视一笑。

  伍德(画外音):还有二十秒钟。

  莱昂内尔:把所有事情都忘了,只想着是在说给我听。说给我听,像对朋友那样。

  直播间里的红灯开始闪烁。

  红灯第二次闪烁。

  伯蒂集中精神。

  红灯第三次闪烁。

  莱昂内尔伸开双臂,唇语,“深呼吸!”

  红灯熄灭。

  直播开始。

  伯蒂双手颤抖,演讲稿像干树叶一样窸窣作响,颈部肌肉紧绷,喉结突出,嘴唇僵硬……所有的老毛病又都复发了。

  几秒钟的时间流逝。但仿佛过去了很久。

  内景 BBC广播电台 控制室 白天

  技术人员们身穿西服,系着领带,外面套着科研工作者式的白大褂,头戴笨重的耳机,监视着一排排令人生畏的电子管和仪表盘,他们聆听着,在这令人不安的静寂之中,只有静电噪音在噼啪作响。

  电影《国王的演讲》中的经典搞笑对白:英式幽默(中英对照)

  内景 白金汉宫 国王的书房 / 直播间 白天

  紧张气氛溢于言表。

  伯蒂和洛格互相看着对方。

  洛格面带微笑,非常平静,充分地信任这位他陪伴着的男人。他的信心极具感染力。

  伯蒂深深吸了口气,然后慢慢呼了出来。他的喉咙开始放松,双手不再颤抖—这都是他曾经练习过的。

  伯蒂:在这庄严的时刻,或许也是我们历史上最危难的关头,我怀着同样深厚的感情,向我领土上所有的子民,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海外,向你们每一个人传达这份消息。真希望我能够挨家挨户

  走入你们的家门,当面向你们诉说。

  他演讲的声调缓慢而有节奏,并非完美无瑕,但却没有停顿。

  内景 迎宾室 白天

  试听室内:伊丽莎白的双手紧紧地攥住椅子的两侧,当伯蒂开始平静地演讲,富有韵律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出时,她才慢慢放松下来。

  内景 / 外景 蒙太奇段落 各种场合

  白金汉宫里的达官显贵们;默特尔和两个男孩子一起,人们在家中,在酒吧,在工厂里收听广播。一群士兵,包括安东尼·洛格。玛丽王太后在自己的寓所里。法国南部别墅,戴维和沃利斯表情忧郁地聆听着。聚集在白金汉宫外的人群,正通过扩音器收听国王的演讲。镜头跳转到伯蒂这儿,他已经慢慢地找到自信了。

  伯蒂(广播中的声音):对我们大多数人而言,这将是我们一生中经历的第二次战争。一次又一次,我们努力寻求一条和平之道,求同存异,以解决我们同现在已经成为我们敌人的国家之间的争端。但这一切都徒劳无益。现在我们被迫卷入一场战争。我们必须同我们的盟友一起,向邪恶的信念发起挑战,如果任由它横行,世界所有的文明与秩序将毁于一旦。这样的邪恶主义,剥开它的全部伪装,其实质就是“强权即真理”的野蛮教义。

  为了我们自己所爱的人,为了全世界的和平与秩序,毫无疑问我们必须奋起反击。怀着这样一个崇高的信念,今天,我在此号召我的人民,无论身居国内还是远在异国他乡,请你们怀抱同样的信念加入到我们共同的事业中来。我希望你们保持冷静,能够在这场严峻的考验中坚定不移地团结在一起。任务将万分艰巨。迎接我们的将是一段黑暗的日子,战争有可能会从前线阵地向城市蔓延。但是,在我们眼中只有正义,我们也只能为正义而战,在此,我们虔诚地向上帝做出我们的承诺。

  经典台词——《国王的演讲》

  内景 白金汉宫 直播间 接前

  伯蒂,以他平静而温和的方式完全驾驭了演讲,堪称精彩。当他总结陈词的时候,每一位在场的人都充满了敬畏之情。

  伯蒂:如果每一个人,如果所有人,都能毅然决然地坚守这一信念,在上帝的庇佑下,我们一定会赢得胜利。

  内景 白金汉宫 迎宾室 接前

  在试听室,我们看到伊丽莎白、丘吉尔、张伯伦,还有科斯莫·兰,所有人都神情振奋。

  内景 BBC广播电台 控制室 白天

  技术员们同时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内景 白金汉宫 直播间 接前

  莱昂内尔和伯蒂互相对望着。静默。

  莱昂内尔:你讲得真是太棒了,伯蒂。

  莱昂内尔关上窗户。

  莱昂内尔:遇到“w”的时候,你还有点儿结巴。

  伯蒂:偶尔有点儿口吃,他们才知道那是真正的我。

  伍德打开门。

  伍德:祝贺您,国王陛下。专业播音员的水准。

  伯蒂:谢谢你,伍德。

  伯蒂和莱昂内尔向直播间外走去,周围掌声一片。

  他们在那张放着麦克风的桌子前停下脚步。

  伯蒂坐下,摄影师为他拍下官方照片。

  莱昂内尔:你的第一次战时演讲。祝贺。

  伯蒂:将来会有更多的演讲。谢谢你,莱昂内尔。

  伯蒂站起身,握住莱昂内尔的手。

  伯蒂:谢谢你,我的朋友。

  莱昂内尔:谢谢……国王陛下。

  【双语经典台词】《国王的演讲》

  内景 白金汉宫 迎宾室 接前

  伯蒂朝试听室走去。

  伊丽莎白走到伯蒂面前,温柔地亲吻他的脸颊。

  伊丽莎白(深情地在他耳畔说道):我就知道你很棒。

  伊丽莎白向莱昂内尔望去。

  伊丽莎白:谢谢你……(有史以来第一次)莱昂内尔。

  伯蒂:我们走吧?

  伯蒂继续前行,接受科斯莫·兰、丘吉尔以及张伯伦的祝贺。

  温斯顿·丘吉尔:我自愧不如啊,陛下。

  这绝对是丘吉尔式的最高赞誉。

  科斯莫·兰:国王陛下,佩服得令人无话可说。

  张伯伦:祝贺您,陛下。

  伯蒂:谢谢,各位绅士。

  伯蒂将莉莉贝特揽入怀中。

  伯蒂:爸爸讲得怎么样?

  莉莉贝特:一开始有点儿磕巴,但后来就好多了。

  伯蒂亲吻她的脸颊。

  伯蒂:上帝保佑你。(然后抱起玛格丽特)你觉得呢?

  玛格丽特:讲得太棒了,爸爸。

  伯蒂:那当然啦。

  伯蒂调整好自己,然后向阳台走去;透过一扇扇窗户,隐约可见外面等候的人群。

  相隔一定距离,伯蒂同洛格目光交会。两人颔首致意。彼此相知相惜。

  外景 白金汉宫 阳台 白天

  国王,他的王后,还有两个孩子,向人群挥手,接受着他们的敬仰与爱戴。

  伯蒂朝天空望去。

  主观镜头:银色的飞艇在空中盘旋着执行警戒。

  阳台上,伯蒂和伊丽莎白,国王和王后,得到了人们的认可和称赞。

  莱昂内尔站在暗影中注视着他们。

  字幕

  1944年,国王乔治六世授予莱昂内尔·洛格英国皇家维多利亚勋章。

  这枚勋章是专门用来奖励为君主做出贡献的个人,心怀感激之情的国王使莱昂内尔·洛格成为英国骑士团中的一员。

  国王战时的每一次演讲都有莱昂内尔陪伴在其左右。

  这些广播使国王乔治六世成为英国抵抗精神的象征。

  莱昂内尔和伯蒂在余生中一直维持着亲密的友谊。

  (完)

  2017-10-19 16:3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